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944章 第一千一十三

第944章 第一千一十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网络写手?

    薄九看到这四个字之后,第反应就是之前刺头青年告诉自己和他们同场上的那个女法师,打算买热搜对付某个网络写手。

    她鼠标晃了下。

    后面还有字。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她今天问了我个问题,让我觉得根本没有办法去回答,她说龟姐,那些人为什么不去指责个小偷,却反过头来谴责我?我好好写文有错吗?我维护自己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权利有错吗?我很清楚没有错,但我没有办法去和她解释那些评论,那些说她是在炒作的评论。侵权者先说自己是真爱粉,开始写同人文,后借此为基石,窃取了整本框架,进行了图书出版。我以前还在劝朋友,忍忍,这个行业就是这个样子,人们并不在乎伤害原创者。我总以为,个人的才华是不会被偷走的,可是等到今天,我发现我大错特错,我没有保护好她,我知道她有多喜欢这个行业,就是因为太喜欢了,她总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不怕被抄,也不怕侵权者有多无耻,她怕的是有天,这个行业竟然以支持侵权为荣,那心想要写好文的人呢?她们该怎么办?就活该被偷,还要默不作声?她问这些,低着头对自己说了句,没人在乎。”

    “是的,没人在乎…”

    最后那句,让薄九眉头挑了下,手指微动。

    她上次看到这六个字的时候,还在第五道。

    那个很喜欢趴在她身上的家伙,留给她的信上,还残留着血迹。

    “九,你知道么,从来都没有人在乎那些受到侵犯的女孩会怎么样,她们会说你看,她发育的那么好,怪不得会被人盯上,说不定本身就有问题,她们不会说那个畜生是最有应得。九,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个样子,我每天都在问自己,问到三更半夜坐起来看着外面发呆,我害怕发出声音来,因为旦说了,帮助畜生的人就会出现,他们会说,是你的问题。没有人在乎你在发声的时候已经血肉淋漓了,是的,没人在乎……”

    薄九闭上眼,再睁开。

    眼前像是还能看到那最后句。

    “真高兴,这天下还有你会在乎,九,不,z,以后定不要变成全黑。”

    薄九骤的手指用力,再看向屏幕时,眸光已经变了。

    她的打字速度很快,几个字敲了过去。

    只可惜,电脑那头的人并不在。

    窗外的天,已经开始有了亮光。

    薄九站了起来,从地下室走出去的时候,手里只多了个u盘。

    看来,应该去学校趟。

    看看那个李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大神的礼物,她会亲自给。

    薄九抬起眸来,看了眼挂在客厅上的钟表眼,看睡不了个小时了,干脆直接找了个沙发来睡。

    等到真正天亮之后。

    陈晓东从自己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身校服的少爷正坐在沙发上打哈欠。

    陈晓东愣:“少爷,你今天不训练?”

    “训练,下去去。”薄九站起来,随手拿了块面包片,叼在了嘴里,接着把斜跨的单肩书包拎,抡在了身后,从头帅到了尾。

    陈晓东看着他家少爷这幅打扮,连早餐都顾不上吃了,急急忙忙的跟着薄九出了家门。

    从区域赛开始,薄九就很少出现在学校里。

    于是,当人们再次看到那个滑着滑板,身形修长,头银发的少年时。

    几乎整个中的学生都在沸腾。

    唯不欢迎薄九的大概只有守门的门卫。

    因为这个小子出现,他还得看着墙头。

    他就个人,哪看的到这么多的地方!

    而且今天会不会太挤了点!

    门卫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威严,却被波又波的人群,连续冲击了三次。

    每个捧着脸跑来的女孩子都在说:“你们知道吗?九殿今天来学校了!”

    “真的吗?在哪?我男神在哪?!”

    “拜托,那明明是我老公好吧。”

    “都别争了,全国决赛不是就快要开始了吗?九殿怎么有空来学校?”

    “管他是怎么回事,九殿来了,去捉活人拍照才是正事!”

    “啊,九殿,在那!”

    其中个妹子突的伸手,指向了第五教学楼的入口。

    确实是薄九没有错,那头的银发搭配上挺拔的五官,帅的少年身边的人都有点发懵。

    薄九单手横着黑色滑板,就那么踱步走进了教室。

    “啊啊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任由谁都想不到,以前那个他们最看不上的弯男,竟然真的就打进了全国决赛,还成为了个坐拥百万粉丝的电竞明星。

    如果说以前论坛说薄九是校草还有人反对,现在的话,几乎每个人都默认了这个称号的存在。

    甚至在其他学校说他们这边只有书呆子,没有他们长的帅的时候。

    他们随手个截图,无论是少年打游戏的样子,还是少年叼着棒棒糖看书的样子,都足以团灭对方群校草。

    “这也是我们中的,书呆子吗?”

    并不!

    每个学校的妹子们都在说:“校长,你欠了我个黑桃z,如果大黑天在咱们学校,就算是下雨打雷,我也坚决不会拖课,天天来报道!”

    羡慕中有这样的校草,几乎成为了最近学生们的口头禅。

    所以当薄九步入校园的时候,可想而知那会是个怎么样的场面。

    “真是无聊。”人群中的个女孩嗤了声,和薄九擦肩而过之后,冷嘲热讽了句:“不就是打个游戏,脸长的好看了点,这些人至于这么追捧吗?都忘了他以前什么样子了,根本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

    站在她旁边的朋友顿了下:“李雪,你这样说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李雪撇了下嘴:“这种人搞不好平时比赛也会作假,我上次和他打了把游戏,他的技术也就那样,还职业选手呢。”

    “就是。”两三个和李雪关系不错的人说了话:“根本不合格,还玻璃心的很,听说受不了粉丝说他不好。”

    李雪笑了:“这不就和某人样吗,好了,今天晚上咱们继续在群里玩,我爸那边都帮我准备好了,以后不只把我写的这本书出了,把你们写的那些东西也都出出,至于那个人,气死她,哈哈哈。”

    “群里那些人没察觉吧?”

