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1049第1049章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秦总又来秀恩爱

1049第1049章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秦总又来秀恩爱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张总。()”

    少年的声音依旧好听的很,还带着慵懒懒的清冷。

    被点到的那个肥头大耳,却整个人都颤了一下,盯着自己的手腕,仿佛那面已经被扣了手铐,毕竟李总能够成功的拿到那么多回扣,这里面有一部分他也有参与。

    “怎么不说话了?”薄九将目光放在了那人身,嘴角半勾:“你刚才不是也嚷着要撤资?”

    肥头大耳抬手,一边擦着额角的汗,一边急急的道:“没,没有。”

    “没有么?”薄九站了起来,踱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接着一个弯腰,两只手分别撑在了那肥头大耳和傅希明的椅柄,阳光打下来刚好落在了那唇边,以至于让薄九整个人看去都好像是走出黑暗的恶魔,优雅,俊美,却又危险:“听说刚刚还有人想要让我道歉?”

    肥头大耳又是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少年的声音之后,下意识的会觉得发冷。

    大概是因为心里本来害怕。

    再加这人平时胆子小,面压着他,让他做一些事的时候,他不看不做,才会造成了现在这种让人大量拿回扣的场面。

    当然,这和他本身贪财也脱不开关系。

    可,即便如此,在那一瞬间,他都无法解释,从少年身感知到的那股压迫感。

    改啊唯一的感觉是,这个曾经的败家子,他们从来都不放心眼里的废少,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一次的股权变更并不是偶然!

    张总已经胆怯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傅希明倒是依然高傲的很,侧脸看了过来:“大哥平时的作风,连累了咱们整个公司的名誉,难道不应该道歉?”

    “咱们公司?”薄九勾着薄唇笑了:“这公司到底是谁的,看来你还不清楚。”

    傅希明闻言冷呵了一声:“我看是大哥你不清楚,我现在已经有了傅氏集团的股份,当然应该是咱们公司。”

    “喔?”薄九挑了一下眉头,接着道:“白律师把重整之后的公司结构给在座的看一下。”

    白律师直接代替了傅希明刚才的位置,u盘插在放映的地方,投射出来的是一份件,件白纸黑字,清楚分明的写了有关现在公司变更。

    随着这份件的展开,无论是傅希明,还是傅忠义,那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傅忠义再也装不下他的大度,右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胡闹!简直胡闹!什么叫做以后的股权分配都按照成绩来说,甚至还把股权分给了一些员工,你到底是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想要让我们全部都撤资!”

    “可以。”少年两个字,风轻云淡的砸在了傅忠义头。

    傅忠义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顿了一下道:“你说什么?”

    “你可以撤资。”薄九的姿势没有变,双眸却锋利的如同寒冰:“借这个机会,我也告诉一件事傅总一件事,不用拿撤资来威胁我,简单来说,我有的是钱。”

    傅忠义听到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之后,连呼吸都跟着有些变化:“你的意思是想逼走我们这些老董事!好!我倒要看看,没有了我们的资金,你还要怎么运转!到时候有你求我们的时候!”

    白律师听到这句话之后,推了推自己鼻梁的眼镜,提醒道:“傅总,大概是没有看完boss让我起草的这份件,傅总可以再继续往下看看。”

    说完,白律师滑动鼠标。

    那面清清楚楚的标明了此次少年的注资,数字不说了。

    只是有一点,全场的人在看到那串数字之后,全部都楞在那。

    整个会议室都极其的安静。

    安静到仿佛连掉一根针在地都能听得到。

    太多了!

    真的是太多了!

    那串数字多到让贺红花都睁大了双眸!

    那表情里写满了惊讶。

    她,她家九什,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

    现在电竞赛打赢有这么多奖金吗?

    这个数字够买傅式集团三个的了。

    也是说是傅忠义他们联合起来的注册资金的五倍。

    贺红花第一反应是朝着她家九看了过去。

    少年一顿,伸手漠了摸鼻梁。

    面对贺红花的时候,薄九倒是收敛了身的凌厉。

    此时,无论是傅忠义还是傅希明,那脸色岂止是难看。

    他们说要撤资。

    人直接拿钱压了回来。

    最重要的是这么个废物,什么时候有的这么多钱!

    其懊恼最深的是傅忠义,如果他知道是这种情况,他今天不会把话说的这么死。

    更不会总是这样和他的长子对着干。

    现在闹到了这一个局面,他要怎么收场!

    傅希明看到傅忠义的脸色之后,知道他的父亲要变卦,手指都攥紧了,刚要开口说点什么。

    会议被人打断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众人遁着声音回过头去。

    那人西装革履,手还拿着一份件,直接朝着薄九走了过去:“九少,我是秦氏集团的人,这是秦总给您的注资,520991314,不是很多,秦总说代表了他的心意。”

    5个亿!?

    还不多?

    这是在场股东们的第一反应。

    只有薄九在听到那串数字之后,顿了一下,想起了之前大神念给她的密码,不自觉的轻轻咳了一下:“你告诉漠哥,心意我收到了,注资不用了。”

    “那好吧。”那人一笑:“秦总预料过九少有可能不会收,不过有句话,秦总嘱咐过,让我一定要带到,现在距离两个小时还有二十分钟,秦总的车在楼下。”

    听到这一句话,股东们已经被震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们确实有过耳闻。

    秦少和他们傅少的关系不错。

    但是不错两个字,谁都不能确定里面有没有含有水分。

    毕竟那都是一个战队的,会在一起行动都很正常。

    商场的人都知道秦家少爷最看重的是电竞这一块。

    当初希明也说过他和秦少关系不错,可有一天遇到了,希明去打招呼,秦少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所以,对这方面的事,股东们一直保持着观看态度,也是说不完全的相信。

    但是这一天。

    傅少来开会,秦少立刻准备了5亿融资不说,还专门在楼下亲自等,这……到底是多好的哥们,才能好到这种地步。

    还是说真像说的那样……秦少和他们傅少在一起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傅氏集团以后的行情能翻多少翻!

