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68第968章第一千三十五

968第968章第一千三十五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秦漠还记得他收到这个点燃器的时候,那种恨不得拿在手里,把玩好几遍,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看都喜欢的心情。()

    不想让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碰。

    所以一直都这么带在身。

    秦漠很清楚,那家伙并不知道当天是什么日子。

    从她飘忽的眼神里都能看出,她把什么都忘了的心虚。

    第二天,拿了这么一个东西给他。

    是因为送点燃器的是那家伙,所以才会这么的爱不释手。

    可说到底,连这么一个礼物,也是他用了手段,从她那里得到的。

    秦漠手指一紧,眸光有些发深。

    “队长…”coco刚做完一个络直播,穿的还是战服,想要趁着空隙,进来休息休息,寻求一下队长的安慰,作为扛起整个队外部宣传的人,coco有的时候确实会在公司里经常出现,只是他今天还没有看到封大经纪人,也不会知道今天秦漠的心情如何。

    秦漠听到声音之后,侧眸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coco往沙发一坐,虎牙露在那外面,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队长,下次在直播回答问题的时候,还是你和小黑桃去吧,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问我,你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我说你们是兄弟,他们还不相信,我又不擅长撒谎,差点给你们露了馅儿。”

    coco说了一阵,见自家队长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不甘寂寞的蹦跶了过来,嘴还叼着一袋酸奶,双眸看着秦漠。

    队长像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手拿着什么东西。

    coco看了一阵,真不明白一个小玩意有什么好看的,队长会在那看半天。

    喝完酸奶,coco把袋子一扔,好的问:“队长,这是什么?”

    coco这个问题像是总算把秦漠的眸光拉了过来。

    “点燃器。”秦漠的声音很淡,像是手的东西没有什么稀的。

    coco却瞪大了双眸:“这是点燃器?这个形状的?挺好看,哪里买的?”

    秦漠没有说话。

    可是这样,coco还不没有意识到自家队长的心情不好,继续在旁边瞅着那个纯银的点燃器,越看越喜欢:“我点根烟试试?”

    “点什么烟。”秦漠眉头一挑,将手的点烟器直接甩在了旁边:“这么难看的东西。”

    “难看?”coco看着自家队长的侧脸,那面没有什么情绪,天真如coco还以为队长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个点燃器:“队长觉得难看,给我吧,我觉得挺好看的。”

    秦漠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又抬起眸来看了coco一眼。

    那目光冷的让coco头皮一麻,他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伸出去的左手有种被冻僵了的感觉。

    队长是什么意思?

    明明已经说了难看了啊。

    难看不是不喜欢吗?

    怎么看着他的目光,好像是要在下一秒剁掉他的手一样。

    在coco以为队长会说点什么,毒舌他的时候。

    一道微凉淡漠的嗓音又响了起来:“随便你。”

    随便你?

    队长的意思是说,他可以把这个点燃器拿走?

    可刚刚队长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coco又确定了一遍:“我真的可以拿走?”

    “不是说了随便你。”秦漠坐在了羊皮办公椅,修长白皙的手指翻开了旁边的合同,俊美着一张脸,嗓音里没有一丝的温度,无端端的蔓延出了冰寒。

    coco看自家队长脸色实在是不善,只好闭了嘴,试探性的伸出手去碰了碰那个电子点烟器,见自家确实没有什么反应,才大着胆子,往自己裤袋里一装,掉头打算走。

    坐在办公椅的秦漠手指停滞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放回来。”

    coco回头看着自家队长,目光有些震惊,毕竟队长从来都没有这么出尔反尔过。

    秦漠接触到coco的视线之后,嗓音淡了下去:“你可以去挑个别的,之前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用的鼠标?”

    coco闻言,关注点立马转移了,把那个点燃器往桌子一放,兴致冲冲的道:“队长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拿那个鼠标。”

    “嗯。”秦漠说着,重新将那个点燃器拿在了手里。

    这一幕coco当然看到了。

    心里非常不解,队长到底对这个点燃器什么看法。

    说不重要吧,居然这么宝贝它,要知道队长能鼠标可是限量版的,无论从手感还是外观都一流的棒,他以前碰一下,都不让碰,现在竟然为了要留住一个点燃器,直接将鼠标给舍弃掉了。

    说重要吧,刚才队长好像还打算扔了它。

    怎么回事?

    coco还没有纳过闷来,被来安排工作的封逸接走了。

    一路,coco把自己看到的全部都告诉了他们的经纪人,是想让封逸帮他分析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封大经纪人听后,眉头皱的更紧了,看来还是要和那两个人好好谈谈……

    总裁办公室里,没有了coco之后,一切都显得别样的安静。

    秦漠看了一眼自己掌心的那个点燃器,又滑开了手机屏幕。

    微信对话框里,依旧没有一丁点消息。

    封逸推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一幕。

    “既然想要联系,怎么不直接打给小黑桃?”

    闻言,秦漠抬头看了他一眼,连声音都是冷的:“今天公司很闲?”

