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942章 第一千一十一,看九小时候的照片 ,安

第942章 第一千一十一,看九小时候的照片 ,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贺红花爽朗的嗓音从门外传了过来:“九,快下楼,饭好了。”

    薄九调整完气息,带着笑意开了口:“好,我们就下去。”

    贺红花还熬着汤,得了应声就下楼了。

    薄九的身手向来利落,就是那个之后,双腿着力差了点,但这并影响她起身。

    只是刚站起来,那属于另外个人的东西顺着白皙的长腿蔓延下来的时候,让她不由的顿了下。

    秦漠也看到了,原本系着衬衫的修长身形,半弯下了腰,从旁边的纸抽里抽了两张纸,手指捏了上去。

    擦了两下之后,干脆将薄九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洗完澡再下去。”

    这次,薄九倒没有拒绝。

    洗澡的时间不会用很久。

    秦漠卷着衬衫袖口,把人洗了个遍之后,再拿过毛巾来将人裹,气息跟着传了过来:“冷吗?”

    薄九摇了下头,银色的发上还滴着水,大神这给人冲澡的动作,实在称不上温柔,大概就是把她往淋浴下面扔,然后再抱回来。

    那瞬间,薄九想起了大神把公主往浴缸里扔的场景,基本样。

    药还是要上的。

    薄九就趁着大神只手给她系纽扣的时候,帮人上好了药,缠上了纱布。

    不过,这也确实证明了大神的手不能碰水的说法。

    刚才大神都是只手在沾水。

    之前的衬衫和长裤都不能穿了。

    薄九换身居家服,头发被擦的半干,松软软的发蓬,显得年龄更小了些。

    秦漠看了她眼,又有了种错觉。

    好像他以前经常看到她这个样子,毛茸茸的坐在床上,刚从水里捞起来,非常的不乖,就是是缩小版本的她。

    秦漠再次告诉自己,某人不是公主,不能用养宠物的方式来养她。

    虽然他也很想把某人变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这样走到哪里,他都可以带着对方。

    不过,这并不现实。

    两个人前后走下了楼。

    到底还是速度,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菜却早就都上了桌,八个家常菜个汤,看上去非常可口。

    大概每个父母都会在外人做客的时候,把孩子小时候的相册拿出来。

    贺红花也不例外。

    两岁之前九需要掩盖性别,并没有留下多少照片。

    从两岁之后就渐渐的多了起来。

    贺红花指着那其中张照片道:“这是她被送去幼儿园之前的照片,哭的那叫个凄惨。”

    “可爱!”安影后无疑是喜欢小孩的,尤其是从小就长的这么萌的,更加让人爱不释手,俨然已经忘了桌上的菜肴。

    还是贺红花发现那两个人下来了,笑道:“快坐下吃饭?怎么头发还是湿的?”

    这句话问的是薄九,薄九答的也自然:“洗了个澡。”

    贺红花不疑有他。

    安影后却抬眸朝着那两个人的方向看了眼,重点是看她家儿子,真是乱来。

    秦漠从容不迫的很,从侧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薄九更是嘴角还挂着笑,邪气十足。

    这样子还真是看不出来到底是谁占了谁便宜。

    难道她儿子才是下面的那个?

    安影后越看越有这个可能,摇了摇头,把相册递了过去:“你看看九小的时候,是不是很可爱。”

    她这样做是在提醒自家儿子,要争取主动权。

    秦漠确实很想看看那家伙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手指从照片上划过,看着相册里的小孩。

    奇怪的是,刚才想过那么多有关某人小时候的样子,却在看到这些照片之后,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秦漠的眉头轻轻的拧了下,侧脸清贵依旧。

    两位家长自然而然的就在饭桌上说起了这两个人小时候的趣事。

    薄九边吃边听,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毕竟她的犬系宠物小时候是什么样子,她比谁都清楚。

