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66第966章第一千三十三

966第966章第一千三十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避孕药这种东西,薄小九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也知道一般来说买这种药,还是低调点。

    药房里的人并不是很多,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好在都是些了年纪的阿姨。

    如果是平时的小姑娘,万一出来一个认识她的,那情况绝对会有些糟。

    她自己倒无所谓,主要是封大经纪人估计得抓狂。

    电竞选手购买避孕药这种新闻,还是不要出来的好。

    薄九戴着口罩,看了一圈,都没发现她要找的东西。

    这种药大概是不能摆在台面,所以药架也看不到。

    看来还是要问药店的医师了。

    薄九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踱步朝着柜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好,给我拿盒避孕药。”

    站在柜台的导购医师,抬起头来看了薄九一眼:“要哪个牌子的?”

    这还有牌子?

    薄九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化水平没跟,选了个保守的回答:“哪个牌子的效果好,要哪一个。”

    然而是这个回答,让导购医师摇了摇头,喃喃着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

    薄九想她心里年龄不算小,不过她辈子确实没有接触过这些。

    如果不是觉得时间不适合,她最希望的还是能带着大神的孩子回去第五道,但现在…薄九手指紧了一下,也只能选择这种办法了。

    “一共25,现金还是支付宝?”导购医师侧眸,扫了一下条形码。

    薄九觉得这个时候用手机不太好,摸了下口袋,现金没带,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只能用手机了:“微信可以吗?”

    “可以。”导购医师的表情连变都没有变一下,

    薄九拿出手机来刚滑开屏幕,收到了一条信息,信息是大神发来的,只有两个字:“在哪?”

    看着那个漫画头像,薄小九莫名的有些心虚,手指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并没有回复,而是直接打开了支付功能。

    那导购医师扫了码之后,将药递给了薄九。

    薄九低着眸,银发遮下,刚把药接过。

    突的一道低沉熟悉的嗓音从她的头顶响了起来。

    “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你在做什么?”

    薄九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后背一僵,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期望,期望大神和她一样,在某些方面的认知也不够。

    拿药盒的那只手,停滞了一下,接着薄九手速很快的把药盒往裤袋里一装。

    连她打游戏的速度,都没有现在的速度这么快。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薄九侧过眸来,迎了身后,秦漠如冰一般的视线。

    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大神,那双深邃的眸子沉到了极点。

    还没等她说什么,秦漠已经伸出手去,直接将少年插进裤袋里的那只手腕,抽了出来,嗓音淡漠的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暴风雨:“这是什么?”

    薄九张了张嘴,喉咙动了一下:“药。”

    “什么药?”秦漠那张俊脸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但是从他身散发出来的冰寒气质,几乎能将周围都冰冻住。

    薄九没有再回答,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秦漠则是看着“毓婷”那两个字,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碾碎了,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那样的话,她会知道,她到底是谁的。

    那样的话,她不会来买这种药。

    那样的话,不会到了现在为止,她都要想着要离开。

    秦漠身形压低,将薄九手的药盒拿了过来。

    薄九眼看着那个药盒在他掌心里一点点的变形,那样的力道像是想要让人摧毁一般。

    可大神的情绪却没有任何变化。

    是因为这样,薄九才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秦漠低下眸来,掌心里攥着那盒药,用从来都没有过的嗓音,对薄九说着:“我让你等在原地,你从来都没有等过,像晚睡觉的时候,我都会在想,那个臭屁到极点的小九同学在做什么,想要早一点天亮,那样能早一点看到她,第一次想要亲吻一个人,又忍着不能去做,这种心情,你应该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才会在这里买这种药。”

    “我……”薄九想要说点什么。

    然而,大神似乎已经打算在听她的解释了:“你是觉得我不认识字,还是不认识这个牌子?既然这么不想在一起,那分开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大神只给了她一个距离感十足的背影。

    那样的背影,薄九在没有和大神熟起来的时候,看过太多次。

    可从来都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有种呼吸不来的感觉。

    外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等到薄九走出去,已经看不到大神的人影了。

    应该是被秦家的车接走了。

    薄九手指攥了攥,目光又沉了下去。

    她那样站在雨里,头发被淋的有点湿。

    后背还是挺直的,只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蔫过。

    像是一只淋了雨的小老虎,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弄暖和一样。

    或许是因为能温暖她的人走了,才会不在乎是不是有水打在身。

    封逸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薄九。

    可以说在他的印象,那个邪气满满的少年从来都没有这个模样过。

    难道是两个人吵架了?

    这是封逸的第一反应。

    秦总呢?

    左右看了一眼,找到人。

    封逸几乎肯定,这两个人确实是吵架了。

    他伸手按了下自己的眉。

    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如果连小黑桃都这个样子了。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心情不好的秦少,今天这一天会是个什么低气场状态。

    估计公司里各大部门的经理,日子要不好过了。

    只是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会闹到这种地步。

    以秦少的性格来讲,算是生气,也会是直接将小黑桃打包带走去教训一番。

    怎么会把她丢在了这里?

    封逸眉头皱了一下,先把薄九带了车,总这么淋着雨也不好,尝试着和少年做沟通:“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买了个药这样了?”

