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936章 第一千零五,六合一,标题不会

第936章 第一千零五,六合一,标题不会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谁都知道这刀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最后击爆发力十足,直接抢了对方辛苦打到残血的主宰boss,成功捕获到了飞龙!

    “我靠,对面那刺客是开外挂了吧?这样也能抢?”

    “我刚已经被他杀了两次了,好委屈!”

    “别啰嗦,先杀!”

    主宰boss这有五个人,虽然都不是满血。

    但是有坦克有远程射手还有团控法师,全部都朝着薄九的方向拥而上。

    薄九看着手机上的游戏地图,并没有往回逃。

    原因很简单,回去的路上有两个人,个坦克个法师,她往回走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直接侧身掠向了对方的野地,利用野地里草丛和墙壁,完美的避开了射手射来的远程攻击炮。

    “这小子玩的也太大胆了!”

    “堵他,必须把这个刺客堵住!”

    然而,薄九怎么会那么容易让他们堵,逃跑的时候,还不忘扔个飞刀过去。

    连串飞了两个人,统统都被她减了速。

    眼看着就要逃了。

    洗头小哥个抬手,擦头发的毛巾不小心,下子遮住了少年的眼。

    薄九第个反应,就是完了。

    果不其然,复活的队友没有给她支援,就只和她墙之隔。

    对方个残血,个半罐血,大招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也就是说,这时候如果他们这边的射手和法师起上,对方肯定无能为力。

    但没有人配合,甚至没有人救她。

    薄九坐起来的时候,手机上的游戏人物已经在城中心复活了。

    女法师还在那不悦的道:“大家都回来了,你个人冲上什么冲,被人围了吧。”

    “李雪,他抢了主宰boss,你就只看到他被围,没看到他抢boss吗?”玩坦克的女孩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技能都放反了的人是你,不是他。”

    女法师顿了下,那声音还带着无所谓的口气:“这么说,晴你还觉得我说的不对?那你让他自己打打,看看会被对方围杀多少次。”

    女法师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

    薄九真的自己单上了。

    说是单上也不尽然,最起码前面有飞龙,身后有兵线。

    相当于有了坦克帮她抗塔。

    对方下路的护城塔已经被薄九打成了空壳,男射手还在中路:“不参团,还非要走偏路。”

    “谁说不是。”女法师冷呵了声。

    看着地图上,对面的五个人全部朝着那个坑围了上去,又加了句:“这根本就是找死好吧。”

    “不,不对劲儿!”

    反而是对战方有个人反应了过来

    是因为他平时看职业竞赛,现在只注意了点。

    那就是眼前这个刺客的经济,高出了他们的倍都不止!

    也就是说,同样的游戏角色,对方的攻击力会比他们高上很多!

    “不要去……”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游戏里的音效就响了起来,k,o,杀!

    “瞧,死了吧。”女法师耸了下肩:“还说自己不是坑。”

    可她说完之后,脸色就变了!

    因为游戏里,第二道音效紧跟着响了起来,双,杀!

    双杀?

    什么意思?

    刚才死的不是那个坑,而是对方的人?

    不仅如此,那个坑还口气杀了对方两个人,就在这种被对方五个人围困的情况下?

    男射手倒是心态挺稳:“也就二杀了,接下来他是逃不了了,不过他的运气还真不错……”

    男射手这样说,就是想要给自己和女法师台阶下,把切都归结到运气上去。

    然而,薄九根本不会给他们这个论证机会。

    身形向后撤,撤到草丛之后。

    对方的人还在喊着:“靠,居然又躲过去了,坦克呢,会放大,蹲他!”

    说这句话的是对方唯仅此的个攻击输出。

    他并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刚落,原本往右侧跑的那个刺客个抖动,变化身形之后,直接贴身横扫。

    顿时间。

    第三道游戏音效也响了起来!

    三杀!

    然而还没有完!

    薄九个侧身,飞刀直入,减速击杀。

    对方的刺客连走都没法走,更不要说逃。

    唰的道剑声落下,四杀!

    此时的音效是不同的。

    无论是对方,还是这边给薄九剪头发的理发师,都已经看的有点傻眼了。

    刺头青年更是张大了嘴:“这,这样也行?”

    薄九嗯了声,手指又是个旋转。

    刺头青年提醒道:“不走吗?都残血了!”

