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88第988章第一千五十七

988第988章第一千五十七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星野一此时也看出了佑司信的思路,知道这是个留下余地的好机会,开口道:“我也不确定。()”

    佑司信闻言,看着星野一侧过去的脸,眼睛眯了起来,要是有谁敢骗他的副队,他可是会生气的。

    “不确定再看看,今天重案组那边的人来了,还真是聪明,一查查到了我这里,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给他们支的招,很显然,对方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一点。”星野一的态度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看似温润如玉,实际内里谁都还有韧劲儿。

    这是佑司信至今为止都觉得玩味的地方:“明天是帝盟对战湘南的决赛,作为国际战队,我和你都会在现场,刚好可以研究一下,那个黑桃z。”

    佑司信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在不久之后,东瀛战队不是对湘南是对帝盟,虽然无论哪支队伍赢得决赛,要想和他们打,都会有些困难,他们的稍微看一看对方和他们的差距,另外一方面是他还在怀疑薄九的真假。

    与其在这里看着星野说不出几句话来,倒不如有了机会拿这个问题去问另一个当事人。

    这一晚,注定是人们没有办法入睡的一个晚。

    太多的人都在等着一场决赛。

    林风是不知道别人,他躺在床,因为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睡不着干脆站了起来,准备活动一下筋骨。

    却不想在散步的时候,遇到了同学校的女孩,那女孩牵着狗在散步,林风跟着她走了一段。

    两个人有说有笑着,林风并没有发现出来夜跑的云虎。

    直到林风散步完之后回去,正吹着口哨打算进家,旁边才有声音传了过来:“心情很好?”

    林风一顿转过头去,拍着自己的胸膛道:“虎子,你这么突然之间出现会吓到人的,”

    云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好在有夜色挡着,他站在那里,单手抄着裤袋,并没有向着林风走过来,整个人都像是融进了夜间的雾气里,语气很淡:“你和刚才那个女孩,你们都聊了点什么,聊的那么开心。”

    “一些平时玩的。”林风并没有很在意。

    云虎却攥紧了手,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那个女生曾经还想过要和眼前的这个家伙告白,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有告白,大概是因为某人的不确定性。

    不得不承认,女孩的做法很聪明,不告白的话,每一天都能和那个家伙在一起,时机成熟之后,再说喜欢,效果肯定会现在好一百倍。

    是如此。

    云虎才会觉得如噎在喉。

    因为他很清楚林风一直都想找一个女朋友,即便是已经答应他试一试,对他负责了,但本质那个家伙还是喜欢女孩子……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云虎的想了很多,到了嘴边成了一句:“不仅仅是一些平时玩的吧,你们还约了电影。”

    林风闻言一顿。

    云虎的理智早在看到林风和那个女孩有说有笑的时候已经濒临崩溃,现在看到林风的反应,双眸都跟着沉了下去:“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已经有男朋友的自觉。”

    被训着的林风,也有些皱眉,为了更加清楚云虎是怎么下个的,他下载了个交友软件,那面有很多和云虎打招呼的人,甚至还有一个他们之前还出去喝过酒,他只不过是和一个女生散了一会儿步,这个人说话这么难听的。

    大概从一开始是个错误。

    林风还是有点没有办法适应,抬起眸看着云虎:“虎子,我看过你交友软件留言,实际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经常给你留言的人,更适合你。”

    林风之所以会这么说。

    是因为他在那下面看到了云虎给那个人的回复。

    他想两个人应该私下关系不错。

    如果很普通的话,像云虎这样的人,也不会答应对方的见面。

    林风并不知道,那一次的见面,完全是因为云虎求而不得,只想出去散散心,根本没有多想什么。

    可他怎么也都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他还还在说,或许别人给适合他。

    他在把他往外推。

    这段说着要试试着的交往,只有他一个人在意,而林风,很显然……那是个直男。

    只是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云虎的手还是忍不住会攥紧,胸膛处像是被压了一块石。

    偏偏林风还在那里低头说着:“我看你们两个的回复,那个人也会去国外读书吧,实际虎子,你有没有想过,是因为我们从小长大,你会分不清楚,你到底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习惯我……”

    “所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云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喉咙都有些发堵。

    林风抬起眸来,少有的认真:“我觉得我们试着交往这个办法真的是有点蠢,那天晚是我酒喝的太多了,不然你换个方式,让我来赎罪。”

