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51第951章第,四更安

951第951章第,四更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他看着那位母亲手指颤抖着问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吗?我的女儿真的不会自杀,这是大家对她的评价吗?那刚刚那个人呢?没有受到丝毫的惩罚?那我女儿坚持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他当时回答不出来,像是被扼住了喉咙。

    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一个母亲,你女儿……已经确定了为自杀。

    现在,他能开口了,他可以对得起身这身衣服,告诉那位母亲:“还有办法,我们不会放任任何一个伤害别人的刽子手,逍遥法外。

    秦家。

    薄九已经从电脑前站了起来,她手有足够的证据来替受害者正名。

    她很清楚,一旦程序认定了是自杀,要想推翻会很难。

    她在想着要不要利用身份做点什么。

    可,当她站起来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她更早迈出了步子。

    薄九想,这是这个人区别于所有人的不同。

    这让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即便是不同阵营的人,也会有相同的底线。

    事情的热度没有丝毫的降低。

    这是住在公寓里的女孩乐意见到的,只是处理一些其他事情较麻烦,因为作为凶手的她,秦漠更早发现视频的药瓶有问题。

    她抬起眸来,看了一眼一整天都没有出去的瘦高挑,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你先去国外躲几天,等这边安定,我再通知你回来。”

    瘦高挑不明白:“怎么突然让我走?现在不是一切都在按照咱们的计划进行吗?你放心,那些人怎么都想不到她会是被杀的。”

    “还是出去保险一点。”那女孩眼睛眯了起来:“这件事我们动手动的还是晚了,这个人太难弄,总以为她能伸冤,一直都在等法院的消息,信念根本没有受到影响,是我失算了,我以为她很快会被我所引导,现在结果虽然不错,但带来的麻烦却也大的很。”

    “能有什么麻烦。”瘦高挑不以为然:“那个小区的楼道里并没有摄像头,算有那些人,应该也不会怀疑到我头来。”

    “好了,这件事的讨论到此为止。”女孩手指敲了一下键盘:“我已经替你买了明天的机票,麻烦倒不担心,因为唯一的证物都在咱们的手里,算是有人怀疑你,也没有证据,只是视频本身出了一些错,担心的是秦漠能从这里面看出什么来。”

    “面不是已经来过消息,这次案件,秦漠全程零参与。”瘦高挑眉头动了一下:“不接触案件,什么线索都不会有,等到他接触,咱们的目的也早完成了,担心什么。”

    瘦高挑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秦漠已经行动了。

    不仅仅只是如此,他们更加不知道,秦漠身边还跟着真正的z。

    警局门前。

    这一天,来来回回有太多的人。

    而有一群人,大概七八个的样子,她们的穿着一样。

    从薄九这个方向看过去,看不清楚她们每个人的样子。

    但是她们来警局是做什么的,却能看懂。

    因为她们有人手举着一个很简陋的牌子。

    牌子面只写了两个字,是受害者的笔名。

    她们自发来警局门前,是为了能找到更多知道内情,并愿意为此发声的人。

    来往的人们,并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甚至,没有人能明白,作为一个学习成绩并不好,只关心谁的拳头更硬的刺头青年,为什么跑来这里帮忙。

    连接过那些人手的传单,帮着她们到处去发的薛瑶瑶和封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不会有人明白。

    殷大叔坐在他那辆小棉车里,原本还在叼着烟,看到不远处有卖点,推开车门来,弄了一箱子矿泉水,扛在肩,发给了那些从一开始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要给受害者寻回一个说法的人。

    那些人,不是别人。

    是受害者的读者。

    来的人也并不多。

    可每一个人的目光,却透亮坚定的很。

    要问为什么,这些人会自发的站在这里。

    是因为她们要帮那个已经不能在开口的人,把被偷走的梦想,咬着牙挣回来!

    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世界。

    真正受了伤害的人,被压低在尘埃里。

    侵权,伤,偷走别人梦想的人,却连道歉都不屑。

    这个世界,总该有公理。

    如果没有,她们挣回来!

    全部都是妹子,喝水的时候还在省钱,因为她们心里清楚,这只是开始,她们还要留着钱去和那个侵权者打官司。

    薄九看着这一幕,胸腔间鼓动出了太多的情绪,都被她安静的压在了眸低。

    因为她和大神还有一场仗要打。

    这场仗的名字,叫“善恶终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黑色的悍马车没有停顿。

    秦漠和薄九一起出现在警局的时候。

    正是黄局长面对万难的时候。

    因为他在史密斯分析完一整套案情之后。

    站出来全盘否定了他的推理,并且看向镜头的时候,说了一句几乎让史密斯跳起来的话:“受害者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骤然之间,现场一片哗然。

    史密斯表情都变了:“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他没有想到有人居然会推翻他的推理结果。

    还是在记者招待会,现在这个案子引起很多人瞩目了,这么发言,他没有考虑过影响吗?

    媒体们也不是吃醋的,立刻抓住了重点反问:“难道警方已经找到了什么证据?”

    证据……黄局长的额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还真没有,但是这个场合已经是他最后一次为死者平反的机会,他必须抓住。

    可证据……

    在黄局长快要撑不住的时候。

    突然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那台子的旁边,单手那么撑着,向一跳。

    几乎所有人能想到的有关帅气的字眼,都在这个一刻印在了少年的身。

    银灰色的碎发,像是能反射出光亮来,眸子对了记者:“证据当然有。”说着,少年篇过头去:“黄局,你刚才交给我的证据,现在可以开始告诉大家了吗?”