    基本上就是个尘不染的洋娃娃,看到谁都不搭理,会经常让同龄的人觉得,怎么那个小孩比自己干净这么多。

    “说起来也怪我,那个时候总让他颜色鲜亮的衣服,很小的时候经常被人当成小女孩。”这话是安影后的。

    薄九对于这点,非常感同身受,那时候第次见大神,她就以为是对方是个洋娃娃来着。

    完全没有从性别男上想过。

    安影后笑眯眯的看着少年:“九小时候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薄九看了眼坐在她旁边正在拧着眉头吃饭的大神,忍不住的想笑:“我和大神不样,从小就没人觉得我是女孩。”

    闻言,秦漠放下竹筷来,漫不经心的朝着她这边看了眼,那意思仿佛在说,是不是欠收拾了?

    薄九笑意更浓了,接触到男人的目光之后,话锋转:“不过我小时候最好的小伙伴有个长的特别像女孩,第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洋娃娃,那时候对西装也没概念,就知道他头发上匝了个小撮撮,应该是个女孩,又白又漂亮,高冷的很,总是忍不住想找他玩,还想和他起洗澡,每次都被他嫌弃,有次我翻墙,翻到他浴室里,才知道他是个男孩,怪不得那个时候,总是我扑上去,他就拧眉。”

    “匝个小撮撮!”安影后眼前亮:“我以前也很喜欢给漠儿匝,只是后来他自己擅作主张把头发剪短了,想匝都匝不了”说到这里,安影后顿了顿:“九,你别看漠儿现在这样,小时候他也是很萌的。”

    “我相信。”薄九也觉得她的犬系宠物很萌,高冷萌。

    安影后聊的开心:“听起来你和你的小伙伴关系很不错,现在还有联系吗?”

    “算是有吧。”薄九吃了口菜。

    安影后闻言,朝着自家儿子看了眼:“那也就是说是青梅竹马咯。”

    “嗯。”少年并没有否认,甚至答应起来还有些爽快。

    听到这个嗯字之后,秦漠原本抬起来的手,又放了下去。

    他并不是很喜欢青梅竹马这种形容词,因为那意味着某人的部分人生,他从来都没有参与过。

    更何况是他们现在还有联系。

    想到这里,秦漠的手攥了下,胸膛间有些发紧。

    现在还有联系?

    会是谁?

    这家伙身边无非就那么几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秦漠的脑海中窜出来的第个名字,就是星野。

    他很不喜欢这种推测。

    可之前的那些事都在他面前摆着。

    包括这个人看到星野的反应,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用那样的目光看过谁。

    带着不被察觉的留恋。

    个人到底好到什么地方,占了对方多重要的位置,才会让人留恋。

    秦漠的眸光渐渐的黯了下去,再抬手的时候,浑身的气息冷了许多。

    整个人都像是泼了盆水。

    连带着呼吸都有些凉。

    所以才总是想要逃对么?

    秦漠胸口紧,连带着下巴的线条都跟着有些生硬。

    薄九坐在秦漠的旁边,侧过眸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漠这个样子。

    大神这是心情又不好了?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之前在房间说的那句话?

    那样的时间,确实是不适合回应。

    可即便是能回应,她怎么回应?

    旦让大神知道她就是。

    肯定会觉得是她欺骗了他。

    不过,这件事,也是她在隐瞒。

    即便有天,切都摊牌了。

    得来的是他的抵触,她也做好了准备。

    因为不想看到原本深邃的眸光里充满对自己的厌恶,倒不如少点厌恶的来源。

    薄九顿了顿,夹了块牛肉放在了大神的盘子里。

    她记得牛肉是大神少数喜欢吃的食物之。

    看到盘子里突然出来的肉片之后,秦漠眸子里的冷意才褪了下去。

    贺红花见状,笑了起来:“秦漠这是喜欢吃牛肉?那多吃点。”