    林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人和云虎之间的共同话题。

    实际,这一点他和云虎是没有的,除了打游戏,他们喜欢的东西以及学业都不一样,很少能谈到一个层次面去。

    大概是因为越长大,他越想继承家里的公司,而云虎追求的却是更高层的东西,国外那么有名的大学亲自发函,让他过去做研究。

    林风甚至能想象到,他以后和虎子之间的差别。

    现在的他们还有游戏可以聊。

    到了那时候,他们之间恐怕什么都没有的聊。

    毕竟回归到现实生活,不同层次面的两个人,在一起没有话题,久而久之会变的像是他爸妈那样。

    林风的家庭虽然富裕,但是林爸和林妈是这么个相处模式。

    所以林风才会从很小的时候,想要找一个性格开朗和他一样想事情想的少,吃饱是睡,偶尔到了周末能一起去逛个超市的女孩,那样的生活才滋润。

    但很明显云虎平时的日常他要高雅的很多。

    有时候他都在想,这大概也和他外公没有了,而云家还正当政有关。

    两家虽说是面对面住着,本质却不同。

    他和云虎以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以后他们很少是了。

    褪去少年时期的不确定。

    云虎的喜欢能维持多久。

    所以他真的是蠢透了,当时怎么脑袋没转过弯来,说试一试。

    这种事试一次,很毁感情。

    林风不想看到,一年,三年或者是五年之后,他和他变得彼此无话,还有勉强在一起。

    他预计的不是这个。

    他预计的是等到那个人从国外回来了,他也混得人模狗样了。

    这样一来的话,两个人的差距也不会特别特别的大。

    听着那个人的话。

    云虎突然有了一种做云霄快车的感觉,在前不久,他总算答应了要和自己试试,他现在闭眼还能想起当时是的自己有多开心。

    不过是因为出现了一个女孩,他觉得试一试这个办法蠢了,要把所有的收回去。

    说到底,他永远的都不那些女生。

    云虎也清楚的知道,现在根本不是最疼的时候。

    等到他们解除关系之后,随着毕业的来到,这个人很快会有女朋友。

    他最害怕看到的是有一天,那个人揽着一个女孩的腰,朝着他大笑:“虎子,我要结婚了。”

    那样的画面,只要晚一想起来,心脏深处有一根神经被重重的拉扯着,疼的让他只想弯腰。

    如果没有尝过在天堂的快乐,或许也不会这么的难以承受。

    自从那家伙说着试着交往之后,对他好的很,真的和在交往一样,虽然被他牵起手来,十指相扣的时候,还是会小声的嘟囔一句或者全身僵直,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反应,都只会让他觉得开心,

    好像开心是只要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包括那些幼稚的牵手和同吃一碗泡面。

    或者是练手速练的累的时候,那个人靠过来的头。

    经常都是他在打复盘,他靠着他睡,只是为了能陪着他。

    从以前是这样。

    但以后再也不会了。

    全国大赛之后,这家伙要接管公司,渐渐的退出电竞圈。

    不仅仅是在一起游戏的时间会减少,甚至连见面的次数都会不像现在这样频繁。

    因为毕业也意味着他们真的是大人了…

    云虎了解这家伙,既然是提出来了,代表着他已经决定那么做了。

    结束他们两个的关系。

    很明显的意思。

    云虎懂,是因为懂,才会连呼吸都觉得是冷的。

    承认吧,这个人即便是因为你用了计,暂时答应和你交往,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云虎只有压制住自己的所有情绪,才能把那句为什么不再试一试咽下喉咙里,反而是伸出手臂来,将那个人困在了墙壁,眸光有些低:“想要换个方式赎罪?可以,我也没有太过分的条件,全国赛完之后,如果我们赢了湘南的话,你让我睡回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云虎放开了压在那人手腕的手,最后深深的看了林风一眼,踱步走进了房门。

    只留下林风一个人靠在墙壁,整个人的表情都有些石化。

    睡,睡,睡回来?

    云虎这是要他姥姥的他吗?

    林风第一反应是怒,怒完之后,又仔细想了一下,为什么虎子会提出这种方法来。

    他也看过别人给他的回复了。

    好像在他们业内,虎子这样的算是不可多得,从不屈居人下。

    他占了虎子的便宜,再让虎子讨回去,这事在逻辑确实也没有什么毛病。

    如果那样,会让虎子觉得好受点的话。

    林风深吸了一口气,考虑了没有半个小时也有一个小时,不停的抽着烟,掐灭了一根又一根,最后站直了身形,掏出手机来,给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头像发过去了一句话:“可以,那说好,睡回去,咱们两个扯平了。”

    微信特有的音效声响了起来。

    坐在电脑前面,突然之间不知道该碰哪里的云虎,在看到那句话之后,眸光一震,看向了对面还亮着的窗户,咽下了满喉的涩意。

    他最不想做的是,是某人扯平。

    扯平的意思意味着两清,谁也不欠谁的。

    或许结束这段关系,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

    云虎笑了一声,放下手机的时候,连带着黑发都跟着垂了下来,没有开灯,那么在电脑面前坐着,过了许久,才嗓音沙哑的打了一个电话:“次贵校问我的问题,我现在有了答案,赛完之后,我过去。“

    “啊,那太好了!”那边的人是一口纯正的英:“我们期待你的加入,云。”

    云虎已经听不进去后面那人都说了什么,麻木的把自己的护照号码报,还有一些资料填好,发到了指定的邮箱里,做完这些之后,都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他想赛之后,他们真的天各一方了。

    所以这场赛,他不想再有遗憾。

    也不想在看到那个人在输了赛之后,眼睛红着在厕所抽烟,还一直自责的样子。

    那个人,努力认真打游戏的时候,真的什么时候都可爱……

    夜色一点点的沉下去。

    吧这个时候通常情况下已经开通宵场了。

    平常到了这个点,老板是最喜欢站在正央吹个空调,点个外卖的。

    这时候他却提前停止了营业,正在做最后的结算。

    客人临走,笑道:“明天是决赛了吧?是遇到湘南了吧?终于啊,要加油啊大叔。”

    这已经是第五个客人这么说了,那客人并不是殷无药的粉,他叼着一根烟,换了个手,道:“会的。”

    远处,高耸入云的大厦。

    其顶楼是封家。

    封逸坐在沙发最后确定着明天的流程和粉丝们的入场顺序,挂了电话之后,刚扯开自己的衬衫领带,看到自己弟弟,正在检查要带的东西,战队服装,统一配置的耳机,还有护腕。

    那严肃认真的模样,当年参加高考还要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