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47第947章第一千一十六,包饺子,甜

947第947章第一千一十六,包饺子,甜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薄九向来都知道大神的记忆力好。()

    只是帮忙洗澡这种事,已经过去快两天了,怎么大神还记得?

    记得次她给大神洗澡,还在想着反正脱光的是大神,不是她,怎么样也能占点大神的便宜。

    结果一不小心被大神反撩了。

    这一次。

    薄九看了秦漠一眼,得找个安全的地给大神洗。

    秦氏本家,只有张婶一个人在,看见秦漠身后跟着的是薄九之后,脸立刻笑了起来。

    这和公主的反应完全不同,公主是故意在薄九面前走过来走过去的挑衅。

    想一想,一个脸大的肥猫,婀娜多姿的走位,那画面也是让人很想笑。

    “夫人不知道九少会来,不然也不会出去逛街了,不过夫人约的也是贺夫人。”张婶看着薄九一派乐呵的说着:“两个人说是要采购一些战队周边产品,打扮成帝盟粉,到时候好看你和少爷打赛。”

    薄九嘴角带着笑,她家贺女士和安影后还真是发展迅速,这样也好,让安影后带着贺女士多看看,交交朋友,哪怕到时候她不在江城了,她也不至于会孤单。

    张婶还在旁边站着,因为不知道她家少爷会带人来,提前做了肉馅,正在发愁。

    薄九看了,笑道:“张婶打算包饺子?那挺好,最近刚好想吃饺子。”

    这话无疑是给张婶解了围:“想吃好,想吃我这包!”

    “好。”薄九应完之后,把公主拽了过来,打算坐等美食,顺便从大神口里套套话。

    秦漠已经脱了风衣,白色的衬衫被他解出了别样的感觉,衣领那松开,黑色的发也不像刚才在外面时那么规整,有些凌乱,却更显得那张脸轮廓分明。

    接着,他走了过来,拽起薄九的手腕,神情清贵:“想吃饺子,不自己包?”

    包饺子?

    她?

    大神当她是五项全能吗。

    除了制作全天下最赞美食泡面之外,她根本不会别的,牛排倒是会煎,但只限于此。

    包饺子?

    “我不会。”薄九说的认真:“我是厨艺手残党。”

    秦漠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似乎在说,你都会什么。

    高冷的让人有点不服气。

    她还是会打游戏的。

    薄九左脸鼓了一下,没说话。

    秦漠看着她那样子,嘴角勾起了一道弧,走到桌边,嗓音还是淡的:“我包一个,你包一个,照着包。”

    薄九挑眉,大神居然连饺子都会包?

    这么复杂的厨艺?

    老实讲薄九多少有点诧异。

    她知道大神会做饭,但饺子……在薄九心目,饺子这种步骤程序都很多的面食,真的只有厨艺精英才能做。

    不得不承认,打游戏的人,手都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修长白皙又骨节分明。

    大神的手尤其占这方面的优势,即便是其一根手指,还缠着纱布,但并不影响,他包出来的饺子的精美。

    薄九倒是按照大神的流程来的,大神拿面皮,她拿面皮,大神夹肉馅放在面片里,她也照做了,捏的是时候,还捏的很认真。

    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这么专注过。

    只是包出来的饺子,实在是……不太像饺子,扁塌塌的不说,饺子肚还很大,丑的一塌糊涂。

    薄九在那看了半响。

    秦漠还以为她会研究出点什么来。

    一句:“真难看。”

    让秦漠也抬起了头,嗓音淡淡:“蠢。”

    薄九不知道大神这是在评价她包的饺子,还是在评价她。

    她也看到了大神的表情,像小时候一样,非常高冷。

    那时候,他教自己弹钢琴写汉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

    只是下一秒,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大神已经卷起了袖子,让她站在他的身前,然后从背后空出右手来,将面皮拿起,微凉的气息那么打在她的耳后:“拿面皮。”

    薄九反应倒是快,拿了面皮,才发现这姿势不对。

    秦漠却还是刚才的表情,单手握住了薄九的手,沾了沾旁边的面粉。

    那样的姿势,实在是暧昧的很。

    不仅仅是暧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是什么新婚小夫妻。

    薄九看着张婶不断投向他们的目光,想避开这样的亲密。

    偏偏这时候,大神说话了:“现在你手里拿着的那瓶药没有问题,但视屏里的并不是这瓶药。”

    薄九闻言,立刻抓住了问题所在点:“有人换过她的药?”

