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1059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

第1059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本省,军区。

    “首长。”张副官急急忙忙的从外边走了进来,把手机滑开,那是张被人偷拍到的图片,虽然不是很清楚,却能从身形上判断出来,被拍到的到底是谁。

    秦上将看着那张图片,眉头皱了起来:“这几个人是什么到的江城?”

    “没有人报告,应该是来找少爷的。”张副官站在旁边:“毕竟这几个,也只听少爷的话。”

    秦上将捏了捏眉心:“这件事上报了没有?”

    “已经上报过,是配合重案组行动,少爷的行为在范围之内,就是态度有点过。”张副官在这几个字的时候,还是有点隐瞒的。

    秦上将把手中的东西放:“不是有点过吧。”

    张副官打了个磕巴,又道:“是,主要是那迷彩服太扎眼,不过少爷向这样,不这样估计那位也拿不下来。”

    秦上将双眸抬了下,身军装笔挺:“他现在还不能穿军装。”

    “作为心理犯罪专家配合行动,做的事不过。”张副官继续道。

    秦上将闻言,拉开了旁边的抽屉,那里面放着的是镶嵌在肩上的金穗,这是他曾经亲手从儿子身上摘下来的。

    “首长……”张副官欲言又止。

    秦上将顿了下:“把申请书交到上面去吧,是时候该让他回来了。”

    “可少爷接受吗?”张副官这句话不是无缘无故的问的,当年执行任务回来,有人怀疑少爷被下了心理暗示,他持枪射杀了无辜的人,直接撤掉了他的军衔。

    那个时候的少爷,他忘不了,浑身浴血,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手腕受了伤,这些都不算什么。

    让人闭上眼,无法忘记的是,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少爷哭。

    可那时候,他很清楚,少爷的眼睛里面有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都不知道。

    偏偏在那个时候,还要有人问他的责。

    任务是靠着少爷孤军深入完成的。

    可当他归来时,得到的却是质疑。

    都已经这样了,少爷还会接受吗?

    秦上将抬起了头:“他会接受。”

    张副官张了张嘴。

    “就算不穿军装,他也是个军人。”秦上将抬手在文件上签了字:“受到质疑了就放弃,是谁这么教他的?”

    张副官没有在话。

    因为,他很清楚,首长的对。

    少爷那个人,即便是在当年被质疑时,手腕流着血,也要把当时的扫射主机摧毁,救回了还没有被洗脑的人质。

    这就是军人。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

    这次的边境任务。

    只有少爷去,才最合适。

    同样的张副官也知道,那任务大多是九死生。

    这点,他不敢告诉夫人。

    好在不是立刻就去。

    张副官重新调出那张图来:“我去做下处理,这次希望少爷能抓到少女祭奠的元凶,断了那些人的后路,也好开展接下来的边境任务。”

    少女的祭奠,从来都不只是表面那么简单。

    隐藏在那下面的是从人性出发,扭曲价值观以及收敛钱财来武装力量。

    这也是他们最近才发现的。

    这颗毒瘤必须除掉。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

    四辆跑车聚集,跟在辆纯黑路虎的后面。

    其中辆,错开车身,往前开了去,按下车窗,耳朵上还带着黑色的蓝牙耳机:“b,我们接下来去哪?”

    “找人。”秦漠将从王川磊那里拿来的手机滑开,嗓音依旧很淡:“王局我们就不带了,前面百米处,把他交给来支援的重案组。”

    “收到!”魔术师笑,个加速就要超车。

    刚超到半,他又减了速,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眼睛看着车上的银发少年:“b,我怎么看这人有点眼熟啊?”

    薄九是见过魔术师的,当时在电影院,她还是个“工作人员”

    秦漠抬了下眸,扫了魔术师眼:“你认错了,去送人。”

    认错了?魔术师还在皱眉,下秒就恍然大悟,莫非这就是让b弯了的那个?

    想停下来围观,但b下了命令。

    魔术师遗憾的脚油门踩到了底。

    车辆晃过的时候,王川磊总算是有机会去看车内的人,他想了无数次这个打破他们计划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却从来都没有设想过会看到这样张侧脸。

    年轻俊美的不像话,银色的碎发被吹开,露出的是少年的眼和那双放在键盘上的手,修长白皙,甚至有些嬴弱。

    可偏偏是这样双手,拨弄了风云,逆转了乾坤。

    因为在那刻,少年的手飞速的落下,清脆的键盘声,即便只是入耳的那么瞬,也让王川磊明白了。

    秦漠的身边,多了个足以攻破繁嘉的高手。

    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

    即便是繁嘉,大概也不清楚,会是这个人。

    那个他们计划中的枚棋子,傅家只会打游戏的废物少爷。

    车辆驶过。

    四辆跑车辆接着辆呼啸而过,拉开了条笔直的线。

    追捕还没有停止。

    是因为秦漠在滑开手机之后,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少年。

    薄九见状,调整页面,开启了信号追踪。

    现在只要电话能打通,就能锁定住繁嘉的位置。

    两个人的默契依旧好的很。

    秦漠勾了下薄唇,将号码拨了过去,

    另边,繁嘉看着那来电显示,刚要接听。

    就见不远处的屏幕上出现了条新闻,那张图片上的车,她认识。

    繁嘉重重的眯了下眼,再看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原本要按下去的手突然停止了动作,等着那铃声消失之后,她迅速的打开了预览器,用手机进入了某个页面。