    “怎么可能,忙的很。”封逸作为经纪人有些话还是敢说的:“你们这样下去,赛怎么打?而且小黑桃平时也挺听你话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秦漠没有说话。

    封逸继续道:“谈恋爱嘛,有一些事情总是要说清楚的,你这样坐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秦漠往后一坐,扯开自己的领带,满满的禁欲气息:“门在你后面。”那意思是说你可以走了。

    封逸闭了嘴,又觉得必须得聊清楚:“你到底在生气什么?”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眼前的男人还在看着手的合同,冰冷的没有一丝空隙。

    封逸也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

    朝着刚才coco说的电子点燃起看了一眼,这明显是太重要了,所以即便是很生气,也没有扔掉。

    应该是小黑桃送的。

    看来想要知道为什么还是得费点心思。

    他个俱乐部经纪人,不仅仅要防范着手下的选手和外面的人谈恋爱,还要防范着和内部人谈恋爱。

    “你不用担心我的状态。”

    封逸好不容易等到秦漠开了口,也没有说原因,而是嗓音淡淡的道:“赛不会出问题。”

    话谈到这里,封逸实在是不好再说什么。

    只能从侧面来解决问题。

    所谓侧面解决问题,是问另外一个当事人。

    出了办公室,封逸做的第一件事,是打电话给薄九。

    少年的手机通是通了,却没有人接。

    封逸按住了自己的头,并不知道午薄九喝了酒的事。

    大概十瓶左右的大百威,薄九一个人喝的,喝完之后,回到宿舍之后,了床。

    她睡在铺,起下铺来,安静了很多。

    周日下午开课。

    薄九实在是没心情去教室。

    了床铺,打开棉被,盖在自己头,听着外面又下起的雨声。

    脑海还回荡着刚才在街的那一幕。

    远远的,那个人坐在车里,明明看到了她,那目光却是淡的,好像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薄九身形一顿,心脏被人狠狠握住了一样。

    一开始是睡不着的。

    后来酒劲来之后,渐渐的,睡意也跟着来了,胸口的地方还是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好在酒这个东西还是有用的,能帮助睡眠。

    所以睡着了的薄九也没有听到手机的震动。

    同宿舍的人,也不敢吵薄九,但是听到手机一直响,估计是有什么事。

    以刺头为代表的舍友团们,先是看了那来电显示,封狐狸三个字格外的醒目。

    奈何校草的电话,他们不敢乱动,只能等着那声响弱下去。

    睡着的薄九,在做梦。

    梦里面都是小时候的场景。

    醒过来的时候,宿舍里已经没有人了,应该是都去课了。

    薄九那么躺在床铺,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这段时间,薄九一直都和秦漠在一起,像这样睁开眼之后,什么人都没有的景象,自从那天开始已经很少了。

    因为,每一次她醒过来的时候。

    都会有个人在自己身边。

    现在显然是再也享受不到那样的待遇了。

    薄九侧过脸去,人蔫了,动作也没有之前那么利落。

    刚好有校主任带着学生会的人来检查宿舍,课都开了,还有学生在宿舍里睡觉。

    可想而知,那个人不管是谁,校主任的脸色都不会太好。

    不过也正是因为是薄九,所以没有罚的太狠。

    “去操场,青蛙跳,跳够一百个再给我去课。”

    那校主任不错,平时对学生严格是严格了点,但都是对学生好。

    对待这样的老师,薄九没怎么过学也是尊重的。

    在加原本不想让自己闲着,走到操场之后,蹲下腰来,双手背过去开始跳。

    薄九这么一跳,引来了不少学生往楼下看。

    “你们快看,这不是那个全年级第一吗?”

    “住校第一天,青蛙跳?”

    “被大魔头抓住了,我九殿真倒霉,不过九殿这样一跳一跳的样子,又帅又可爱怎么办?”

    一些普通班级的学生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讨论了。

    站在讲台的老师,重重的敲了一下黑板:“都把注意力给我拉回来。”

    看来以后,她得和校领导商量商量,算以后要罚某人,也不要在操场罚,这太招人目光。

    确实是惹眼,薄九那一头的银发,加那张脸,背手而跳的场景太少见,难怪人们会想看。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冤家路窄。

    一和二的学校们本来挨着近。

    即便那个废柴二的操场没有一的大。

    但是两个操场也是挨着的,隔了一道。

    二青年被罚是常事,只是一出门,看到对面一操场蹦跶着薄九时,顿时间有点兴奋,连身后用书打他的教导处主任都不管了,跑了过来,问着薄九:“哎,你是因为什么被罚的,稀了呀。”

    薄九没说话。

    二青年在那继续:“我给你说我这次被罚的特别冤枉,我次让你给我代打,确定我和我女朋友的关系你还记得吧,你说我不是跑到你们一去,给我女朋友送了个午饭,顺便用学校里种的玫瑰表了下白吗,你们那边的主任看见我生气也算了,我们主任还得罚我。”

    薄九这时候动作慢了下来,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开口了:“罚的好,我现在最看不惯你这种到处秀恩爱的人。”

    二青年:……

    青蛙跳跳起来很需要时间。

    一校草和二老大同时被罚,那场面还是挺有看头的。

    不过其一个从头到尾都干净帅气的很。

    另一个一直被主任敲头。

    薛瑶瑶也看到了这一幕,将手做题的碳素笔放在了一边,放在少年身的目光并没有收回来。

    学校里的考核分必须都及格才能顺利参加完全国大赛。

    所以在这方面,薄九一向配合。

    那校主任也对这孩子的认错态度很满意,并没有打电话通知家长。

    薄九也庆幸,没被通知家长。

    毕竟她的联系家长那一栏里写的是秦漠这个名字。

    只不过,这一次之后,即便是通知了。

    他应该也不会来了。

    薄九往操场旁的边沿一坐,用手背抵了抵顺着尖下巴低落下来的汗。

    这一幕也是看的迷妹们不能自已。

    老师们大概也知道,这节课是没有人听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操场。

    而薄九的注意力却在手机,只不过当着校主任的面还是不能太放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是想给封大经纪人打过去。

    薄九的手指刚抬起来,封逸那边的电话又来:“小黑桃,总算是打通了你的电话,先来俱乐部吧,一届的国际冠军东瀛战队来了,说是要在全国大赛之前参观一下我们帝盟的技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