    每个人现在都恨不得拿着计算机算一算。

    别说撤资了,现在最正确的做法是千万不能离开。

    然而,离不离开并不是这些人说了算的。

    薄九站直了身形,单手抄着裤袋,朝着已经僵硬住的傅忠义走了过去:“实际你们撤不撤资都无所谓,公司结构傅总应该还没有看完,麻烦白律师继续翻页。”

    “可以。”白律师手指一点。

    到了最后一页。

    那面清楚明白的写着,从此以后傅氏集团以转让形式解散重组,集团正式更改为贺氏。

    也说,从今天开始,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属于贺红花所有!

    看到“贺氏”那两个字的时候。

    傅忠义只感觉到了一阵眼花,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的孩子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他,气的胸膛起伏,伸手指着少年:“你,你这么对我!不怕遭天谴吗!”

    “遭天谴?”薄九轻笑:“当年你抛妻弃子在外面安了个家不说,还自私自利的将以前帮助你的人全部都逼走,甚至连那时候根本不去想,你能有今天,到底是因为谁当年白天黑夜的陪你创业,又是谁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让你建立起了公司,是我的母亲,贺红花。傅总倒好,为了小三和自己,逼的我妈在这个公司一点说话权都没有,在外面只会嘲笑我妈是个从乡下出来的村姑,如何如何的没有教养,我妈性格是泼辣,但是再泼赖她也懂得什么是分寸,你和那个三明明知道我妈是这么个化水平,故意让我妈在大庭广众下出丑,事后又当成笑柄来传播,一年一年的剥夺原本该属于她的那份分红,最后她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子公司,你们还要处处打压。傅总,这么渣的人都没有遭天谴,我算以后遭天谴,也会在你之后。”

    “你,你,你!”傅忠义一连三个你,气的手指都发抖了。

    傅九却只是一笑:“请你和你这个乖儿子出去,我们还要继续我们的股东会议,现在这家公司不姓傅,姓贺。”

    傅忠义怎么都想不到会丢了公司的主导权。

    可白律师起草的东西,从来都不只是随便说说。

    难道他真的这样被赶出集团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少年那张俊美带着浅笑的脸。

    傅忠义突然之间想起一年前。

    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

    他发了话,让贺红花离开公司。

    只以股东的形式偶尔来参加会议。

    那时候,他的大儿子也在,站在外面,对着贺红花大吵大嚷:“你为什么不和爸爸好好谈谈,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你只会跳你的广场舞,要是你能像别人那样,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丢脸的事,才会被赶出来,让我别问,那你别管我啊!”

    越是闹的热闹,对他的好处越大。

    也因为这件事,那母子两个的关系彻底不好了。

    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没想让一个废物继承公司,只不过那会儿他说话,让自己高兴,零花钱方面是不会少了他的。

    如果不是后来,他这个儿子越来越过分挥霍,他也不会做法这么极端。

    但现在眼前的少年,哪一点和以前一样。

    “你不是儿子!你说,你把我儿子藏到哪里去了!”傅忠义伸手直接抓住了少年的衣领,精心打理的发都因为他这个举动有了散落,那张脸更是一颤一颤的,神情有些癫狂:“那明明是个废物,你到底是谁!”

    薄九不动神色仍由他嘶吼着,单手还插在裤袋里,一张俊美清冷的脸,朝着这边扫了一眼,居高临下的吸血贵族范:“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专门灭你这种没有三观,忘恩负义的渣。”

    傅忠义浑身一颤,那一刻仿佛真的像是看到了恶魔一般,一双眸子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震到了一般,紧着衣领的手,缓缓松开。

    傅希明倒是个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在呆下去,只会让自己的下场更惨,伸手拉住了傅忠义,带着他往外走的同时,清楚的明白,这里再也不是他们的地方了。

    这一幕多么的相似,只是那时候自己还小,站在那个会议室里面,被赶走的是那一对打扮的十分土气的父母。

    尤其是那时候的贺红花,被所有人都指指点点。

    谁能想到,她生的那个废物儿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本来他以为有了那些照片,傅九相当于废了。

    可如今……

    被废掉的确实他们。

    他手持有的股权再值钱,一旦主公司解体重组,换了名字,都会被立刻转变成现金,不会让他再继续参股。

    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

    这相当于什么都没有了。

    更何况傅忠义做生意不可能全是自己的钱,还有银行那边的贷款。

    一想到这些,傅希明连扶都不想扶这个人了。

    为什么以前看去那么顺眼的父亲,现在怎么看怎么是个累赘。

    傅忠义本来气的不行,想要回过头,好好的和自己的爱子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却发现傅希明看向他的眸光已经变了。

    那种眸光他看到过很多次。

    因为他曾经也用同样的眸光看过贺红花和薄九。

    嫌弃,鄙夷,仿佛在看一片会黏在自己身的狗皮膏药。

    那一瞬。

    傅忠义整个心都凉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地想到了因果报应这四个字……

    另一边。

    会议室。

    薄九刚起身,手的手机响了,一条微信发了过来,语气不冷不淡:“秦夫人,你还不下来,是想让我亲自去抓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