    薄九“嗯”了一声,双眸看着窗外,雨水顺着她银色的发尾一滴滴的滴了下来,她连管都没有管,俊脸侧着,让人看不清表情。

    她现在脑袋里还在回响那句:“既然这么不想在一起,那分开吧。”

    分开,是早晚的事。

    即便不想也没办法。

    她太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不过是一句话,能影响她到这种地步。

    如果等到大神真的知道她的身份之后,皱眉对她,满眸厌恶的时候,她大概会有点受不了。

    薄九伸手,将刘海压住,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她的嗓音都有点沙:“喂。”

    是学校来的电话,之前薄九的住校申请已经下来了,学校那边让她今天拿着行李先过去,算是还要参加赛,学校的基本流程还是要走的。

    实际,薄九已经没有心情去思考对方说了些什么了,不过有点事情做的话,也能分散她的注意力。

    住校的话,等到她离开的时候才不会显得太突兀。

    薄九一直在留时间。

    她太明白一个人突然之间消失,对谁来说都不是很好受。

    但让大家知道,待在他们身边的是一个国际罪犯,估计到时候会吓到贺红花。

    那些事,她都不想看到。

    这一次利用身份回归,也意味着一些人已经知道她回来了。

    这其不缺乏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

    如果让人知道了她的身份,那贺红花也会跟着遭遇危险。

    所以,她必须要离开。

    像当年她纵然再不愿意和她的犬系小宠物不辞而别,也要离开一样。

    薄九还记得,那一晚,她爬阳台之后,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进的他的房间,为了防止她夜袭他,他总是会在阳台弄些花花草草什么的。

    那时候她并没有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潜进房间之后,看着还在床睡觉的他,俯过身去亲了亲他的脸。

    想着干脆把人抱走,反正她的力气很大。

    可薄九很清楚,她的犬系小宠物不会跟她走,他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有自己的家人。

    在她身边看着她每天打字,肯定会非常无聊。

    而且还会遇到危险。

    像她父亲说的那样,黑客少主的身边不适合有朋友…

    外面的雨还在下。

    一滴一滴的打在了车窗。

    路虎的防雨效果非常的好,尤其是军用的,几乎听不到外面任何的雨声。

    但即便是这样,坐在驾驶位置的司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说什么。

    从刚才少爷车开始,坐在了后面,没有说一句话。

    下雨天本来是少爷的禁忌。

    一般这个时候,少爷是不会出门的。

    这一次大概是因为有九少跟着,所以即便是天气不好,少爷好像也没有变现出什么不适来。

    可现在,九少去哪了?

    司机不敢问这个问题,因为少爷的模样,前所未有的让人感觉到了冰寒。

    秦漠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

    从头到尾,他的左手没有松开过,因为那里面攥着一盒药。

    药盒已经被捏到了一定的地步。

    秦漠的手指却还像是之前那样,没有一丝的软化。

    如果没有这盒药。

    他或许还可以告诉自己。

    他在那个家伙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即便是那个家伙藏了很多秘密。

    在他面前,她也会真心相待,并不是那么排斥和他在一起。

    但现在想起来。

    要在一起是他说的。

    可以说是,是他强迫的她。

    在她的心里,或许他并没有多么不一样。

    只是他错以为,她对他,像他对她一样。

    那种感觉像是,你原本自信满满的迈开了脚,却没有发现前面的台阶,一下子踩空了,摔了个头破血流,疼的有些难受一样。

    秦漠左手松开,双眸看着一侧的车窗。

    在车子达到军区大院之后,仍然是那个坐姿。

    安影后刚和贺红花逛完街,本来想今天和九坐在一起聊一聊天,没想到一开车门,只剩下了自家儿子。

    这是?

    安影后挑了下眉头,看向了自家儿子的脸。

    秦漠从车走了下来,也不在意身是不是沾了雨滴,嗓音淡淡的丢下一句:“我累了,先楼。”

    聪明如安影后很快意识到这是出了问题,想要楼去问问怎么了,又觉得当家长的不应该插手孩子们谈恋爱的事。

    进了房间之后,秦漠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解开了自己的衬衫纽扣,将衣服都扔在了一边,然后进了浴室。

    任由着水打在了他的头顶,似乎是想要清醒一点。

    确实也清醒了很多,最起码知道了,那个人的真实想法。

    仔细想想,那家伙有什么好的。

    从来都不肯听他的话,更加没有真的把他放在心过。

    他秦漠什么时候卑微到了这种地步。

    秦漠笑了一声,那笑意却没有蔓延到眼睛里。

    全身的寒气,没有丝毫要散去的意思,反而在他从浴室里出来之后变得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他坐在那里,看着打开的笔记本,脖子向后一仰:“够了。”

    确实已经够了。

    只是话虽然这么说。

    等到秦漠从楼下来之后。

    安影后还是发现了自家儿子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如他在不断的看手机。

    像是在等谁的信息。

    却在看到屏幕之后,双眸又暗了下去。

    好不容易有条消息传来的时候,还是秘书发来的信息。

    “我去下公司。”

    秦漠站了起来,这还是第一次他不想让自己没事情做。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一男生宿舍楼,薄九作为最后一个登机的学生,宿管阿姨的脸色实在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倒也是也没有为难人。

    薄九入住男生宿舍的消息,几乎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一。

    当然,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但凡是宿舍楼里的,总要停下来扫薄九一眼。

    毕竟校草要住校本来是一件让他们开心不起来的事,这个校草还是个电竞明星,这得引去多少妹子的注意力。

    他们以后还有没有希望了。

    倒是也有人看得开,薄九来了,一些事情好做了,如校草生活照五块一张什么的。

    没有人知道,薄九会选在今天搬进来,完全是因为她不想让自己静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