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1048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 安

第1048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 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贺红花被这两个人前后夹击,这样的说辞看就是有备而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贺红花有多小气。

    实际上本来就是个人在唱黑脸,个人在唱白脸。

    到最后他们才是为公司好的人。

    也不想想,这家公司现在是谁的,利润点又是因为谁有了质般的突破。

    傅希明站在旁边道:“就这件事,光解释没有用,贺总该替大哥向大家道个歉。”

    “道歉?”贺红花脸都被气红了:“你是在做梦吗?”

    傅希明摇了摇头,副我和泼妇没有办法讲理的模样。

    “算了,贤侄,你和她说这么多也没有用,要是公司由你来做执行总裁,我也就不会操这么多心了。”那人站了起来,就要走,没有点尊重贺红花的意思:“这股东大会我是开不下去了,等什么时候看到些人的诚意之后,我再回来。”

    然而,随着这句话刚落。

    咔嗒。

    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道清澈偏冷的嗓音,像是泡进清酒里的冰块,缓缓的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那嗓音不紧不慢,带着丝丝低沉,十分的中性,听不出是男是女,只是却好听的让人很难不去注意。

    “不必,从今天开始,李总,你被踢了。”

    就那么句,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瞬间,所有的人都遁着那声音看过去。

    只见那站着个少年,银灰色的碎发搭配着身笔挺西装,领口并没有系的很紧,反而松开了点。

    修长挺拔的身形被光线裁剪,清隽而俊美,活脱脱的就是位气度不俗的世家公子。

    些人直接僵在了那里,毕竟谁都没有想到,再见到这个废物的时候,他会比之前更加的耀眼。

    除了上次的股东大会,做的让人吃惊这外。

    这次,更是有了种说不出的气质。

    仿佛古代的名剑,终于从剑鞘里的彻底拔了出来,闪耀出了它原本的光芒。

    之前那位李总脸上的表情都像是被抽空了,只剩下了愤怒:“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薄九走了过去,单手撑在了会议桌上,嘴角勾:“李总不是想撤资?可以,同样的从今天起,你被踢了。”

    那李总哈了声:“有些人真的是打游戏厉害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行啊,撤资是不是,大家也都听到了,有这么位少股东,以后集团的盈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撤资我们还有活路吗?”

    “李兄。”这时候,傅忠义开口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年来,你为公司做了多少,我们心里都有数,你放心,不能让人逼你走,做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感恩,现在看来些人很显然不适合做集团的掌权决策者,孰是孰非,在座的心里都有数。”说到这里,傅忠义转过头去,看向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大家也看到了,我这个儿子满身戾气,丝毫不尊重这些上了年纪的叔叔伯伯,这和当年我们创业时的理念,背道而驰的厉害,我提议启动最高投票权,无论手上的股权有多少,得票多的那个,再来管理官司。”

    李总闻言,立刻道:“对,启动最高投票权,公司不能毁在个如此张扬跋扈的人手上。

    贺红花听到这里,脸上明显的带出了焦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傅忠义居然有脸说,做企业最重要的是感恩。

    曾经和他起创业的人,都被他用各种借口从公司踢了出去。

    而这个李总就是当年挤掉别人位置人的个。

    说什么功劳,他有什么功劳?!

    这些话从这两个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贺红花只感觉到阵的恶心,发自心底的恶心。

    怎么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并且对方居然还要以这个理由来启动最高投票权?

    当初九在拿回股权时有多么的不容易,就是为了能让她有绝对的话语权。

    旦启动最高投票权,那以前九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而且从进来到现在,别人都很少说话,显然是在背地里和傅忠义做过什么交易,所以才会对傅忠义的话默许。

    这样的情况,贺红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刚要开口。

    少年却坐在了那,风轻云淡的很:“功劳?李总什么时候做过有益于集团的事,不是直在在采购上拿回扣吗?”

    “你说谁拿回扣?”李总当下就给爆了:“我告诉你,你别给我血口喷人。”

    少年看了他眼,声音很缓:“白律师。”

    白律师?

    哪个白律师?

