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1060第1060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八你的手用来救人,我的……

1060第1060章第一千二百二十八你的手用来救人,我的……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薄九这一亲不要紧。

    亲的本来和路虎擦车而过的第二辆跑车,差点打个弯。

    “狼,你什么情况,你差点他女马的撞我!看着点好不好,你这眼残,连我这么风骚走位的跑车都看不到,以后怎么对着敌人开枪!”

    魔术师最爱惜的是自己的爱车,男人的车都是小老婆,懂不懂伐!

    狼作为一个从海陆空三军都带过的纯正特种兵,一直以来接受的都是红色思想,真的……没有见过像少年这种的。

    而且boss居然是被亲的那一个!

    好想八卦。

    但是他的性格又不是八卦的人。

    在他心目,纯种的爷们,是什么都不要说!

    要做一个内心有故事的人!

    所以在魔术师问他出了什么情况的时候。

    狼只能硬生生的憋出了一句:“什么都没有,开车。”

    手却在键盘挠了挠,爷们一点,不说!

    今天注定是一场或许胜利不了的战争。

    没有人们说的硝烟。

    却隐在日常的生活。

    车来车往之间,是熙熙攘攘。

    江城还是一如既往的堵。

    公交车在专用车道停了位置。

    天气太热,连打车都不见得立马能。

    最好的交通工具是地铁。

    偏偏繁嘉还不能坐地铁,买票的地方如果有摄像头的话,会被采集到影像资料。

    秦漠猜的一点都没有错。

    繁嘉选择的交通工具是计程车。

    她先是让计程车跑了一圈,最后又差不多回到了原地。

    选在周末人最多的kfc来见人。

    被繁嘉约出来的人,繁嘉出来的时间要早,现在已经到了。

    双方也发过照片。

    繁嘉并没有立刻进去,观察了一下,看周边并没有什么便衣,一下子笑了。

    重案组的人再厉害,也不会查到这种她随即选出来的人。

    “等很久了吗?”繁嘉在人前依旧是可爱近人的形象,直接坐在了那里,手还拿着一杯可乐。

    来的人是个妹子,年龄不大,自认思想成熟,见繁嘉这个样,越看越觉得她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对方。

    “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穷追不舍。”那人说话时,还加了自己无奈的口气:“一个案子没完没了,还动静这么大,我们大大的案件也是,非要说抄袭,现在官司不是照样还在打,情节相似说抄袭,那以后的书是不是所有都是抄袭,本来两本书我都挺喜欢,看到弄成那样,真心不好受。”

    繁嘉摇头:“我也不清楚。”

    “算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那人笑道:“别担心,我们都是支持你的。”

    繁嘉抬头看了一眼有些在偏头看她这边的人,重新戴了帽子:“是有点,我给你买了可乐,你先喝口,我说给你听。”

    “嗯,行的。”

    一口可乐下口,那妹子整个人都觉得爽快了,毕竟天气这么热。

    繁嘉却笑了一下,低声和她说了几句什么。

    谁都没有看到,那妹子的眼逐渐变得有些混沌,再然后连自己站起来,都不知道了。

    繁嘉带着人往前走,左手搭在了那人的身。

    妹子哈欠连连的打着,直到繁嘉带着人进了计程车。

    她才有了一点点意识:“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唱歌啊。”繁嘉的声音放的很慢:“你要是累了,先睡会吧,等到了我再叫你。”

    那妹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繁嘉这么一说,确实觉得眼皮开始发沉。

    不一会儿坐在后车座睡着了。

    这样的情况,计程车司机也不会发现什么不妥。

    而繁嘉直接拿出了现金,让师傅开到另外一座小县城。

    那县城虽然小,但是临海,偷渡的也很多,车程也近的很,也是说只要到了那里。

    繁嘉能成功出境。

    为了确保万一,她找了个人质来,手还有一颗定时炸弹。

    绑在这人的身,最起码还能争取到让她逃跑的时间。

    繁嘉先是拖着人,到了某座正在拆迁,停工的楼层最顶端,在她布置好一切的时候。

    这妹子的电话响了。

    是那人的母亲打来的。

    繁嘉原本是要让知道她做的这件事,毫不犹豫的接了这个电话。

    没料到却传来了一道她最熟悉的低沉:“繁嘉对吧?”

