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59第959章发糖漠九

959第959章发糖漠九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这句话一出口。

    瞬间。

    来人周遭的空气冷了几分。

    云虎的脸看去也没有多高兴。

    薄九觉得这人是彻底没救了,连狼都认不出来,不被叼走才怪。

    云虎也朝着这个人看了一眼。

    林风还在呵呵呵呵:“来来来,帅哥,坐下来喝一杯。”

    这自来熟的功夫,也真是引狼入室。

    薄九眼看着林风又喝了一罐酒。

    云虎坐在他的身边,意思下的碰了碰唇,连抿都没抿。

    林风倒是爽快,打着舌头道:“帅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说着,林风又皱起了眉,很认真的往薄九那边一靠,声音放的很低很低:“小黑桃,你有没有觉得这家伙特别像一个人。”

    薄九嗯了一声,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有点。”坐看林风花样作死。

    “嗝!等一下,我想想。”林风晃荡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那表情很严肃,好不容易把视线对齐了,眼神不在那么迷离之后,再对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一把将薄九拽过来,扭头道:“握草草!他怎么在这?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他是怎么找到这来的?这根本不科学!”

    薄九也是腹黑,拿出手机来,浅笑着按下了录音键,示意他仔细听。

    林风还有点发蒙,来回摇晃了一下,才听到那面说:“你在哪?”

    “我,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喝酒了?”

    “我不只只是喝酒了,我还吃了肉!没错!我还见了……我还见了帅哥!”

    “哪个帅哥?”

    “头发银色的帅哥,这些你别管了,哥哥告诉你,今儿不回去了,你自己和自己玩起吧!”

    “头发银色的帅哥?”

    “怎么?头发是银色不行吗?反正你帅!”

    “没有什么不行的,你好好玩……”

    “嘟……嘟……”

    听了这段录音之后,林风的智商总算是被他捡回来了。

    知道真相的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找个地缝自己钻进去,把自己活埋。

    云虎那家伙会找到这里来,居然是他自己说的!

    从进来开始,云虎没说话,而是扫了一眼地放着的空酒罐,差不多十几个,看来这家伙真的是最近没喝酒被馋的有些够呛,才一下子喝了这么多。

    倒是方便了他把人带走。

    “酒是谁给你的?”云虎问了一句。

    林风觉得自己得把气场撑起来,打了个醉嗝:“队长给的,怎么?你还想找队长打架?”

    薄九再次扶额,这智商。

    偏偏云虎只看他一眼,坐在那人旁边,情绪也没有变化,说出来的话却是套路:“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在我面前不敢喝酒,出来之后敢了。”

    “谁说我不敢!”林风又打开了一罐酒,喝酒的姿势非常豪气。

    喝了不到两罐,眼睛又开始迷离了,估计又要不认识人了,否则也不会看着秦漠说:“小黑桃,来,我们去开睡衣派对。”

    说着要朝着秦漠凑过去。

    秦漠左手一挡,眼睛却是看着云虎的:“还不把人带走?”

    云虎把林风拽了回来:“想玩睡衣派对?”

    “嗝,对!”林风摇晃着站了起来。

    云虎把人往门口的方向一带:“回家,我和你玩。”

    林风是怎么被云虎塞进车子的自己都不知道,整个人还在晕。

    看去倒是清醒的,抬起眼帘,一脸坚决的道:“我不回家!我还在离家出走!”

    “那你说,去哪里?”云虎看着前面的路。

    林风看了外面一眼,又打了个酒嗝:“去酒店,不,不行,不能去酒店,我没带身份证,被云虎那家伙知道了,肯定会嘲笑我。”

    “是么?”云虎看着某人迷迷糊糊的样子,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马虎,出门居然连钱包都忘了带。

    林风“嗯”了一声,继续打着酒嗝,过了一会儿,又道:“这条路怎么这么眼熟。”

    “路长的都一样,当然眼熟。”云虎继续转着方向盘。

    林风眯了一下眼,非常豪气:“你说的没错,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我家。”云虎的声线还是依旧的沉稳如初:“你不是想玩睡衣派对?”