    “察觉什么?他们可是支持我的,知道了这件事也觉得是那作者玻璃心,侵权的多了,就她委屈?今天我也不爽,会儿进群里,让他们唱歌给我听,这些孩子好哄的很。”

    “李雪真有你的,不过我听说那个作者好像有点不服软,我们真的没事吗?现在侵权都要走法律程序的吧。”

    “有我爸在,怕什么,等热搜上来,我让她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

    “这样真的没事吗她的粉丝挺多的。”

    “粉丝多有用?不照样都向着我这边,放心吧,咱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都研究过,没事,大环境都是这样,她能折腾出什么火花来。”

    “那就行。”

    三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洋洋得意。

    她们还在想着要怎么进步的气死原作者。

    反正有人帮她们。

    她们现在的定位就是“被原作者污蔑的真爱粉”

    没有人会把她们往同行这个方向想。

    那原作者也傻,谁让她非要说出来。

    说出来不就是和她们对着干吗?

    真是找死。

    不过,李雪薄唇勾,她以后也是个作家了,等她爸把她包装下,让她火起来。

    以后谁知道那女人是谁。

    对了,如果以后那女人还敢扎刺。

    她就说对方是想借她火就行。

    这招可是百试不爽的。

    李雪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她说的话,已经全部都被录了音。

    而录音的不是别人,正是薄九。

    至于录音的东西是什么时候放在李雪校服上的,这对薄九来说并不难。

    擦身而过足以完成。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响动,薄九坐在教室里,看了眼刚刚走进来的英语老师,手指滑,登录着讯息,正打算把这段录音发给龟姐。

    却不想,那边比她更快的发来了条私信:“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是什么意思?”薄九手指顿。

    那边没有再传来消息。

    直到节课上完。

    是条哭着的语音:“她撑不住,走了。”

    薄九突的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打着字:“把你手机号发给我。”

    很快串数字就出现在了页面上。

    薄九直接打了过去:“你在哪?”

    “警察局。”龟姐的声音听上去很沉:“他们说她是自杀,还说她和什么祭奠有关。”

    薄九的双眸缩:“少女的祭奠?”

    “是。”龟姐沙哑着嗓音:“我不相信她会自杀,她连化疗都能抗住,怎么可能会扛不住这些东西。”

    薄九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眸光放的有些空。

    电话那头是龟姐越来越低的哭声。

    没有别的。

    只是哭声。

    还有句:“我不相信她会选择这样的方法结束这切,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以前的薄九抱着那具尸体的时候,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

    到底有多么难受。

    才会用这样的方式结束?

    这个世界不值得你留恋的吗?

    哪怕点点?

    在那之后,薄九去找过心理医生。

    医生抽了根烟,只说了句:“大概是太绝望了。”

    薄九看着手机,哪怕到了现在。

    还有人在那个网络写手的下面留言说。

    “就你委屈,是没东西可写了吗?”

    “我觉得就算对方真侵权了你,你也不应该这样。”

    薄九闭上了眼,有那么瞬间,她在想过去了这么多年,她怎么还是这么没有用,又让这样的事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却没有点能阻止的能力。

    为什么不变成全黑。

    和那些人样,才会活的快活。

    这是薄九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哪怕你是黑的。

    我也宁愿你活着。

    但薄九很清楚,些人不会,她们找不到出路,情愿选择了解,又或者扛着这些东西,走下去。

    从学校到警察局的路程并不远。

    薄九看到的是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龟姐。

    眼泪像是止不住,没有哭声,就是止不住而已。

    龟姐看着赶来的少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大概只是想要说。

    “她还答应了我,要去和我起去看你打比赛,她说她想要看看我喜欢的偶像,到底好在哪里,她还说要陪我去买件裙子,她……”

    最后句话。

    龟姐没有说完。

    薄九伸手,将那个双肩微抖的人,抱进了怀里。

    失去太痛苦了。

    尤其是失去从小到大的挚友。

    那个女孩,曾经教会你,要善待她人。

    可她这生,都从来都没有被人善待过。

    薄九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指尖陷入了掌心里。

    龟姐的哭声没了,却还在说:“她还打扫了房子,说要让她妈妈看看,她在外面过得很好…”

    薄九闻言,突的抬起了眸:“你是说她打扫了房子?什么时候打扫的?”

    “昨天晚上。”龟姐沉寂在自己的情绪了,回答也是下意识的。

    但是薄九的问题却从来都不会是下意识的。

    有谁会在自杀之前还打扫房间。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

    薄九走到旁,熟练的按下了串号码。

    接电话的人,正在擦头发,水滴顺着尖尖的下巴滴下,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穿了身棉质的居家服,眉目清隽。

    温雅如玉四个字用在他身上最合适不过。

    不是星野,还能有谁。

    薄九嗓音压的轻:“星野,我需要你帮我查下……”

    后面的话,薄九说的就更沉了。

    星野听完之后,把毛巾放在了桌上,好看的眸子带出了盈盈的光:“你觉得她并非自杀,而是他杀。”

    “是。”薄九没有否认:“所以需要你找出更多的详细资料来证明我这个想法。”

    “好。”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