    提到白,人们第反应想到的就是那个白字。

    那位李总的脸有刹那的苍白。

    不,不可能,不可能会是那位白律师!

    可惜,他的祈祷终究没有起到如何的作用。

    西装笔挺的某人从门那边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个公文包,那张俊美到有些失真的脸,几乎成了整个律师界的活招牌。

    这个人,寻常人或许不知道。

    但是混商圈的没有不知道的,因为在他手下的案子,无论是处于什么样的低谷都能起死回生,彻底逆转。

    这时候连傅忠义的笑脸都有些发僵了,更不用说刚才那个还在义正言辞的李总。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请到白律师?!

    基本上许多人都知道,白律师有多难预约,据说年之内的出庭已经满,根本就约不到。

    之前有个非常有钱的老总,给这位白律师砸了百万,白律师连理都没理,让他按照顺序约会。

    也有人打听过个小小的律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耐。

    毕竟这天下没有人是不喜欢钱的,可是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出来,这位白律师的家世。

    在商圈里些人想要找他帮忙处理下紧急事件,那姓白的律师次都没有答应过。

    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是被那个什么人脉都没有了废物大少请来的。

    这让李总如何的不心怯,甚至连带着气焰都比刚才弱了点。

    傅忠义攥了攥手,身形动的,挡住了来路。

    拿着公文包的白律师停了下来,看了眼傅忠义。

    傅忠义笑道:“白律师,我知道你是收了钱,所以必须来这边跑趟。这样,那个拿着集团不当回事的人到底给了你多少钱,我这里都可以翻倍。”

    傅忠义这番话说的特别豪气,丝毫没有之前在遇到公司问题的时候,副他没钱的样子。

    然而在傅忠义说完这句话之后,白律师的那张脸却露出了嘲弄般的笑,他踱步越过傅忠义,直接朝着少年的方向走了过去,声音很淡:“bss,可以开始了吗?”

    bss?

    他这是在叫傅少?

    这可能吗?

    整个会议室里都能听到些倒抽气的声响,主要原因是太震惊。

    傅忠义的表情更是彻底的僵了,那张脸在那里尴尬的就像是被谁打了拳。

    有谁能想象的到,当当有名的白律师居然叫个高中生bss。

    而且这个高中生以前还是个花痴废物!

    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可事实就在眼前摆着,少年单手敲在桌面上,气场没有丝毫的改变,即便站在那旁边站着的是白律师,那无形的气场都没有被压下去,反而帅气中带着吸血贵族般的嘲弄:“把李总这些年他做过什么的资料,直接扔给他,本来单价很便宜的零件,为了多拿些回扣,他却直接让供货商那边提高了倍,怪不得傅氏的经济效益会这么低,因为早在开始的时候,就人不顾公司的效益,在这其中捞到了不少的好处,根据公司的规定,第股权人,有权利把这种损坏公司的股东踢出去。”

    被道破近期他所做的事情之后,李总的整个人的脸色都已经变了,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然而还没有完。

    少年让白律师把所有的有关资料都打印了出来,人手份交到了股东们的手里。

    接着,薄九又开了口:“你们可以进来把人带走了。

    闻言,其他的股东们相互看了眼,本以为是平时的保安来拉人,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当他们看到来到这里的人,穿着警服,带着手铐之后,所有人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少许的冷汗。

    那位李总更是睁大了眼。

    白律师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语调很平稳,没有丝毫的喜怒:“由于李先生在工作中,贪下的资金巨大,所以从今天开始,我方已正式提起了诉讼,看来现在也有了结果。”

    也就是说,警方那边已经核实完毕消息,所以来抓人了!

    那位李总这次是真的完了。

    相对来说。

    傅忠义和傅席明此次的计划,也已经被打乱了半。

    并且些人看到李总就这么被带了出去。

    胆子已经小了半。

    更不用说,这切都还没有完。

    因为坐在老板椅上的少年又笑了起来,语气也是淡的:“听说还有人想要退资?是哪位叔叔,站起来给我看看?”

    给读者的话:更新完毕,么么哒,眼熟了周边的小可爱发消息给我就行,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