    林风点了点头:“对,睡衣派对。”

    说完,他又皱起了眉:“怎么这条路也有点眼熟?我想起来,这是去我家的路!”

    这是认出来了?恰逢红灯,云虎停了车,转过头来,对了某人朦胧的眼。

    林风是没有意识到他那张脸对喜欢他的人有多大的杀伤力,更别说他喝醉酒时的样子,很想让人凑过去亲一口。

    “我知道了!”林风摇晃了一下自己,像是企图坐正身形:“你家和我家是一个方向,帅哥,我们真有缘!”

    “确实很有缘。”云虎重新启动了车子,心道,果然不应该对某人的智商太抱希望。

    林风莫名有点嗨:“我,嗝,我们一定要再喝一杯!为有缘!”

    “可以。”云虎把车子开进了大院。

    林风左右看了看:“军区1所,嗝,弄的好像真的,我们家旁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仿造小区,我怎么不知道。”

    云虎挂了挡,停了车,把林风从车子扶了下来。

    “不,不对,我还在离家出走,这是军区1所,我要走那边……”林风手指了指大门的方向。

    云虎扶着他往前挪了三步:“这边才对。”

    “你是不是觉得我喝醉酒,不会辨别方向了……”林风摇晃了一下头,像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我告诉你,我还能再喝三十瓶。”

    “回房间,我陪你喝。”云虎淡淡扔下这一句话之后,干脆将林风抱了起来。

    两个人,连气息都缠在了一起……

    大院里尽管有别的车辆出入,但是大灯却照不到这一边。

    两人好像在另外一方小小的天地里似的,无人打扰。

    夜色一点点的暗下去。

    傅家别墅。

    此时的薄九深刻的觉得,林风那个傻白甜走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有林风在,最起码她是安全的。

    现在薄九有点不确定。

    空气,大神身薄荷烟草香的独特味道,拂面而来:“你是不是有件事忘了做?”

    “什么?”薄九挑了下眉。

    “帮我洗澡。”秦漠的身体靠近了些,那距离很近,近到薄九一顿,偏过头去看进了那双深邃眼底,自己的腿隔着布料挨着对方大腿的地方,温度越来越高,呼吸之间都变成了对方的味道,仿佛大神的气息都沾染到了她身……

    薄九还没有开口,被人用吻截去了要说的话。

    先是轻轻的舔了一下,那张俊脸离近之后,太容易让人丧失思考能力。

    而秦漠借着这个力道,将薄九直接抱了起来,那样坐在沙发,舌头霸道的翘开了薄九的唇齿,长驱直入,唇舌交缠……

    一点反悔的机会都没有留给薄九。

    那样的吻,薄九也招架不住。

    舌尖勾起的酥麻以及那让人化成水的揉捏,几乎让薄九有些无法呼吸。

    直到大神放开她时。

    她的脑海里还仍旧有好几秒是空白的,是那种欢愉过后的恍惚,酥酥麻麻,从尾骨到全身,像是过过电一般。

    心脏的跳动非常的强。

    更别说她和大神的位置。

    她坐在大神的腿。

    甚至能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抵着自己。

    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再答应洗澡的事,薄九站了起来,难得的耳尖有点泛红:“我去找晓东,让他帮你洗。”

    秦漠当然不会让陈晓东碰他,看了薄九一眼之后,又看了看时间,嗓音有些泛沙:“最晚全国大赛之后,帮我洗完这个澡,你亲自洗。”

