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46第946章第一千一十五,小糖,安

946第946章第一千一十五,小糖,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仅仅如此。 ”秦漠走到门前之后,回眸看着薄九:“整个楼道里都没有监控,也是说算有人真的跟踪她,也不会留下痕迹。”

    这一点薄九也注意到了。

    所以采取证据才会变得很难。

    “女人的第六感从心理学来讲,并不是没有依据。”秦漠嗓音很淡:“起眼睛看到的,心理学行为会更快来到。”

    作为第一案发现场,少不了会有警方的人。

    即便是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也会留下现场保护的痕迹。

    这样造成轰动的案件,不会是普通部门来负责,自然会交给重案组。

    薄九一进去,看到了神情凝重的黄局。

    “有没有发现?”

    这句话是秦漠问的。

    黄局当然会摇头,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摇晃了一下鼠标:“刚让人查过,没有其他人录像,确实是这台笔记本录下了她的行为,并且从视频角度分析,也是如此,彻底的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还有她临死前的吞药行为,药瓶已经找到了,很普通的安眠药,但是药量多的话,确实能致命,她喝药这个动作,也不是别人强迫她的,这一次你的判断,应该错了。”

    黄局长叹了一口气:“自杀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

    “不是还有百分之一吗?”秦漠踱步走过去,看东西看的很仔细,甚至连茶杯,他都拿了起来。

    杯子里残留着咖啡的痕迹,旁边有一台法压壶,是专门用来做咖啡用的。

    房间里称不特别的整洁,却有着一定的情调。

    杯身写着两个字,加油。

    “这杯子是定制的。”薄九倒是对这种东西熟悉,手指一转,果不其然,杯身下面刻了好几个人的名字,都是单字。

    黄局长嗯了一声:“这杯子是读者们联名送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薄九抬起眸来:“只是觉得被这么多人爱着的人,不会选择自杀。”

    黄局长一顿:“你只是你感情的猜测。”

    他也不想去相信,一个人用这样的方式离开。

    “要找证据。”黄局长见过死者的母亲,她一直拽着他的手说:“你相信我,我女儿不会自杀的,我求求你,相信我。”

    黄局长见过太多这种场面,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对方。

    但从未见过有这样的母亲,这么确认她女儿不是自杀的,让他再找一找线索。

    因为这一点,他才会一直犹豫,连现场都是留有原来的模样。

    可……找不到任何证据。

    当天晚逝世者进来之后,电梯再也没有人到过这一层。

    楼道里没有监控,一切的线索都来源于邻居。

    可那邻居睡的早,是个班族,朝九晚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那邻居呢?”秦漠将杯子放下。

    黄局长指了指隔壁:“这是第二次让他做笔录了,他还得工作。”

    那人确实很忙,抬手看了眼表,有些口干舌燥:“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那天也很正常,没什么可疑人员啊。”

    秦漠和薄九走过来,听到的是这一句。

    秦漠坐在了那邻居的对面:“除了那天之外,最近其余的时间呢?你有没有看到过有什么人来找她?”

    “看到过那么三四次。”邻居回忆道:“有一个长卷发的女人最近总来,是她开的门,应该是她朋友,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大概两天前吧,有个瘦高的男人从她那出来过,我总觉得那人是小偷,有这么五六天了,她还问过我楼里是不是遭賊了,不过这些应该和案件没关系,反正那天正常的很,什么都没发生。”

    秦漠纪录着讯息的手一顿:“我知道了,谢谢您的配合,您可以去班了。”

    那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看向了秦漠:“希望你们早点能破案,这人不错,平时出门,电梯里总打招呼,我这人总忘记带钥匙,老是麻烦隔壁帮我开大楼门,现在走了,我这心里说实话,又觉得害怕又空荡荡的,以后有什么问题,还可以找我,是尽量下班的时间再问。”

    “好。”

    这边,秦漠合了笔录本。

    那边,薄九已经拨通了龟姐的电话,来第一个问题是:“她有没有男朋友?”

    不用点名她是谁,龟姐也知道,声音还是沙的:“没有,她平时写连相亲都少,男性朋友都没有几个,都在老家呢,我也劝过她,让她快点找个男朋友,也不至于自己这么难受。”

    “全部都在老家?最近有来过江城的吗?”薄九问的仔细。

    龟姐不是个笨人:“没有,黑桃,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是有点。”薄九嗓音很淡:“不方便透露,但是作为她的朋友,我想从你这了解一下,她平时的交际情况以及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龟姐像是放松了一些:“她朋友不少,但是通常情况下,不会说自己这些话题,说到底她遭遇了什么,也都是工作的事,她的笔名现实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这大概都是我们写书者的特性,络和生活是分开的,只是这一次的不公,对她打击太大,她有想过和我一样封笔,实际说白了,谁都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但我不相信她会自杀,你知道么,黑桃,她说她始终相信,正义或许会迟到,但它从不会缺席。”

    薄九一震。

    “至于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龟姐眸光微动:“看看她写的字吧。”

    薄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眸光侧过去,发现大神已经坐在了电脑前,右手鼠标滑动。

    他在看故事,电脑主人留下来的word档。

    薄九挂了电话之后,踱步走了过去。

    word档进行的是自动保存。

    由于笔记本没有关过,所以光标停留的位置。

    是她最后打完字的位置。

    那里写这一段话。

    “感觉像是活在地狱,或许是地狱还可怕的地方,但迹的是越是能在地狱里开放的花,越是顽强,我庆幸遇到你们,庆幸在你们的陪伴下,写出了自己想写的东西,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场战役,实际并不是,我不过是遭遇不公之后,在发出最微弱的声音,我希望这样的声音能影响到一些人,我希望她们不要成为饲养野兽和小偷的人,让原创者寒心,我希望她们毕业以后,遇到不公,也能勇敢的发出声音,不要闷在心里,我希望她们知道无论现在多么孤单害怕,总会有一批人穿过汹涌的人潮给你一个拥抱,你并不孤单,正义仍然在,人性无法解读,但我会陪着你们,像曾经你们陪伴过我……”

