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987章 第一千五十六 安

第987章 第一千五十六 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黄局长从来都没有从这个角度上想过,即便是听到,还是有些犹豫:“会有这个可能吗?那位****少爷很邪乎,明明长的很漂亮的样子,手段却阴狠的很,这次我们去他那里问话,他还在说咱们华夏治安不好,他那么辆机车都能丢,让我好好监督监督,他那边会全面配合,副良好公民的样子,年纪不大,肚子坏水,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朋友。”

    听小黄人的话,大概也能知道,他在佑司信那里没有问出丝毫的讯息来,倒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吐槽。

    对于这段话,秦漠只给了他个回复:“你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黄局长:……到底谁才是局长!

    秦漠没有理会小黄人气之下回过来的电话,把手机按灭,抄进了裤袋,想到某种可能,眸光却比刚才要冷,以至于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即便是隔着风衣,薄九也能察觉到对方那冰冰冷冷的气息。

    不自觉的,薄九的手指动了下,要怎么逃脱,是个问题。

    大神的审讯方式很容易让人失去招架之力。

    薄九的眼睛还被风衣挡着,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秦漠满身的寒气。

    那人好像就站在她前面,俯看着她,那时间很长。

    老实讲都被她头顶的公主看的有些哆嗦了。

    得有多冷。

    好在薄九的心理承受力强,不然也确实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实际上,越是什么话都不说,越是让人不由去想,到底怀疑她到了什么地步。

    过了长达分钟的时间,他突的弯腰,手指扣在了她被铐着的手腕上,语气淡淡:“重案组那边刚刚查到了条消息,有关机车的主人的,你要不要听听,查到的那个人是谁?”

    薄九的呼吸有了瞬的停顿,她现在很庆幸自己的头上罩大神的风衣,这对她来说倒是有那么点好处,略微偏了下头,声音疑惑:“机车的主人?是什么意思?”

    “星野。”秦漠只说了三个字,仿佛就是在等少年的反应。

    薄九并没有动,她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大神已经开始把目标锁定在了星野的身上。

    但有点,她比任何人都熟悉星野的做法,那辆机车绝对没有在星野名下。

    大神这样说,应该是在套她的话。

    薄九庆幸自己足够冷静,没有因为担心而表现出什么来,继续道:“我有点听不懂漠哥的话,是说发生了什么,所以重案组要调查?”

    秦漠看了她半响,伸手将盖在少年头上的风衣掀。

    长时间的黑暗,让薄九在接触到灯光的时候,下意识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秦漠突的趁着薄九最不设防的时候倾身,压迫感浓的难以忽略。

    此时薄九的双眸在适应灯光之后,才看清楚那张清贵的俊脸上带出的寒意,他的手上捏着那个黑色口罩,没有了风衣之后,只有里面的白色额衬衣,很随意的开到了第二个纽扣,在灯光下的身形很高挑,尤其是当他挑眉的时候,更显得有些居高临下。

    薄九张了张嘴刚想要说点什么,却见那人突的压了过来,将她放到在了棉被之上。

    两手按住她的手腕,就那么屈膝撑在她的两侧,慢条斯理的将她的t恤撩到了她手臂以下的位置,咔嚓声,又是个手铐,拷在了床头上。

    也就是说,她这次就算想给自己解锁也不行了。

    而秦漠也没有给这个人说话的机会,低头吻住了薄九的唇,舌尖轻舔撬开了她的齿,被碰触到舌尖的瞬,薄九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是因为那个人的手,从下面直接罩了上来,隔着t恤揉着她的柔软,直到她快要窒息了,他才将吻转移,落在了她的t恤上,然后咬。

    那样的力道,隔着衣服让薄九重重颤,睫毛上好像都染上了绯意。

    那感觉太过猝不及防,就像是电量般,瞬间从她的尾骨处穿过,蔓延到了四肢。

    这让她不由的发出了声"shen yin"。

    整个房间的热度都在提高。

    薄九此时的心情是沮丧的,如果她早就知道大神在这方面如此的天赋异禀,就不应该开始第次。

    因为大神在床上的时候,真的是个妖孽。

    用这种方法审讯她……

    薄九想要偏头,却让落在她耳边的吻弄的毫无挣扎之力,甚至连手都因为那酥麻而攥了起来。

    她想要抓住些东西,偏偏双手都被大神拷在了床头。

    这简直让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整个身体都被那人的手揉捏的极为敏感。

    眼看着自己的长裤被褪去,接着就是那人覆下来的眉眼。

    他的发有些凌乱,禁欲中多了丝堕落后的性感,却只会让他看上去更加蛊惑人心。

    随着薄九被进入的时候,句话落在了她的耳边,嗓音很淡的句:“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闻言,薄九整个人又是颤,那份挺入的滚烫,让她心脏都跟着快了起来。

    她想说,她不值得他相信。

    当大神发现切都是谎言的时候,会怎么样,她越来越不敢去想。

    他却在她耳边笑了:“就算你不情愿和我在起,你的身体也很喜欢我。”

    薄九没有说话,因为那样的力道,眸光都有些失神。

    “把我们平时起打游戏的视频全部都剪接在起,还不大大方方的拿给我看,你这样很像是在暗恋我。”秦漠又用了下力道,鼻尖抵着薄九,呼吸都有些不稳:“怎么不说话?你是想直这样只上床不谈别的?”

