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9章 他想保护她

第79章 他想保护她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凤莘那语气三分感慨,三分恳求,还有四分像是在撒娇

    配合上他那张男人看了心碎,女人看了心跳的脸,杀伤力可见斑,叶凌月看得神情恍,很艰难把持住了心防,她在心中暗暗骂道。

    妖孽。

    “也好,什么王不王的,叫着拗口,我管你叫凤莘,你也别叫我叶姑娘了,叫我凌月就好。”叶凌月也是落落大方,她的话,又是吓了身旁的蓝彩儿等人大跳。

    尤其是安敏霞,更是将口银牙咬得紧紧的,双眸子,犹如毒蛇样盯着叶凌月。

    这个不要脸的乡巴佬,也不知道,怎么搭上凤王的,这会儿居然还敢不要脸的和凤王亲切到以名字互称。

    “凌月,这些银票,是我答谢你的救命之恩,还请不要拒绝。”凤莘在隔壁的厢房里,早已听了多时。

    不知为何,在听到安敏霞羞辱叶凌月时,他从未为任何事起波澜的心,兴起股滔天怒火。

    他甚至反常态,开口要帮助叶凌月。

    他想要保护她他不想她受丁点委屈。

    这是凤莘第次,希望将某个人,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爱护她,保护她。

    “凤莘,我很感谢你能拿出银子帮我,不过无功不受禄,我们俩的恩情,上次在河边时,就已经还清了。”叶凌月虽然缺钱,却不愿意白拿了凤莘的好处。

    “若是你觉得亏欠,就将你手中的那坛酒送给我做报酬好了。”凤莘展齿笑,眼底波光粼粼,让人觉得很是舒坦。

    跟在凤王身旁的穆老先生傻眼了。

    少爷又笑了,少爷最近笑的次数,可比以往十几年还要多啊。

    穆老先生不由多看了几眼叶凌月。

    眼前这小丫头,也没什么啊,勉强算得上是个小美人胚子,不过终究是个平民,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会对她另眼相看。

    坛酒哪里能值千两黄金,傻子都看得出,凤王在偏帮叶凌月。

    “既是如此,那就多谢了,待我酿出了五珍酿后,定会把钱还你的。”叶凌月也不再推脱,将那坛酒往了凤莘怀里推,就要接过千两的银票。

    “不过,凤莘还有个请求,希望凌月在准备五珍酿的材料时,可以带着我起。”凤莘递过银票时,碰到了叶凌月的手。

    两人的手碰触在起时,凤莘面色红,慌忙将手弹开了。

    难不成,这凤王是想跟她学习酿造酒

    这些皇室王族的人的喜好还真特殊,叶凌月疑惑着,没有留意到,身后,蓝彩儿正在死命冲着她点头。

    开玩笑,谁敢拒绝凤王的要求。

    “少爷,你的身子”旁的穆老先生也急忙道。

    “穆老师,我的身子没事,这阵子,我好多了,你忘记了,廖会长还提醒我,需要经常出门,透透新鲜空气。”凤莘有些调皮的说道。

    穆老先生只能是悻悻然地住了口。

    “那没什么,多个人少个人也不碍事。”叶凌月没有多想。

    于是,叶凌月在众人古怪的眼神下,接过了银票,和安敏霞达成了协议。

    “哼,赌就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次的酿酒,输赢自负,到时候可别赖账。”安敏霞也不笨,在她看来叶凌月是绝没可能酿造出五珍酿的,她还不知死活地拖个文弱的凤王,到时候凤王要是插手比赛结果,她找谁理论去。

    于是几人,就由蓝彩儿出面做证,起立了字据。

    “凌月,你认识凤王”等到众人都散去后,蓝彩儿迫不及待地拉过了叶凌月。

    “有过面之缘,我在璃水边,恰好遇到他溺水。”叶凌月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居然是个王爷。

    “原来如此,难怪向不拉帮结派的凤王,会对你另眼先看。”蓝彩儿听叶凌月说了来龙去脉,神情稍缓。

    “蓝姐姐,方才凤王说他是的他国质子,那为何你们要对他那么尊敬”叶凌月对于他国质子,还是听说过些的。

    大夏周边,还有不少番邦附属国,为了表示对大夏在尊敬,不少城邦和附属小国,都会送自己的子嗣或者是皇女前去帝都,名为学习大夏文化民俗,但实际上,却形同拘禁。

    不过这些质子质女,在本国本城都是不受宠的庶子庶女,身份也不是很尊贵,在大夏境内,更是只能在帝都特定的场所出现,和凤莘相比,很显然,不是个档次的。

    “凤王和般的他国质子不同,他是北青国的王爷,上任凤王,乃是北青皇帝的拜把子兄弟,凤王也是北青唯的个异姓王爷。凤王还有层身份就是北青国首富凤家的家主。”蓝彩儿在大夏,也算是横行无阻的主了,可遇到北青凤王,立马就矮了截。

    北青国的名号,叶凌月也是听说过的。

    大夏周边,有大中小的不同国家,大夏属于中大小的国家,那北青就属于大国,而且北青人强马壮,国力很强。

    大夏帝见了北青帝,那就好比小弟见了老大,也要俯首称臣的。

    凤莘恨得北青帝的宠爱,那就好比老大的亲信,比起大夏帝,身份还要高筹。

    凤莘身份尊贵,但他传闻他自娘胎就被人下了毒,先天患有寒症。

    北青位于北部,每年的冬季寒冷无比,北青的方士们,就建议凤莘移住到处于南端的大夏。

    但凤莘总归不是大夏人,他又是北青王爷,身份敏感,北青帝为了调养好凤莘的身体,就特意以质子的身份,让凤莘居住在大夏。

    所以他名义上是质子,可实际上,却是养病。

    叶凌月听完,这才知道,为什么蓝彩儿他们看到凤莘,就那么畏惧。

    “我早就听说,凤莘因为半路病情发作,暂时住在璃城,想不到,他居然还会出现在醉仙居。不过,凌月,你也太胆大了些,你可知道,五珍酿是怎么酿造的”蓝彩儿忧心忡忡,方才,她就直想制止叶凌月和安敏霞比试。

    她也知道,安敏霞心仪凤王,这次刻意挑衅叶凌月,也是因为叶凌月让凤王刮目先相看的缘故。

    对于酒水,叶凌月知道的还真的很有限。

    “五珍酿是在帝都很流行的种药酒,传闻是用五种有毒的毒草和毒虫酿造而成的。

    由于这五种毒草和毒虫毒性相生相克,所以最后酿造出来的酒,不仅无毒,还有滋补养生作用。

    “还有点,你定不知道,五珍酿是安敏霞娘亲的酒楼最早酿造出来的。她的娘亲,就是大夏第酒坊神仙坊的小姐。”见叶凌月脸懵懂,蓝彩儿就知道,她定没听说过这些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