    说着,也夹了筷子放了过去。

    薄九眼看着大神顿,礼仪还是周到的,丝毫不会让贺红花感觉到有什么不愉快的。

    只是在他低头的时候,用筷子把其他牛肉往前拨了拨,然后挑出了她夹的那块,放在了嘴里。

    大概是因为他的眉头微拧着,所以看上去才会显得非常认真。

    那样的认真,很像是小时候他看着坐在床上的她,拿过毛巾来就替她擦头。

    还警告她不要胡乱进他的房间。

    薄九从那之后确实没进去过,就在阳台那看着他写东西。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觉得怕他养的植物全部都被她祸害光。

    他开了窗户让她进去,还说只留她个晚上。

    薄九那天洗的特别干净,就怕再被她的犬系宠物嫌弃。

    好在宠物只是很高冷的把棉被掀开,让她躺着别乱动。

    让薄九不动有点困难。

    不过那时候犬系宠物的声音就很好听了。

    摊开他的童话书,给她念着睡前故事,有的时候还会伸出手来,给她拨下头发。

    并且很认真的告诉她,只要她不去找隔壁的威廉玩,他可以天天都给她讲故事,还让她睡他的床。

    薄九觉得这个问题太好抉择了,威廉和她的宠物比,她肯定会选她的宠物。

    那时候他不让她做很多事。

    包括在他的床上吃薯片。

    但是她听完故事,肚子饿的时候。

    他总会高冷的扫她眼,然后下楼去把吃的拿上来,像个小王子。

    那时候他已经把头发剪短了,穿着棉质的小睡衣,五官还是比她漂亮,身上软的很。

    确实是不能凭借小时候来评价个人。

    薄九怎么也想不到明明直比她还软的犬系宠物,现在棱角分明的让人有些恍惚。

    要说哪点没变。

    就是那双眼睛。

    薄薄的眼皮下面,是双狭长深邃的丹凤眸,从小到大都给人种不同于其他人的感觉。

    “很好看?”熟悉的嗓音传过来的时候。

    薄九挑了下眉:“嗯?”

    “从刚才你就直在看我。”秦漠趁着贺红花去盛汤,侧过脸去在薄九的耳边打下了片微凉的气息:“是在想什么?没有睡够?”

    薄九脸皮也厚了,对付大神这种套路深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话。

    只是下个问题,让她顿了下。

    因为大神问的是:“这个青梅竹马就是上次你告诉我的那个心机b?”

    心机b?听到这个形容词之后,薄九忍不住的有点想笑,但为了不让大神看出什么来,还是很认真的点了下头。

    秦漠看着她,眸光深邃:“以后离他远点。”

    听到这,薄九笑的双肩都有点抖了,原来长大了的大神这么敌对小时候的自己。

    秦漠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在笑什么。

    到了最后这场晚宴结束之后。

    他都没有得到个明确答案。

    这让秦漠比来时,身上的气息冷了个度。

    只是,再如何的心情不好,秦漠都不会在贺红花面前表现出来。

    最厉害的还是安影后。

    这点连陈晓东都佩服。

    毕竟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夫人有和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的。

    安影后是第个。

    并且那两个人似乎越聊越投机。

    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变化。

    这次安影后回来,除了最主要的为了自家儿子,还有点是有个角色真的太适合九了,她想试着游说下对方,看九会不会答应。

    不过很显然,今天并不是个好时机,儿子在,她就算提了也抢不到人。

    吃完饭之后,安影后站了起来,笑意娟娟:“太晚了,我和漠儿今天先回去,贺姐姐,我们改天再约,可以起去看这俩孩子的比赛。”

    “没问题。”贺红花答应的爽快。

    出门的时候,原本是大家起在送安影后他们。

    秦漠丢下句:“我有点事,要和九单独谈谈,你先回去。”就带着薄九走到了旁的岔路上。

    别墅区都会有岔路,像这种绿化好的地方,都会在树叶茂盛的地方,安装个路灯。

    灯光的余晖打在秦漠侧脸上的时候,是迷惑人心的帅。

    薄九忍不住的说了声妖孽。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漠突的将人按在墙壁上,撩人的气息打在了她的脸上:“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