    那里面有群人,在议论很多东西。

    有人这里的言论不对,很毁人,不要来。

    有人则是在狡辩,他们不过是在这里话,还有人来指手画脚,让呆在这里的人,都不要管那些言论,反正都是来黑的。

    狡辩的那些人,还在他们其中个成员被逮捕的事,觉得他们点错都没有。

    狡辩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前个案子,不认为抄袭者抄袭了的人。

    繁嘉当初把这些人吸收进来,就知道他们根本没有辨别能力,势必会成为她的种子,现在种子已经开花了。

    或许,这些人能帮她。

    毕竟电话那头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完全不清楚。

    繁嘉开始打听情况。

    有人立刻回复道:“你应该也被盯上了,我今天看到了有人在抓人,这些人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总做这种事,据拦的那人势力还不……”

    看到这里,繁嘉心底沉。

    第反应就是去卸手机卡。

    作为个能把事情做的这么圆滑的人。

    繁嘉并不笨,听了这个人的话,她很快就明白王川磊被抓了。

    刚才那通电话有问题。

    繁嘉咬了下牙,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先是自己好委屈,接着又道:“有没有人能帮我个忙。”

    这些人也有意思。

    对的事,质疑连连。

    不对的事,倒是有恻隐之心,毕竟这可是帮着个人脱罪。

    其中个人就答应了,还问繁嘉在哪里,她离繁嘉很近,可以过去和她见面,让她加油,他们都站在她这边等等之类的话。

    另边,当电话号码打不通的时候。

    秦漠已经知道对方肯定是有所察觉了,立刻调整了侦查方向。

    拨通了黄国华的电话:“以防万,把范围扩大,她不会选择铁路和飞机这两种交通工具,安检那关她过不了,可是其余的车辆就不样了,人手都集中在道路上。”

    大海捞针。

    也要把针捞出来。

    薄九却在此时提出了个想法:“我觉得她会从网络上入手。”

    秦漠抬眸,眼睛里划过了道光。

    薄九手指飞速的掠过键盘。

    攻破不是问题。

    只是太多,找出痕迹本身就是个费时间的事。

    最后薄九手指顿:“在大的那个学生,信息应该有,我需要知道她的账号和密码,看看她的预览记录。”

    这种基本信息,重案组肯定有。

    秦漠这时候也明白少年想做什么了,侧过身去,单手在键盘上敲着。

    即便是另外只手缠着白色绷带,似乎也不影响秦漠的手速。

    账号密码登录。

    上面有五条长期的访问痕迹。

    每条痕迹,薄九都做了数据分析,形成了预览页面之后,却不能确定是哪个。

    秦漠的眸光从那上面寸寸滑过,最后落在了条信息上:“这条点进去,看看。”

    薄九手指动,这才发现里面隐藏着更多的东西。

    偏过头去,决定学习下:“怎么发现的?”

    “物理学的好的直觉,你没有的东西。”秦漠的脸还是很帅。

    但薄九莫名的想咬大神口,这算什么直觉。

    不过有的时候,直觉就是根据多年的经验来的。

    两个人滑动页面,很快就发现了其中条信息有点奇怪。

    因为那个d网名有意无意的在打听今天追捕的事,并且还约了个人出去。

    薄九的眉头挑了下:“有问题。”

    秦漠没话,而是又拨通了黄国华的电话:“凶手很有可能带着人质行动,你有个准备。”

    “人质?”黄国华站了起来:“怎么会有人质?!”

    旦有人质,追捕的性质就变了,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以保证人质的安全为前提。

    秦漠眼睛看着窗外,眸光很淡:“凶手之所以会在网上肆无忌惮的犯罪,就是因为有帮凶,让帮凶做人质有什么好奇怪的。”

    黄国华听了那话,时语塞,可最后还是嘱咐了句:“无论那人质到底是怎么样,只要普通民众,你都要把人质带回来。”

    秦漠把银白色火机往上推,偏头点了根烟,抽了口,笑意里泛起了冷:“知道为什么会有吗?”

    黄国华顿。

    就连被提到的薄九也停下了手指。

    秦漠掸了掸烟灰:“因为她从来都不用救这种表面是人质,实际上是帮凶的人。”

    “秦漠!”黄国华的声音里有太多的东西,但唯点能听出来的是他的制止。

    秦漠语气缓缓:“你放心,我的想法如何都不影响我做事,我会把人救回来。”

    黄国华此时才算松了口气。

    秦漠伸手把电话挂断。

    薄九打着字,问了句:“为什么?”

    明明知道黑暗,还要往前走,甚至还要把那个帮凶人质救回来,是为什么?

    秦漠偏头:“因为这种帮凶,还要把他送进监狱。”

    薄九没想到会听到这个答案。

    她突然想起时候的大神,已经会坐在沙发上去看些红色电影。

    那时候她就和大神不样了。

    她在玩,在拆她的键盘,在无法无天的捣乱,在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在明明知道力量不够强大,也要站起来去反抗的时候。

    明明是很很的人影的大神,却在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嘴角轻翘,连眼睛都带着光:“因为他们是华夏的军人,知道什么是华夏的军人吗,不是生活在片白的世界里,而是明明知道前面是黑暗,也要撕开这片黑暗,去迎接曙光。”

    那时候的她,还不太熟悉国语的运用。

    倒是对着谁这句话的大神,流了会儿口水。

    长的好看的人,话也是对的。

    现在想起来……薄九薄唇扬,她从喜欢到大的这个人,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她几乎在他身上能看到所有有关正义的存在。

    不是黑白分明。

    不是灰色地带。

    是坚持种信仰。

    是无畏将来,是道义,更是身上的肩负。

    薄九看着那张长大了的脸,再回忆起时候又萌又高冷的宠物,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侧过身去,朝着秦漠的侧脸就亲了口。

    秦漠怎么也没有料到少年会这样,指挥作战的声音都停了下,偏过头去的时候,深邃了双眼。

    薄九欣赏着大神在那瞬的错愕。

    突然觉得圆满了。

    她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了那些霸道总裁都在工作的时候,调戏下自己的蜜。

    因为这真的很有成就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