    薄九不了解这个行业,但最起码的阅读理解能力还是有的。

    “能写出这些字的人,不会自杀,主要的是最后一句……我会陪着你们。”薄九从秦漠这边侧过身去,手指点在了屏幕:“这句话代表着继续。”

    秦漠看了一眼少年的小尖下巴,离着他很近:“很聪明,不过这并不能用做证据。”

    黄局点头。

    薄九手指刚要攥紧。

    秦漠的手按着她的头揉了揉:“不过,没有人能在自杀之前还有心情喝咖啡,并且可以肯定我们之前的推测没有错,有人在接近她……”

    秦漠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响起了一阵掌声。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是史密斯,他仍然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有点英伦风,弄的自己像是什么名侦探一样:“听到了秦少这番略微瘆人的言论,我知道秦少为什么会觉得有人在接近她,无非是因为证人那些有关小偷的证词,小偷确实存在,也进过她的房间,甚至或许偷了她的东西,只是这些和她的自杀并没有关系,第一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人的踪迹,无论是指纹还是其他痕迹,连造成死者逝世的原因也是她自己吃下的安眠药,强行往他杀方面考虑,只会让她难受的人,逃脱制裁,不过华夏似乎在这方面并没有专门的法律,现在侵权者已经被保释走了,并没有受什么影响,这个案件也该到此为止了。”

    黄局刚想说点什么。

    史密斯又开了口,手还多了一张纸:“面下了命令,这个案子由我全权负责,所以还得请组里的外编人员出去,一些猜测到此较好。”

    说着史密斯对秦漠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黄局这个暴脾气真的是有点忍不了了。

    秦漠的神情却很有点漫不经心。

    薄九挑了下眉,毕竟大神这个样子的时候,对方只会更倒霉。

    没想到会对大神的目光。

    史密斯应该是把大神当成劲敌了,所以才会在那耍帅的离近,是想要弄出点针锋相对的意思来。

    只是他并没有发现大神投给她的目光。

    在一定程度,薄九和秦漠还是很心里有灵犀的。

    察觉到大神的视线之后,薄九身形擦过间,左里多了一个东西,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左手抄进了口袋。

    黄局一顿,他倒是知道少年拿走的是什么,他掌心里的药盒。

    只是这药盒是谁让少年拿的,很明显。

    他们想拿着这个证物做什么?

    黄局还看不透,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一天。

    再给这两个人一天的时间。

    如果今天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判定结果还是自杀,那只让逝世者的家长回去了。

    黄局这么大的人了,却有些面对不了那位母亲。

    因为作为一个老刑警,他很清楚这个案子有问题,但是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所有的事,必须要靠依据来说话。

    他希望能够得当那两个人的依据。

    史密斯还在享受自己在秦漠面前的优越感,丝毫没有注意到薄九的动作,笑着道:“秦少的临时证件还是先交的好,你这样不通知我跑来案发现场的行为,让我们在工作都很被动。”

    他这句话的话音一落,重案组其余的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这是想干什么,架空秦少?

    黄局的脸色也变了,非常的难看。

    史密斯还是那句话:“既然是让我全权负责,这种事情不能含糊,秦少,得罪了。”

    这一次,秦漠连看都没有看他。

    唰的一声!

    像是有什么证件从他的脸颊划了过去,直戳在了他身后的木桌。

    入木一分。

    让人不由的被震了一下。

    秦漠本人倒是没什么,带着少年出了公寓。

    黄局气的牙齿痒痒,这个史密斯是来祸害他的吗,他好不容易让那个人成为了他们的重案组的人。

    对方是不想,才只拿了个临时证。

    现在人连证都扔回来,再想给回去都难!

    这个史密斯,不是脑袋里有坑是你姥姥的有问题!

    黄局想到这里,眸光沉了下来,会是他吗?

    那个在秦漠他们接近贩毒贩的时候,被察觉出来的卧底?

    不能确定,所以还是要观察。

    史密斯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异常。

    而此时,走出公寓的薄九和秦漠了车。

    薄九摊开了掌心,那是一瓶药,也是案发现场的证物。

    “你怀疑这瓶药有问题?”薄九问着秦漠。

    秦漠手指又按在了她的伤口,见她不疼了,才道:“没问题,看来已经好了,惊人的恢复力。”

    薄九闻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作为霸道总裁金主爸爸,怎么能败在这种小伤。”

    “你说什么?”秦漠挑眉。

    薄九清了清嗓子,邪佞一笑:“没什么。”大神的耳朵还真是好使。

    “是么?”秦漠慢条斯理的反问:“我怎么听到了金主爸爸这四个字?”

    薄九一脸认真:“你听错了。”

    秦漠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尤其是她认真的样子,有点想捏。

    秦漠也真的伸手去捏了,捏的是脸,放下了饵:“想听我的分析吗?”

    “当然。”薄九知道大神应该是已经查出了点什么。

    秦漠把手收了回来,一脸的清贵:“那讲点诚信。”

    薄九:“我有不讲诚信?”

    大神:“答应要给我洗的澡还没有洗。”

    薄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