    对方是坦克啊,打不动吧。

    “有龙不走。”薄九的手机来回切换了几下,似乎是在换装备,那闪而过的画面残影,看的刺头青年阵眼晕。

    刺头青年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残血还打,对方可是坦克。”

    “他没大招了。”薄九的语气很淡。

    刺头青年有点懵,不是吧?!连这个都记得?!还让不让对方愉快的玩耍了!

    “有的时候玩游戏,不逃就不会死。”薄九说着,已经提剑冲了上去,阵横扫,杀的对方措手不及。

    那坦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打成了残血。

    原本以为这样就完了,毕竟身后就是他们的城中心,只要他回城就能满血。

    没想到就在他刚走回城的那瞬间,记飞刀直接戳了过来……k,o!

    五连杀!

    刺头青年看着这幕,硬生生的倒抽了口气。

    女法师和男射手在此时更是僵在了原地,毕竟游戏里的音效,谁都听得到,1v5,在高地被人围了,居然还能五连杀!

    这次,他们再也说不出什么对方不过是靠运气的话了。

    气氛那叫个尴尬。

    因为眼前的所有切,包括那道长身玉立在屏幕正中央以及碎掉的城池,都在狠狠的打他们的脸。

    这场比赛赢了。

    不仅仅是赢了。

    所有人都感觉,是被黑衣刺客的操作秀了把。

    尤其是最后这段高地五连杀。

    对面的人忍不住的狂加薄九,想要拜师。

    薄九没有同意,直接转手把手机还给了它原本的主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在想什么。

    这场比赛,打的并不轻松。

    甚至有几次,她需要靠逃来保命。

    她在打职业赛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

    因为无论是她出现在哪里,战队里的人都会火速支援,她不需要逃,只需要快准狠的切入。

    尤其是和大神在起组队的时候,更是如此。

    薄九想,她大概明白了当初封逸所说的那句:“你还需要再磨练下”是什么意思。

    玩英雄,个人确实能带飞全场。。

    但真正的电竞,不是个人的游戏

    而是像大神那样,个人的时候能秀飞全场,团战的时候又能配合发挥。

    看来,全国比赛之前。

    她最欠缺的东西,是时候改改了。

    这边,削薄了银发的少年,勾着嘴角站了起来。

    那边,刺头青年想了想,打开了微信讨论组,脸上通红的说道:“对不起,其实刚才那局,不是我打的,我玩刺客并不好,不过我可以玩坦克,就算是坑也能挡在你面前,让你有时间逃跑,我的意思是说,这样你还愿意和我起玩吗?”

    实际上,如果刺头青年不说,谁都不知道他是找别人来替他打的。

    毕竟所有的人都还沉寂刚才那让人震惊的五杀里。

    但对于刺头青年来说,他浑身没有个优点,学习不好,长的虽然不错,但是脑子不好使,又喜欢当老大,就连玩游戏,他都玩不过中的老大。

    后者对他来说,真的是种暴击。

    二中和中的仇恨,你们根本不懂。

    谁更厉害,这有关尊严!

    对比了下,他还没有对方长的顺眼,毕竟现在已经开始流行小白脸了,他这种硬汉大家也都不萌。

    不过,他知道,有点他得遵循。

    事情原本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他也是想装个x,所以看到了少年之后,就想要赢把。

    但,那时候他也想好了,赢了就告诉对方真相。

    他这个人就算是再混账,也不会骗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也是因为这点。

    薄九才会觉得这个中二很值得交。

    微信讨论组里先是安静了秒钟。

    紧接着,那个玩法师的女孩李雪的声音就蹦了出来:“我就说嘛,像你这样的坑,怎么会打出这样的操作来。”

    “打游戏也是要看智商的,李雪,你就别为难他们二中的学生了,能想到找个人来替他打已经很不容易了。”很明显你说这句话的是那个男射手。

    刺头青年手指攥,没说话。

    薄九侧过眸去:“这是你第二次把脾气忍下来了。”

    “没办法,她们是朋友。”刺头青年垂下头的时候,有点像个大型犬:“否则你觉得以我的暴脾气,会不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吗?哼哼,真的是侮辱我二中老大的名号。”

    薄九挑了下眉头,还未开口。

    就听那边又有声音发了出来:“你现在哪?”

    “外面。”刺头青年的声音还是闷的。

    “过来我家。”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很冷,说出的话却是暖的:“谁非要让你玩游戏玩的好了,还不快点和我起补习,大学不想上了是不是。”

    刺头青年眼睛都亮了:“我现在就过去!”

