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1087第1087章第一千三百四十五,再次女装

1087第1087章第一千三百四十五,再次女装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二天午。()

    薄九早早的走了。

    这一次走的是大门,以遛猫为由,带了公主。

    出门之前,那些遛圈的大爷们都在和她打招呼:“小朋友又来了。”

    “这次没翻墙啊,次翻的不错哩。”

    “肯定是回去挨罚了。”

    “这么一大早去哪?”

    薄九体会到了大院爷爷们的热情,一个个的带着硬气,却又跟个老顽童一样。

    “我带着公主出门。”薄九这理由找的好,穿着的外套往下一拉,公主那张大饼一样的猫脸露了出来,雄赳赳气昂昂的且非常严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要去做什么大事。

    旁边的大爷们见了都调侃了几句:“这遛猫都要遛到大院外面去了,你哥知道吗?”

    所有人都还以为这是秦家小子认的弟弟。

    薄九从容不迫的回了一句:“知道。”

    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出去了,这一点她也很开心。

    此时在秦家书房。

    常年跟在秦漠身边的人现身:“少爷,不用再跟着九少了吗?”

    “在这里不用。”秦漠拿着刀叉将眼前的煎蛋切开,嗓音很淡:“她不喜欢被人束着,适当的给她一点自由,才知道她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这句话说的一语双关。

    那人侧眸看了一眼放在自家少爷手边的书。

    孙子兵法,以退为进。

    这一招用的不错。

    薄九现在人也轻松了,下了出租车之后,直接让公主趴在自己的肩,任由其自生自灭。

    作为一个很少离开军区大院的纯种猫,公主觉得这种出行简直污蔑了它的血统。

    不过,看在这个怪的小子喂它鱼干的份,它勉为其难的多看看。

    coco和封尚都没有想到薄九会带来一只猫。

    逗一波,再逗一波。

    最后音乐一起。

    公主顶着一张大饼脸,看着几个人类在它面前又蹦又跳。

    它在旁边拍总是发出声音的大家伙。

    吃午饭的时候,好不容易安静了一点。

    怪的小子倒是对它好,喂了它小鱼干之后,才端着一个盒饭吃了起来。

    现在的人类都这么穷了吗,吃盒饭?

    四个人确实吃的盒饭。

    带公主来的地方也是一个练习韩舞的工作室。

    “像咱们这种,是不是都能成立一个组合正式出道了。”coco边吃边说,还不忘照镜子道:“越看越帅,不看了,我怕沉迷在自己的帅气无法自拔。”

    封尚没说话,朝着他的后脑勺是一下:“清,清醒点!”

    两个人,不动嘴动手,打打闹闹。

    最后安静下来,看了一眼还在试图找音调的林风。

    coco后背靠在大大的舞镜,声音有点低:“以后,帝盟真的这样了吗?”

    封尚没有说话,因为他太清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些事情不是想要能实现的。

    “我,我们还,还在。”封尚的毛病还没有改:“等,等所有人都回来。”

    coco一拍自己的长腿:“你说的对,反正小爷有的是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

    两个人都清楚,有些话不过是在安慰自己。

    云虎去了国外,林风以后要做公司,队长不在了。

    又怎么说回去回去。

    大概是谁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在练习的时候特别的认真。

    下午五点钟。

    四个人正式出师。

    从确认节拍到动作重复还有对歌词的熟练,已经再也不是昔日的他们。

    “准备好了吗?”

    薄九问着旁边这三个人。

    林风指着自己的眼:“必须化眼线吗?”

    “舞台装。”薄九笑的邪佞:“室内光线暗,坐车过去,六点开始。”

    coco扯着自己的衣服:“我会不会太可爱了一点?”

    “你不是这个类型?”薄九看了一眼亮起来的手机屏幕:“是封逸。”

    其余三个人立刻闭了嘴,抬眸去看镜子里的自己。

    ”喂。”薄九站了起来:“场地安排好了?好,我们这边也好了,现在快去。”

    利落的挂了电话,其余三个人一起站了起来。

    听封逸在那边说了一句:“从我的角度来看,还是不够嗨,缺个亮点,你们想想还有什么亮点?”