    薄九想说没有,看着秦漠那双深邃的眸光,些话却有点说不出口。

    因为她确实给不了大神任何保证。

    这样好像有点渣。

    薄九闭上了眼,想了下,不知道该怎么表示,干脆凑过去,亲了下那个人的唇角。

    秦漠的眼神骤然沉,接着整个人都跟着压了下去,咬着她的唇瓣:“就算是你这么讨好我,我也不会把你的手铐松开,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背着我买药吃。”

    如此说着,那力道更大了点,像是能将她整个灵魂都撞破碎样。

    大概是因为她那个主动的吻。

    些声响被无限的放大。

    薄九的手被束着,头次又次的被顶上在她的双手上,连带着银色的发都跟着有些凌乱,被逼出的汗打湿了,贴在耳边。

    大神却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时候,甚至就连那个东西都没有丝毫软下去的意思。

    “有时候如果你不是这么小,我就可以直接让你出现在我的户口上,你是不是认准了我舍不得你,才会这么不把我当回事。”秦漠的声音是冷的。

    薄九的思绪被撞的片空白,听着他在耳边压抑的喘息声,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了句:“我每天都想把你绑走,怎么不拿你当回事了。”

    这句话出,不仅仅是秦漠挑了下眉头,薄九自己也顿住了,这种话在心里想上万遍都不能说出来的话,怎么就时冲动没忍住,大概是这两天大神的冷脸真的是让她看的有点难受。

    大概是从小到大这个人都对自己太好了。

    所以他对自己不好点,就会觉得心里闷的慌。

    不过现在薄九开始后悔了,果然男色误人,她败就败在了大神的颜值上。

    “把我绑走?”秦漠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唇就抵在她的额头上,接着轻笑了声:“你看看是谁在绑谁?”

    薄九偏过头去,感觉着滚烫在自己身体里挺,是那个人按住了她的长腿:“把我绑走想做什么?让我想现在要你?嗯?”

    薄九整个人都陷进了棉被里,此时连眼角都带着入骨的魅惑,那颗泪痣更是因为这句逼问泛起了光。

    毕竟谁都不知道大神的这面。

    明明平时禁欲感十足的人,到了这时候,说出来的话,总是这么……

    薄九的思绪又开始断了,因为她的那句话像是开启了大神的开关,每次都能那份酥麻延伸到极致,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形体的轮廓以及那撩人的热度。

    大概是不满意现在的姿势,他伸手替她解开了手铐,将她的手环住他的颈,接着将她整个人都托了起来,连气息都热的灼人:“是我输了,你不想和好,我不样,我直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会是个合格的恋人,因为谈恋爱太无聊,对付你自然也能信手拈来,不就是温柔吗,但是不小心太喜欢你这个家伙,虽然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但就是因为这样,我了个嫉妒心又小心眼的人,所以无论你心里都藏着些什么,你只能是我的,明白吗?”

    薄九将头靠在了秦漠的肩上,那是软化的讯息,有些话她不能说,却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

    两个人缠绵在了起,连灯都没有关。

    如果说之前薄九的灵魂都被撞的有些出窍,那此时更甚。

    秦漠看着那人在自己剩下发颤的睫毛,忍不住的力道紧,将吻落在了她的颈上,只恨不得将这个人连骨头都吞下,这样来她就真的属于他了。

    还是有克制的,因为明天的比赛太重要。

    所以秦漠只要怀里的人次,最后把人洗干净之后,看着她昏昏欲睡的脸,把少年的头发擦干,抱着那个人,闻着那淡淡的糖果气味,才算是真正入眠。

    好像真的只有这个人在,才能填补他心底深处的那些空缺,那些连自己有时候都说不清楚的空缺……

    夜色又深了几分,东瀛战队入住的地方。

    星野特地这个时候回来,是因为人少。

    可没想到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拿着红酒玻璃杯的佑司信。

    星野没有停下动作来,直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去。

    却听那人突的笑问了句:“星野,你骑着我的车去做什么了?”

    星野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人的眼,语气很淡:“车丢了,你不是早就知道。”

    “那这个小偷也真是厉害,能从星野的手里把车偷走。”佑司信站了起来,手拿着酒杯,手抄进裤袋里,朝着星野缓步走了过来:“你和那个黑客z认识,对吧?”

    星野很清楚,这个家伙如果有这样的疑问,基本上就是确定了:“没错。”

    “这么直接就承认了。”佑司信嗤嗤了两声,邪气笑:“我还指望星野在坚持下,被我要求做点什么呢。”

    星野也习惯了佑司信说话的风格,将手上的钥匙,扔到了旁边的茶几上:“合作上的事,可以。我刚好也有事需要找你谈。”

    佑司信挑眉:“看来是有条件要交换。”

    “比赛完之后,有个人要离开江城,需要你准备架私人飞机,至于你想查什么,只要不违背些原则,z会帮忙。”星野这点主还是可以做的,并且他很清楚佑司信想要对付谁,东京那边直不满他上位的人。

    佑司信笑了:“不错的交易,不过有点我直都想不通,z不是应该在第五道吗,怎么会变成个普通的高中生,星野,你确定你没有认错?”

    星野闻言,在心里长叹了口气,是他对z太关注了,才会让佑司信下子就锁定住z。

    “关于那个高中生我也查过,整个人都没有点z的感觉,近几个月倒是和以前有了翻天该地的变化,真是奇怪。”佑司信确实聪明,却也认为不可能,倒是觉得有人在利用这个消息来欺骗星野,星野这个家伙又重感情说不定就上当受骗了。

    星野此时也看出了佑司信的思路,知道这是个留下余地的好机会,开口道:“我也不确定。”

    佑司信闻言,看着星野侧过去的脸,眼睛眯了起来,要是有谁敢骗他的副队,他可是会生气的。

    “不确定就再看看,今天重案组那边的人来了,还真是聪明,查就查到了我这里,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给他们支的招,不过很显然,对方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