    最后四个字,秦漠说的很慢很沉。

    薄九心道,全国大赛之后,我不见得还在这里……

    但这样的话,薄九并没有说。

    对她来讲全国大赛是一个分界线。

    等拿到全国冠军之后,傅家也差不多都回来了,会重新交到贺红花的手。

    那时候,也到了她离开的时候。

    用身份来追击罪犯。

    启动了u盘。

    也意味着,她要重出黑暗……

    秦漠也看出了薄九的漫不经心。

    他并不喜欢她这时候的神情。

    仿佛对一切都不在乎一样。

    可以随时抽离,又能随时结束。

    他和她的关系,可不是那种随时都能结束的关系。

    如果她意识不到这一点,那他让她意识到。

    薄九原本以为自己安全了。

    却没有想到,进了房门之后,刚想给人拿枕头去客房。

    大神将她抵在了墙壁,又是一阵让人全身无力的吻。

    薄九招都招架不住,双腿酥麻的都是软的。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起放到了床。

    薄九的床是单人床,起双人床来,要窄了很多。

    这样的床倒是在一定程度方便了秦漠。

    两个人贴的很近。

    那张俊美到让人心跳加速的脸,在她的眼前。

    秦漠低眸看着怀里的人,连灼热的气息都能在此时挑起人的精神末梢。

    “既然你不想帮我洗,我可以帮你洗。”

    语落,秦漠又将薄九抱了起来,踢开浴室的门。

    花洒刚洒下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是凉水,还没有热,打在身总能引起一阵战栗。

    秦漠手法娴熟的挑开了的那些布条。

    随着布条的脱落。

    水滴一点点的变热。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薄九穿的是黑色的t恤衫,此时被打了水,全部都贴在了身,凹凸有致的让秦漠的双眸骤然一沉。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将人抱起来放在了流理台,双眸深邃的发深

    秦漠看着那一滴滴剔透的水珠从少年干净又妖孽到了极点的脸颊纷纷滑落。

    湿湿的银发打下,贴在耳侧,嘴唇的色泽更加诱人,腰部的线条流畅而柔韧,在水汽下显现出一种蛊惑的颜色……

    水珠仍然在往下滚动,滴落在了秦漠的手背。

    这样的一幕显得格外的暧昧。

    仿佛一场绮丽压抑的梦境,将人的整个心湖都撩拨得不再平静了……

    薄九一麻,想要将人推开。

    秦漠却将人按住,热起来的气息打到了她的耳后,低笑了一声:“你的呼吸也乱了,似乎都在说着想要让我给你更多……”

    水汽越聚越多。

    笼罩著烟雾般水汽,薄九的黑色体恤衫已经被揉的不成模样,被秦漠推到了心脏的位置,薄唇跟着落下,每一个吻都热的的很。

    薄九重重一颤,少女的身体本经不起这样的挑逗,再遇到秦漠,一切都没有防御。

    水滴打下来,秦漠并没有关花洒,而将她最后的裤子踩在低下的时候,腰杆一*,那么闯了进来。

    薄九根本承受不住的那样的*度。

    一切都乱了,又热又麻,水滴打在身,她唯一的支撑点,只是他。

    而这一次,力道前所未有的重。

    他咬着她的耳,胸膛贴着她的后背,让她的双手撑着墙壁,像是在缓和那一下带来的冲击感。

    可是当他停下来的时候,那里却希望他能恢复之前的力道。

    秦漠停在了那,靠近了少年的侧脸,声音有些低:“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离开。”

    薄九柳眉轻拧,白雪般的肌肤在此时一展无遗,尤其是当绕在前胸的布条被解开之后,她真成了一个能迷惑人的妖,连带着的眼角都染了让人想要摧毁的娇嫩。

    偏偏那种咬着唇的倔强,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秦漠将人的腰杆握住,带了哄骗:“那你告诉漠哥,你的黑客技术是和谁学的?”

    “自学……”薄九这两个字从唇间溢出来,还带着尾音,那让诱人的腰线还无意识的动了一下。

    秦漠沉了眸:“你觉得我会相信?”

    薄九并不想继续这种话题,干脆转过脸来,一扬唇角,笑意勾人:“漠哥,这种时候,问这些问题,你不觉得有点浪费时间吗?还是说……漠哥没力气了?”

    “没力气了?”秦漠把人往怀里一按,嗓音都是深到了发沙:“我现在让你看看,我还有没有力气。”

    说着,他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那样炽热的,几乎能将人焚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