    薄九开了免提,大家都能听到这一句。

    林风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只要不让老子穿女装,找什么亮点都行。”

    然而,让林风没有想到的是。

    少年轻笑的接了一句:“我穿。”

    两个字。

    让林风差点把头型弄歪。

    他一定是在做梦。

    这孩子是疯了吗?

    他一定是两晚失眠,造成了听觉障碍!

    自愿穿女装,这是什么套路?

    “我告诉你小黑桃,你不要以退为进,觉得你自我牺牲了,我会和你一起牺牲,此生拒绝女装。”林风说的威风堂堂。

    站在旁边的coco和封尚好不容易才把嘴合,毕竟他们为人单纯,不会像林风一样有那么多的曲曲绕绕,现在的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件事,是黑桃z(偶像)要穿女装!

    作为当事人,薄九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单手抄着裤袋,另外一只手一个用力,将公主揣回了自己的怀里,笑意浅浅,率先走出了化妆镜。

    她说过,既然要走,坦坦荡荡的走。

    其余三个人对视了一眼,总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

    四个人的身形都挺拔的很,穿着同样的战服走出来的时候,立刻引起了四周的瞩目。

    薄九的脸还戴着口罩,正要保姆车,见那边一道人影闪过。

    大概是因为这是地铁旁边,有很多小商贩在。

    那人眼熟的很,让薄九收回了要车的身形,视线移了过去。

    “小黑桃在看什么?走了。”coco拍了拍薄九的肩。

    “你们先车,我去买个东西。”清澈的声音透过口罩传来的时候,总会带着一点鼻音。

    coco还能说什么,车戴了耳机,再次复习起了歌词。

    薄九朝着那道背影微弓的身形走了过去。

    那人还没看到她,头发有些白,身前挂着一个木质的类似抽屉一样的东西,那是小贩们都会接触的,面排着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是一条条的香烟,还有几瓶矿泉水。

    这么卖东西很遭罪。

    大太阳底下。

    需要来来回回的走,如果有人看到了,需要烟和水,会买一两盒。

    毕竟这样对于刚出地铁的人方便。

    “找您的钱。”那人低着头,嘴角还带着笑,五十多岁的年纪,原本带在手的镯子像是也被她卖掉了,只剩下了一些连薄九都说不清的东西。

    那人抬头,像是认出了薄九,眼睛里都散出了光,却叫不出薄九的名字,只惊喜的说了一句:“孩子你怎么也在这里?”

    如果不是这个人,她女儿的官司不可能会赢。

    所以即便是薄九戴着口罩,她也认出了少年的模样。

    薄九怀里还带着一只猫,眼睛放在那一盒盒的烟,接着掏出钱包来,想要买。

    那人伸手一拦:“不行,我这烟可不卖给你,你才多大抽烟。”

    说着改变方向,给了薄九一瓶矿泉水:“天这么热,喝点水。”

    薄九接过来,并没有拧开,开口的时候,喉咙动了两下:“我记得你女儿有点稿费。”

    “喔,那个呀。”那人抓了抓自己的衣服,像是有些难以开口,最后才道:“你看那些孩子们跟在我身边忙前忙后,打公司也得花钱,这几次的举证,也都找人,说到底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想让别人说我都是为了钱,才非要揪住这件事不放,事情是什么样是什么样,所以……”

    薄九打断了她的话:“我明白,阿姨。”

    那人笑了,又擦了擦额角的汗:“说到底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你应该知道,我一个字都不认识。”

    “嗯。”薄九伸手捏住了矿泉水瓶。

    “你朋友是不是在叫你?”那人指着开了车门的coco他们:“快去吧,你这孩子一看是养的细致,别把手晒黑了。”