    “很聪明。”秦漠像是在看她的手,眉头微拧:“手抬一下,这样包饺子会露。”

    薄九恢复了之前的手速,依然没有什么改变。

    只是这时候,薄九注意力并不在这面,而是在案子:“也是说视频里的那瓶药被凶手拿走了,可是逻辑不对,逝世者是喝了视频的那瓶药里的药,才一睡不醒的,而且也检查出来了死因,是因为安眠成分过多,但换药却是在她死后……”

    “没有什么说不通的。”秦漠压低了身形,开始教她捏边:“因为药被换过两次。”

    闻言,薄九眉头一挑。

    秦漠继续说着:“死者最近因为睡眠少,得了重感冒,再加心郁成疾,迟迟没有痊愈,并发症通常情况下都会是咳嗽和咽炎,她每天都在喝药,实际那天会喝药,并不怪,只是……”

    “只是她并不知道那天她喝的药瓶里装的不是消炎止咳的药,而是安眠药。”薄九的思绪向来清晰:“你的意思是熟人作案?”。

    因为只有熟人才会这么了解她平时的作息不是吗?

    可她身边并没有什么熟人。

    “一开始我确实认为是熟人作案,因为只有熟悉的人才会清楚她什么时候出门,可以随时制造跟踪假象,从精神给她不安感。”秦漠眸光深的很:“知道听到邻居的证词,我有了其他的想法,这是一个魔术手法的案件。”

    薄九努力的把饺子角一捏:“魔术手法的案件?什么意思?”

    “惊天魔盗团看过吗?”秦漠的眉头又拧了一下,清贵的脸因为这个动作有了浓浓的禁欲感,怎么包的还是这么丑?

    薄九倒是挺满意,毕竟饺子已经能够立起来了。

    只是接触到大神那种朽木不可雕也的目光之后,又重新审视了一下掌心里的成果,再看看大神之前包好的那一个……美丑立现。

    以防大神让她重包,薄九很快把成果放下之后,拿起了第二个面皮:“当然看过……”说到这里,她骤然顿了一下:“越是离的近,越容易被转移注意力,而魔术是靠着注意力转移,来完成的迹一刻。”

    “还有。”秦漠的气息从薄九的耳边划过:“这些人做的第一个魔术,每个魔术都不是随机,而是被选的,这一次的死者也是一样,凶手很早选了她,然后一点点的了解她,摸清了她所有的习惯之后,才开始动手,这样一来一场处心积虑的谋杀,变成了自杀,还是有话题性的自杀。”

    张婶本来看自家少爷和九少相亲相爱,不想来打扰。

    只是在听到自杀两个字之后。

    忍不住了,才开口说了一句:“少爷是说今天传的那个不,姑娘怪可惜的,听说年纪还不大,这说没没了,家里多难受,最让人生气的是,有一些路人发的评论,还说她这是想要火!”

    “哪里说的?”薄九问道。

    张婶擦了一下手,从围裙里掏出来一个手机:“这面都是,我刚还在看。”

    薄九将张婶的手机接了过来。

    那是一个论坛,原本是书迷帮逝世者建立的,偏偏却出现了一些“分析帝”

    “你说自杀自杀吧,为什么非要让大家看到,我倒是觉得她不过是想让人注意到她,所以才弄了这么一段视频,死了之后话题量自然高,我并没有不尊重她的意思,事实摆着是她做了这件事,关注度都提高了,数据在那里摆着,还有,她的粉丝也是有意思,不是写了她点同人吗?不是后来的有点类似吗?总咬着人不放,反正做为个路人,只想给两个字,呵呵。”

