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1053第1053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一漠九合作

1053第1053章第一千一百二十一漠九合作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般来说锁定住了目标之后,都会立即行动。

    薄九和秦漠却没有立刻动。

    因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宿舍楼的动静闹的这么大。

    不可能不被对方察觉到。

    闹的太大,并没有在他们的预料之内。

    但情况已经这样的话,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改变现在的局势。

    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薄九直接单手抓着栏杆,长腿迈去,直接用力,膝盖曲在了铺的床单,那一瞬间的动作帅的很,连西装的衣摆都荡了起来,那样悬在半空,非常的酷。

    校主任在旁边看的有些咂舌,毕竟谁都在学校住过那种下铺的双人床,他当年怎么爬的时候那么费劲儿?

    薄九查床,秦漠查书桌。

    两个人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样。

    完全没有重案组那个成员的用武之地。

    直到薄九翻到了一个卡包,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她的身份证在这里。”

    秦漠拿过来,双眸对身份证的照片,接着对了辅导员的目光:“确定这是繁嘉本人?”

    有些人都会用假身份证。

    那边的辅导员点了点头:“是她,没错。”

    “真照片?”薄九勾了下嘴角,邪佞的笑了:“估计是假身份证用完了,只剩下了这一张真的。”

    薄九猜的没错,繁嘉确实是因为假的身份证在这之前已经用完了,只好用真的,而这一张本来是要留着回到金三角去的真证件,毕竟出入境的时候都会检查的非常严格。

    只是繁嘉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她屡次冒充又痛恨不已的少年,会是真正的z。

    她本来是想在这个人身找到突破口,从而造成更大的络漩涡。

    却没料到,这么一来,直接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出来。

    还有一点,是她怎么想都想不到的,那是秦漠会和z联手。

    在这一点,不要说是繁嘉想不到,如果是黄局长听到,都会从外震到里。

    毕竟除了秦漠之外。

    谁都不知道,站在他眼前,嘴角肆意的少年,是那个全世界想要成为黑客的人都为之崇拜的对象……z。

    在米国第五道,任何人都拿z,都没有办法。

    而此时,少年却薄唇微抿的,继续在那扒拉着什么。

    只要秦漠一抬眸能看到少年的表情。

    眼底的光线沉了沉,接着,秦漠直接伸手,将人揽腰抱了下来。

    薄九一顿,总觉得大神在抱她的时候,像在抱哪个熊孩子。

    校主任在旁边看了,睁圆了双眸!

    这……这两个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重案组那边的成员却是知道身份证的重要性的,拿起通话机来,要报告这边的进度。

    没想到下一秒,秦漠制止住了他的动作:“我会直接联系黄局,等一下你听黄局的吩咐。”

    秦漠的话,那成员当然会听,但是他们的工作流程必须要禀告给级:“秦少,这……”

    秦漠没有多说什么,掏出手机来,直接拨通了黄局长的电话。

    “喂!”小黄人那边是暴躁的:“这都过去多少个小时了,你怎么才来电话,面下了命令,让重案组在这几天把案子破掉,不然要拿我这个老油条问罪!“

    秦漠把手机放的离自己耳朵远了一点,漫不经心的偏了一下头,等小黄人的话吼完,才拉近了话筒的位置,嗓音很淡,带着一惯的清贵:“假z找到了。”

    五个字,如同强力剂,让小黄人一下子精神了起来,连后背都挺直了:“谁?在哪?我现在过去!”

    “不用。”秦漠手指来回旋转着那个身份证,缓缓而道:“你现在身边都有谁?”

    小黄人真的着急了:“我在单位里呢,能有谁,你快告诉我,别耽误了逮捕时间。”

    “不行。”

    低而磁性的嗓音,让小黄人顿了一下,不行?

    “为什么?“小黄人的眉头重重的皱了起来,像这么重要的事,不快点行动,岂不是会耽误时间。

    秦漠给了少年一个眼神。

    聪明如薄九很道的把站在入口处的那三位往门外一推,接着将木门一锁,动作做的顺手,倒是站在宿舍外面的主任还有宿管们都是一脸的懵。

    这,什么情况?

    秦漠看着少年背抵靠在门边,那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漫不经心的伸手,指了指她,那意思是你也应该出去。

    薄九立场坚定,神色认真:“我守门。”

    秦漠挑了下眉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勾了一下,继续偏过头去讲自己的电话:“你忘了内部有对方的人?”

    黄局又名黄国华,此时恍然大悟道:“你是担心走漏了消息,对方会提前逃走,可是不通知下面的人,怎么行动!”“如果内部有人,那一切的行动都会成为没有意义的行动,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秦漠的嗓音没有丝毫的变动,即便是已经注意到了他在讲电话的时候,少年一直都在朝着这边看,那清澈见底的眸光,有的时候坦然的很让人难以去怀疑,如果不是因为萧的提醒,他想通了某一点,到现在,他也不会往某些方面去想。

    秦漠偏开了视线,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黄国华踱过来踱过去:“那怎么办?不行动?”