    薄九看着那张脸。

    “九,你记住,永远都要替弱者发声,所谓弱者并不是那些伤害了别人,却说自己可怜,在人面前哭的。真正的弱者是,受到了伤害之后,没有办法得到公道的。”

    薄九站在那,阳光有些刺眼。

    她明白。

    这么多天。

    从县城到省城,再从省城到江城。

    打了三场官司,每一场官司都是拖拖拖。

    这其耗费了多少财力和精力。

    又是多少个没有睡觉,恨不得立刻死去才能平复好自己,然后再第二天的时候,再去面对一堆的质问。

    没有人会关心。

    在华夏,有一种最怪的现象。

    如果一个人想要一个公道的时候,总会出现一种很诛心的说法。

    这个人一定是为了钱。

    这个人怎么事情这么多。

    都已经完了,能不能过去、

    在他们眼里一句话,完了的事。

    却是压死人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哪怕直到现在还是会有人觉得盗窃别人的没有关系。

    没有人会在乎。

    被他们伤害过的人,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

    真正的弱者,从来都不会发生声音。

    因为他们想要体面的要回一个公道。

    所有即便是官司打赢了,这位母亲也只是要了一块钱的赔偿费。

    因为她很清楚,假如她多要,人们会说她为了钱。

    这场舆论,无论怎么演变。

    到最后对方都会洗的很白。

    然而在这个行业,又出现过多少人,抄了借着原著火了之后,反过来咬原著的,被发现了再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反正有人支持。

    偏偏真正受到伤害的人,要做到无欲无求才可以。

    被人拿走东西,我们拿回来,不是应该的吗?

    被人夺走的至亲之人的性命,我们要个公道,不是应该的吗?

    如果非要说到赔偿。

    要多少赔偿,能还给一位母亲,一个女儿。

    可是一些人,让每一份该来的公道都来的太迟。

    薄九看着那个微弓的人影越走越远。

    拿着水瓶的手,攥的有些麻木。

    不是没有想过和大神相认。

    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留在江城。

    可在这一刻。

    这些想法都被阳光燃烧殆尽。

    她要做z。

    回到她该回到的地方。

    做她该做的事。

    唰!

    车门被拉。

    打断了思绪。

    薄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侧手发了一条短信,那信息是星野一收的。

    很简单,却预示着回归。

    星野一看到那条信息之后,停止了打游戏的手。

    因为他知道。

    从今天开始。

    z只是z了。

    再也不会有傅家少爷那层牵扯。

    一切终究归位。

    大概是薄九隐藏的太好,车的人并没有察觉到她有什么明显的异样。

    又或者是每个人都在专注于自己负责的部分,在加薄九自从车之后,一直带着耳机像是在听歌,更加不会有人去注意了。

    保姆车随着车流驶向了一所技校。

    为什么把告别会的地点选在这里。

    是因为在这所技校里,多了一个专业,那是电竞专业。

    以后帝盟的力量大概会在这里面挑选。

    地点是封逸选的,既然要做告别会,做的轰轰烈烈。

    毕竟帝盟,从来都不是个会低调的战队。

    场面一下子变了很大。

    这里相当于是学校集地。

    除了这所技校之外,不远处是一和二。

    学这个专业的,也是高生的年纪。

    一切都是正宗的校园气氛,

    有点像是学生们开学时,举办的迎新生晚会。

    绿荫草地搭设备,放架子和音响,有专门的人正在试音。

    还有许许多多挂在场地的气球,以及自助式的长桌,面放满了吃的东西,每个队员的后援会会长都在安排人们入场,那场面非常的壮观。

    一些学生路过的时候,双眸里明晃晃的透漏出了羡慕。

    那里设着铁,本来是人们踢球用的场地,现在布置成这样。

    谁都想在那看一会儿。

    “这是谁要来?明星举办活动?”

    “挑一所技校来举办?不可能吧?”

    “好像不是,据说是有电竞选手要来……”

    随着议论声,天色暗下去,车辆驶入,告别会正式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