    薄九看完这个留言之后,点进去了那人的头像,看到了她关注的人之后,眼神深邃了几分,黑的有些冷:“张婶,这不是路人。”

    “不是路人?”张婶有点懵。

    薄九嗓音很淡:“这人的关注列表里还有侵权者的头像,明显是侵权者认识的,告诉她下次装路人装的精明一点,这么蠢别出来混,另外人性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张婶听了少年的话,更懵了。

    懵的是,她从来都没有听少年说话这么狠过。

    然而,张婶并不知道,薄九放下的手里,是一个被捏到变形的面皮。

    也是说,更大一部分的狠意,被她转移到了掌心里。

    因为薄九很清楚,这种言论是怎么出来的……李雪。

    此时的李雪已经从警局回到了家,心情实在称不好,毕竟她觉得摊这种事,都是因为原作者。

    打开了交友圈,那都是她之前从原作者那圈的粉。

    说了一句烦死了,小仙女们谁来给我唱首歌。

    那里面立刻活跃了起来。

    还有说:“我也烦的很,这新闻真是没完没了了,作者玻璃心怪谁,死了刚好。”

    “别说话,现在风头紧。”李雪倒是聪明,很快制止了那些人。

    里面大部分都是学生,很快把话题转到了作业。

    实际,这一天谁死了,怎么死的,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无可厚非。

    毕竟,不是谁都想去辨明是非,也不是都有恻隐之心。

    只是,一句死了刚好。

    又怎么转过去,又是一个面孔,声称自己是被原作者冤枉的真爱粉。

    这和**了人之后,装成道貌岸然的渣有什么区别。

    潜入这个圈子,对薄九来说轻而易举。

    早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她已经潜入了进去。

    只是越了解的透彻,越是控制不住涌动出来的戾气。

    她很明白人性是怎么回事。

    可这一次,她要忍。

    她在想后果。

    证据公开的后果。

    逝世者会被迅速的定为自杀。

    真凶不会再被找到。

    只是谁都不明白。

    在这个案子里,真凶有两个。

    如果说夺走逝世者性命的人,是第一个真凶。

    第二个真凶,非李雪这个侵权者莫属。

    第一个真凶好说,抓到好。

    第二个真凶,不用负任何责任,别人说说完事了。

    家里面有钱,强取豪夺之后,自己还是照样该出书的时候出书,该开心的时候开心。

    没有办法活过来的,还是原作者。

    薄九的手一点点的攥紧,连带着薄唇都抿成了一条直线,尤其是她的眼神。

    那种眼神,不该是一个高生所拥有的。

    充满里黑暗。

    那一瞬,连张婶都能察觉到少年的变化。

    更不用说秦漠,他看了一眼薄九的脸,伸手将人拽了回来,嗓音很低:“包不好饺子,拿自己撒什么气。”

    大概是身后传来的气息太明显,才会把薄九从那个思绪里拽回来。

    明明说话的人没有很温柔。

    可大神好像是那样的存在。

    在她快要成为恶龙的时候,总会往回拉她一把。

    饺子还在继续包。

    只是这一次,两个人挨的更近了。

    “还有一点,等我想通之后,案子能破。”秦漠侧着俊美的面容,连带着声音都刚才要磁性了很多:“所以你不用再演变出******的典型人格来。”

    ******典型人格?

    薄九这时候倒是明白了一点大神的思绪,难道大神应该是已经察觉到了她和以前的不同。

    只不过是按照第二个人格的出现去理解的她的存在。

    聊到这样的话题,薄九当然会避开,最关键的是,大神是不通哪一点?

    秦漠的手拖着薄九的手:“视频的药瓶已经被凶手拿走了,也是说我们缺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这是一,第二点,视频的拍摄角度,确实是从笔记本那里拍出来的,并且当时房间里只有受害者一个人,这一点还解释不通,没有人,是谁拍摄下来的她的举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