    黄局哪里给过薄九什么证据,不过黄局不笨,一听薄九这句话明白了少年的意思,心里稳定了不少,抬起眸来,直视着下面的人:“可以。”

    他没想到,他可以两个字一出。

    少年直接走到了管投影仪的人那,把带来的u盘,往笔记本里一插。

    修长的手指,飞速的在键盘敲打着。

    很快,大屏幕出现了一张照片。

    然后呢……

    记者们偏头,等着黄局接下来的说话。

    少年也顿了下来,似乎也在等。

    黄局此时心里真的是沸腾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来摆照片逻辑思维呢!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在记者们皱眉,史密斯要暴躁的时候。

    人群的一侧,响起了一道声音:“如果黄局允许的话,我可以替黄局来讲解这些,为什么会被称之为证据。”

    是秦漠,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拿了一件警察的衣服

    现在穿在了身,还带着警帽。

    整个人都显得笔挺清贵。

    这样的一套衣服穿在身,有资格来阐述证据。

    并且也不会像私服那样惹人眼。

    因为帽檐压低的时候,下面的人,往往只能看到那人唇线好看的薄唇。

    这也是在薄九和秦漠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黄局只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但他也明白这两个人的意思,这两个人现在还是电竞职业选手,要是被人知道了其他身份,说不定会炸了锅。

    秦漠的警服确实是刚借来的,因为在他台的时候,最后一颗纽扣才被他系好。

    只是即便如此,秦漠的气场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反而正因为他穿着一身警服,才越发显得矜贵俊美。

    秦漠没有浪费时间,看了薄九一眼。

    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对之后。

    秦漠开了口:“这一张照片是我们警方在现场取证的时候,发现的掉在地的药瓶,经法医鉴定,死者是过度服用了这里面的安眠药,才会一睡不醒,所以药品里的药一定是受害者致死的主因,不过……”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甚至不用秦漠侧过眸去看,少年已经切换了画面。。

    一个视频的东西出来,直接停放在了受害者喝药的那个画面,然后不断的放大。

    秦漠嗓音很淡:“相信这个视频,在坐的各位都看过,受害者低头服用药物,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住痛苦了,才会选择轻生,两瓶药进行对,虽然都是白色,看去也差不多,但体积确实一大一小,也是说,视频受害者拿的药瓶,并不是安眠药的药瓶,经医护人员鉴定,受害者手拿着的是消炎止咳的药物,并且受害者这段时间一直生病,医生给她开的也是这种药,也是说受害者当时只是在喝能让自己病情减轻的药,怪的是这瓶药这样失踪了,更让人不解的是那瓶原本不该在受害者房间里的安眠药是怎么出现的?我们做了一个推理,受害者的药被人换过,也是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平时喝的药,里面的药片被人换成安眠药。”

    秦漠最后那句话一出来。

    每个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有些人震惊的甚至控制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唇。

    史密斯这时候站了起来:“说到底,这只是你的推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这种个人主观的推理,更是欠缺。”

    “谁说我没有证据?”秦漠嗓音向来淡的,只是气场依旧震人。

    明明是从国外来的史密斯,个头还和秦漠差不多,在他的想法里,对方不过是个二流的侧写师,自己忌讳什么。

    可当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史密斯甚至有一种想要拔腿跑的冲动。

    这个秦漠的存在感会不会太强了一点。

    薄九抽空朝史密斯这边看了一眼,估计一会儿某个自称对心理犯罪学了解甚多,别的心理犯罪学家在他眼里是个二流侧写师的专家,要被大神打脸了。

    秦漠给了薄九一眼神。

    薄九立刻手指一动,调出了之前他们查的所有的资料。

    那边已经有摄像机师傅注意到少年的手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同时打开多个视频窗口,打字的速度非常快,快的让人看了都觉得眼花缭乱。

    几乎是一下秒钟,一个又一个短小的视频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帘。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第九个……

    每一个视频里都会出现同一个男人,又高又瘦,有些尖嘴猴腮,看去并不想是本地,并且行踪十分刻意。

    少年这边放着短视频,调整到一个频率,为的是能让秦漠更好的讲解。

    不得不说两个人的配合,真的干净利落的让人眼前一亮。

    秦漠继续他所要说的:“受害者所住的单元楼里,走廊里没有监控,所以我们扩大了范围,把每一个受害者去过的地方的视频全部都搜集了起来,发现了这个点,这是受害者这些日子以来,所面临的人,有人一直在跟踪她,她大概是察觉到过,却每一次回头时,找不出那个人来,所以在视频,她才会表达出一定程度的不安,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有事情,可那时候受害者以为是小偷,为此还和邻居一起报过案。经邻居证实,受害者没有精神方面的额问题,并且跟踪者真的存在,受害者异性很少,可在她死去的那天,同一个男人在她家里出入了两次,其有一次还是她不在家的时候,被邻居发现了,邻居当时还觉得怪,怎么那人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也没有打招呼,根据时间进行推理,前后两次进房间,一次是在受害者死前不在家时,一次是在受害者死后,所以我们推断,他是那个给受害者换药的直接凶手。’

    给读者的话:四更,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