    那声音矜贵,淡漠,唯独没有一丝的温度。

    繁嘉手指一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他。

    重案组到底是怎么查到这个女孩子身的?

    繁嘉没有一点设防,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在秦漠的身边。

    一个银发少年手指放在键盘,碎发浮动间,敲下的是一串串的代码,破解攻克猎捕。

    除了手速之外,还有更多的是她从小养成的思维。

    从薄九满月那天起,按照华夏老宗族的规矩开始抓东西,抓住一个小键盘不放,到后来几岁攻克atm机,意味着她天生是个做黑客的材料。

    黑客界从此有了最强的少主。

    空格键按下,确定追踪!

    薄九抬眸,对着秦漠了个ok的手势。

    这前后的时间用了不到二十秒。

    正是繁嘉脸色难看的想逃脱的时候。

    当她扫到旁边的定时炸弹时,她才平复了心情:“算是我又怎么样,既然你已经能到这个人家里了,看来也应该知道我现在手已经有了人质,最新型的炸弹,送给时隔三年的你,一个大的见面礼,手机放在这里了,也好让他们家长看看,她女儿最后的样子,你说对不对,啊对了,告诉你一件事,这个人也是少女的祭奠其一个案件的帮凶,好了,又到了你要选择的时候了,是来抓我这个真正的罪犯,还是救一个帮凶?”

    那女孩的母亲在旁边听着,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失控的抓住了秦漠的手:“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我求求你。”

    秦漠拿着手机,按照办案流程,这种时候,手机的声音都要放公放。

    繁嘉当然能听到那边的声音,虽然有点小:“看来家长也在旁边啊,要怎么选呢?”

    薄九叼着棒棒糖,看着秦漠受伤的手一点点的用力。

    直接伸手,挡住了他的手指,眼睛里带出了深黑。

    女孩的母亲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只重复这一句:“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

    “不说话,看来是不想救人了。”繁嘉向前走了一步:“这手机不错,苹果的,为了能买到这个手机,这女孩还在好一顿炫耀,我也查过对方的家境不太好吧,她的母亲还真是可怜,家里面没权,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死。”

    女孩的母亲一听这话,立刻将手机夺了过来,甚至用一副仇恨的目光看着秦漠,仿佛他才是那个最大恶极的人。

    薄九身形一顿。

    还没说话,听秦漠的嗓音响了起来:“定位在哪里,准备行动。”

    女孩的母亲这才对秦漠放低了戒心,开始对着那边的人恳求:“你听到了,他选去救我女儿,你听到了!”

    繁嘉没心情听一个老太婆说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那一瞬间,房间里有些安静。

    秦漠起身,眼睛看着那位母亲,视线掠过她头冒充来的白发,嗓音不紧不慢:“在半个月前,你的女儿支持过一位抄袭者,而原著的母亲,你的年岁还大,她站在法院外,不懂一点络,抱着女儿的尸骨,告天无门,官司打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无数像你女儿这样的人做帮凶。”

    那母亲一愣,眼睛一点点染了湿润。

    她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从家里面走出去,想要说点什么,却像是被一些东西噎住了喉咙。

    薄九看了一眼那张俊美清贵的脸,最后始终没有车,而是直接把车门一带,从车身一个帅气的翻滚,朝着马路对面掠了过去。

    在离开之前,她扔下了一句话:“你的手去救人,我的……”

    最后是什么。

    秦漠没听清,在推开车门的时候,只能来得及看见少年那掠进胡同里的背影。

    老江城的胡同里,还有一些老爷爷在用最原始的法子在剃发。

    摆着一个洗脸盆,剃须刀和白色围巾,在叼着一根烟。

    老江城的理发师是这么生活的帅。

    只是没料到会看到有一个自己更帅的人,掠了一把他的剃须刀,喊了一句:“大爷,这刀用一下。”

    然后指尖一翘,像是扔过来一点什么东西,三步当两步,长腿一踹墙面,左手直接吊了墙沿,墙翻的那叫一个利索。

    被剃头的老爷爷看到这一幕都有点顿住了,主要是那小子把东西扔到了他的手啊,一包华?