    女孩明显是为了要把场子给刺头青年找回来:“有些人确实很聪明,但你给我记住,我就喜欢你这种笨点坑点的。”

    “嗯,嗯!”刺头青年不断点头。

    薄九仿佛看到了某中二竖起来的两只耳朵,真的是……他二中的那些小弟知道他这个样子吗?

    不过……

    “听语气,你们俩认识?”

    “个小区的,就是以前直不太熟,后来,才熟起来的。”说到这儿,刺头青年掉过头来,拍了拍薄九的肩:“听说你喜欢秦少都喜欢到丧心病狂了,还是没有打动秦少的心是不是。”

    薄九:……你听谁说的?还有丧心病狂这个形容词是这么用的吗。

    “老实说,我以前特别看不上你们这种……那叫什么来着,喔对了,弯的。”刺头青年皱着浓眉:“不过你不样,你点都不娘娘腔,作为二中的老大,本来不应该和你说这个的,毕竟能把你们消灭掉,是我校直以来的大计,但这次不样,我觉得你们中最近有点问题,你不要总是顾着追你的男神,忘了你作为中老大的使命。”

    薄九:……什么叫做中老大的使命……这中二的对话!

    “什么问题?”薄九问的随意。

    刺头青年摸了摸下巴,道:“有人想要买热搜,就刚和咱们起打游戏的那女孩。”

    “买热搜?”薄九眉头皱:“个高中生买什么热搜?”

    刺头青年摊手:“具体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她的攻击对象是谁,个网络作者,好像都抑郁了。”

    薄九抬眸:“这种事为什么要告诉我?”

    “你不是电竞偶像吗”刺头青年撇嘴:“偶像就要发挥自己的力量,让喜欢你的人学点好,你说的话,应该有人相信,我女朋友还挺喜欢那个网络作者的。”

    薄九挑眉:“你女朋友?”

    “就刚才玩坦克的女孩,是不是很漂亮。”刺头青年满脸的娇羞。

    薄九声音懒懒:“人不过是叫你回家补习,怎么就成女朋友了?”

    “你没听见她说她喜欢我吗!”刺头青年摇了摇头:“算了,你这种不经常被表白的人,是不会懂的。”

    薄九:……

    “讲真,你们中不只是这点问题,你这个全校第,大概意识不到,反正挺麻烦的。”刺头青年说着又爆出来个料:“上次我看到你们中的有个人和地头蛇在起,好像是当了小三,帮着对方在做什么事,那地头蛇最近好像在做什么大买卖,总之很赚钱,不过危险的是,我上次跟我老子去应酬,听到他说什么,只要把学校拿下,赚的钱就会不止这么点,说起来,你们中的不应该都是只会读书的呆头鹅吗,怎么比我们二中还乱。”

    看似没有重点的话,透漏出来的信息却非常的多。

    薄九不动神色的把这些东西都记下,抄着裤袋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我还有事,要先走。”

    “行吧。”刺头青年道:“我再去应酬的时候,会帮你看着点你们中的学生,我可不想我和你还没有交手,你那边就挂了,恩人。”

    等到薄九走了之后。

    微信群里有人问:“刚那刺客到底是谁,我录像了,放到了网上,有人说这刺客简直能秀到飞起来,求问是是谁!”

    刺头青年想了想,打了个id名过去:“黑桃z。”

    顿时间,微信讨论组就炸了!

    “黑桃z?天!竟然是我九殿!他还在吗?他还在吗!我要表白!”

    “怪不得上场就拿首杀,果然是我大黑桃的作风。”

    “还阴搓搓的偷了龙,太无耻,太帅了!”

    “对方肯定特别郁闷,所以说有大黑桃的时候,千万别打龙,打龙毁生啊。”

    “刚李雪还说大黑桃太坑……”

    被点名的李雪顿了下,接着又道:“不过是玩个游戏,职业选手当然比我们这些普通玩家打的很好,说实话这些什么打电竞的人,我也不都认识,但我不太喜欢这种电竞选手,我可不是带着什么个人色彩,只是觉得这些人都把学生带坏了,不好好学习,总打游戏,沉迷游戏可是不好的。”

    之前刺头青年直都没有发火。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开了语音:“李雪同学,你说话之前想下,你们中的全年第是谁,就是你口里这位不好好学习的人,黑桃z本来就是电竞选手,到了你口中就成了沉迷游戏,还说自己没有带个人色彩,你觉得游戏不好,你可以不玩,因为这里面看到的只是不好的面,而有些人看到的是拼搏,努力,不抛弃不放弃,即便是靠零分的人,也能在电竞赛场上大放异彩,你如果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就给老子闭嘴,别哔哔!”