    “不。”秦漠眸光绽绽:“与其一直处于被动,倒不如布个局,让人来自投罗。”

    说着,他将手的身份证又转了一下。

    听到这句话之后,薄九的目光落在了那个被她找出来的身份证,那一瞬间她明白了秦漠的想法。

    孙子兵法,瓮捉鳖。

    运气好的话还能捉到两只。

    果不其然,秦漠那边下一句是:“下面的人不告诉,你可以告诉面的人,据我所知,任何的重大案件,都有四个一把手碰面,才能给出一个共同的答案,你现在可以召开秘密会议,把这四位都请过来,告诉这四位,嫌疑犯繁嘉,制造少女的祭奠这一个案子的罪魁祸首,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重案组的手,有了它之后,繁嘉想要出境会变得十分困难,并且通过这个东西,我们还可以通过影像数据调查,确定她所有的身份,只不过由于内部有了对方的眼线,非常不适合打草惊蛇,主要是担心有人会走漏了风声或拿走这个东西,所以采取了最高秘密行动,也请他们四位不要说出去,接着,你再告诉他们地址。”

    黄国华听到最后,手指一顿,像是有点不相信:“你是想要用这个办法来试探那四位?你怀疑内奸在这四位里面?这可能吗!”

    “可能不可能,试过之后才知道。”秦漠的嗓音没有一丝的改变,淡漠的语气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头不出错,下面才好做事。”

    秦漠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在黄国华听起来,却觉得纠结。

    面出问题这种事,他也只是偶尔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但这个念头太过耸人听闻,所以他并没有去深入想。

    可秦漠的字里行间都在提醒他,查这种事要查源头。

    “我知道了,我现在通知那四位来重案组。”

    挂了电话,黄国华没有一丝的耽误,直接拨通了那四位的电话。

    面的人一直都在关注着少女的祭奠这个案子。

    这四位,包括黄国华又是主要盯这边的。

    所以一听说确定了主凶。

    连平时忙的不可开交的人,也都停下了手现在的工作,直接赶去了会议厅。

    当时,黄国华正坐在皮质的办公椅,拿着电话,表情非常的严肃。

    那四位基本也是一前一后到的会议厅。

    有人忍不住的直接开口问了:“不是说锁定住了嫌疑人?怎么到现在还没下通知?”

    黄国华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才开口,基本都是照着秦漠的说法做了一遍。

    “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的话,确实要保密。”另外一个人向前动了动:“不通知下面的人,不会打草惊蛇,在没有得知内部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的时候,最好是低调一点。”

    “不,我不这么认为。”老干部持不同意见:“既然锁定了目标快点行动,低调一点固然好,但是也有可能会错过最佳逮捕时间。”

    “呵呵,我也只是提出我的一点看法,张书记不赞成,都可以再想想,不过这件事说到底也是归重案组管,该做什么样的决定,还是得由黄局长来做决断,毕竟术业有专攻。”

    起老干部张书记的话,原本出身刑侦的王局基本是站在黄国华这边的。

    小黄人也并不是在采取他们的同意,这是一场通知。

    通知之后,黄国华把手的东西一收:“这么决定了,我会让人保护好嫌疑犯落下的东西,最起码控制住嫌疑犯的去向,让她无法出境,由于事关重大,走出这个房间之后,也请四位守住这个秘密,这一次我们专门在部队挑选了一支特种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动是什么,也不会出现泄密的现象,已经有了嫌疑犯的画像,只要证件还在,很快这个繁嘉会被我们抓捕归案,至于她的证件会放在采集科,做专门的分析,绝对的安全。”

    这些话说完意味着会议的结束。

    黄国华把每一个人都亲自的送了出去。

    等到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他自己之后,才打开了手机,拨通了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已经都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呢?我们做什么?”

    秦漠语气很淡:“等。”

    等?

    黄国华实在是猜不透秦漠的套路:“你现在在哪里?”

    “楼下。”秦漠所谓的楼下,是重案组的楼下。

    他看着不远处的银发少年叼着一根棒棒糖,不轻易的碰撞,手却快的让人乍舌,薄唇缓缓一扬,透着几分坏公子的味道:“顺便在欣赏某人的身手。”

    “某人?”黄国华顿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谁:“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秀恩爱!秦漠,谁都知道你很聪明,但今天来的这四位一个个的也都是人精的人精,没有一个不聪明的,即便是这四位里有奸细,即便是你把证件放的位置通过开会的模式告诉他们,他们也不见得会派人去拿,在保护自己方面,他们谁都更懂得圆滑,这个饵放下去了,不见得有鱼会钩,很有可能对方会利用这个时间差,来帮助主凶逃跑,到时候我们将一无所获。”

    “不会。”面对黄国华的不安,秦漠只给了他两个字,接着双眸对了少年的目光,眉头挑了一下:“都沾好了?”

    薄九叼着棒棒糖,单手抄着裤袋,给秦漠了一个很酷的ok手势,嘴角还带着那特有的邪佞。

    给别人沾个窃听器算什么,更何况那四个人都像是再赶时间,倒是绕开那些黑衣保镖,有些困难,尤其是碰到人之后,还要被保镖用阻击手的眸光狙击一下。

    好在她刚才换了一套衣服,现在穿的是重案组的制服,没有人会怀疑她刚才做了什么。

    秦漠勾着薄唇,将蓝牙耳机拿了出来,接着一把将少年的手腕拉住,直接了停在路边的路虎,丝毫没有去看周围的目光。

    任由黄国华在电话那边问着:“为什么不会?”

    秦漠也只是说了一声:“等一下。”

    黄国华真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到底谁才是当局长的!

    总是会随身携带商务笔记本,这是每个成功人士的基本配套施舍。

    秦漠了车之后,直接将笔记本放在了少年的手里,嗓音不改:“你应该会定位。”

    “当然。”薄九看到笔记本的时候,两只眼都是放光的,这两天大神那眸光深邃的很,像是知道了什么,又像是不知道,为了避免露出马脚来,她已经两天不碰电子产品了,实在是有点小郁闷。

    现在笔记本在手的银发少年,修长的手指放在了透亮的键盘,嘴角勾起的弧度,宛如在后车镜,画出了一个字——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