    “嗯,这小子不错,长的好看。”老爷爷笑呵呵做的点评:“墙翻的也好。”

    理发师想咆哮:“那也不能用一盒华换我的剃发刀!还有我才五十岁,凭什么叫我大爷!”

    这一句,震的整个胡同都能听见。

    薄九从墙落下,单手撑地,在把剃发刀往腰间一塞,多少有了安全感。

    这段时间,大神看她看的严,身不揣两把刀,出来混都没底气。

    抬眼,看见一个戴着耳机正在溜滑板的小孩,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人往自己怀里揣刀子,啥毛病?

    “嘿,哥们。”薄九向来会自来熟,踱步走过去,在人家小男孩的肩一搭。

    那小男孩呵呵了一声,自持的很:“大叔,谁和你是哥们。”

    薄九:……她个九零后看起来像大叔吗?!

    “做个交易呗,帅哥。”薄九单手朝着裤袋,压低了身形。

    小男孩眉头扬起来:“这个称呼还不错,说吧,做什么交易?”

    “滑板给我,我钱包给你。”薄九轻笑。

    小男孩下打量了薄九一眼:“我像是缺钱花的人,别想用**思想侵蚀我啊,你能给我多少钱?”

    “我整个钱包都压你这儿,回头找你拿。”薄九一边说着,身形一闪,长腿已经踩在了滑板,利用冲击力,往左侧一滑,然后立定,帅气挺拔的很,只是一个简单的甩尾,已经把小男孩给看呆了。

    等他反应过来,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你等等!你叫什么啊大叔!”

    薄九没有回头,身形弯下,像是一道线划破了长巷。

    至于怎么锁定大概路线。

    很简单,刚那个位置,只有一条路是通往某个县城的,而那个县城临海!

    薄九是个罪犯,只有身为罪犯的她才最清楚,地理位置这种事,相当重要。

    抬手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滑动的滑板从凹凸不平的地方掠过,直接冲了主道。

    而此时,秦漠眼睛里的温度彻底消失了。

    “公布罪犯影像,国道1174线路,通往宜县的道路全部都设下关卡,狼,魔术师,你们过去,其余的人跟着我去市区。”

    “是。”

    四辆跑车再次被分开。

    不同的是,这一次路虎车没有了司机,只剩下了秦漠自己。

    方向盘转动间,车线流畅的滑过了无数车辆,最后立定在了一座要被拆掉的大楼下方。

    很显然繁嘉已经走了。

    并且带走了遥控器。

    除了定时以外,她还能手动操作。

    只是按照她的想法,很显然根本不会让事情这么结束。

    她想看到的是秦漠的痛苦,要想得到一个人,要先摧毁他的意志。

    所以繁嘉也一定都不担心,自己会被定位,毕竟除了秦漠之外,有谁还能找到她。

    滴答。

    滴答。

    在听到这两道声响的时候。

    被绑在楼顶的女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还有点迷茫,当她看到身绷着东西的时候,才感觉到了害怕。

    她开始挣逃,却怎么也解不开那束缚。

    “救命,救命!”

    伴随着呼救声,是一道撞开门的声响。

    秦漠一只手拿着一根铁棍,另外一只手还缠着白色绷带。

    走过来的时候,那女孩才停了下来,脸还带着泪痕,她是认识秦漠的,毕竟也看电竞赛,满脸惊喜的叫了一声:“秦神。”

    秦漠双眸扫过她,连声音都是寒的:“如果因为你,我最爱的那个人受一点伤害,今天我怎么救的你,明天我怎么送你进监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