    “晴,这就是你说喜欢的人,真是够了,说话这么粗鲁。”李雪冷笑了声。

    晴也开了语音,语气不缓不慢:“如果说真话也是粗鲁,那我们无能为力。”

    李雪顿,没料到对方会让她这么下不来台,丢下句:“真的是和什么人交往,就会学成什么样。”就下了线。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必要在这种事上和他们较真。

    就这样整个事件看似平静了,实际上黑暗才刚刚开始降临。

    本书上写过,比鬼魂更可怕的是人心。

    而人心,没有谁能预测到。

    时间点点的过去。

    江城最大的花园式酒店,迎来场专属于商业女性的聚会。

    这样年度的聚会,邀请的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成功女性。

    不仅仅是有钱,还要有品位。

    所以只要是江城的人,都想要参加这么个聚会。

    现场布满了鲜花,全部都是木质的摆设,中央架着家钢琴,香槟塔摆的很高,铺着白色餐布的木桌上,除了蜡烛之外,就是各式各样的水果。

    不远处有师傅正在做糕点,还有些烤肉。

    也就是说,人们想吃什么东西,都可以现场点。

    以前,贺红花并没有资格参加这个聚会。

    不是因为她不够有钱,而是对方邀请的是苏玫。

    这次贺红花来参加也是因为她很清楚,在什么时候就要做什么事。

    她家九已经是电竞职业选手了。

    以后势必会越来越火,火到几乎学生们都在议论。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往后退,因为她不想以后,人们在说到九的时候,会说“你看就是那个人,她妈是农村出来的,还是个连字都不会写的泼妇。”

    人呐,就是这么奇怪。

    贺红花以前从来都不在乎别人说她什么。

    但是旦牵扯到自己的孩子,切都变了。

    出身是什么无所谓。

    但是她不想把这种东西,成为她家九的拖累。

    贺红花原本就大大咧咧的很,这次破天荒过的化了妆,还去找了个造型师,就是为了看上去体面点。

    她以前也打扮过,但是无论她怎么打扮,到了这样的场所,还是摆脱不了悍妇的称号。

    贺红花还在犹豫,她要不要进去。

    道修长清隽的身影就从她左手边走了过来,伸手往她肩上搭,少年特有的干净浅笑:“妈,你不进去,在这里站着做什么呢?”

    薄九穿了身笔挺的西装,选的是白色,领前系着个蝴蝶结,嘴角扬起,明眸皓齿的就像是个王子。

    很少有人会震的住这种颜色的西装,可薄九似乎生来就带着正邪不明的气质,即便是白色,她也能穿出恶魔坏坏的气息来,很是吸引人。

    即便是贺红花,都觉得她家九帅的让人脸红,那张圆乎乎的脸立刻笑了,美滋滋的很。

    薄九个挑眉,手臂半曲,形成了道弧:“走吧,贺女士,进场。”

    贺红花从来都没有被谁这么邀请过,先是顿,然后有点笨手笨脚的把手臂顺了过去。

    “贺女士,你自信点,相信我,你家九这么帅,绝对能给你加分。”薄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俊美的侧脸上还带着笑。

    真的是自恋到定程度了。

    不过,就是因为这句话,贺红花的心不再像刚来时那么混乱不安。

    是的,自信点。

    她原本就是来吃的!

    薄九边走边不忘侧眸,观察着贺红花的侧脸,看到那样的笑,嘴角也翘了翘。

    贺红花还是要问的:“今天你去做什么了?我去了俱乐部没见到你,你队友说今天你没有集训啊。”

    薄九是不会把拆炸弹这种事告诉贺红花的,伸手扯了下自己的西装,邪气笑:“去买这个了,还剪了个头发,要陪贺女士参加宴会,怎么能不自带装备,carry全场。”

    贺红花笑了:“你这孩子……”

    两个人入场,就抓住了些人的目光。

    薄九说的没有错,她这张脸确实很惹眼……也很招人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