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26第926章四合一,安

926第926章四合一,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那宿舍里都是男生,你怎么住?”贺红花脸带着担忧:“怎么突然想到要住校了?这么多年都是在家啊。 ”

    “放心,不会被发现,床都是下铺的,我会要个铺。”薄九将贺红花软乎乎的肩揽住:“高二了,住校能多一点学习时间,更何况傅氏那边这段时间也很关键,我不住在家里,省的你老得想着回家给我做东西吃。”

    “你最近赛的一张脸都瘦了,好不容易休息两天,当然得吃家里的。”这一点贺红花非常坚持。

    薄九笑道:“放假我回来,一周休一次。”

    实际,还是会回来,在学校方便查东西,也能更好的隐藏她的身份,但在傅家,有她临时做出来的变装间,会方便她做很多事。

    可这些东西她都不会告诉贺红花。

    之所以不把络终端设在傅家,是因为薄九担心一旦出现什么纰漏会有人盯贺红花。

    首先她并不清楚这次重案组来的人是谁,其次假冒她的人还没被抓住。

    她不能拿着贺红花冒险。

    以前的她无牵无挂,是因为独身一人。

    现在,她也有了想要守护,无论是帝盟,还是眼前这位母亲。

    贺红花真的是越看自家九越帅,以前没发现,现在听她每做一个决定都有了自己的打算,心里既安慰又惆怅:“那你这两天没事做,在家吗?明天妈妈有个聚会想带你去。”

    “明天……”薄九刚一犹豫。

    贺红花立刻道:“是不是有事忙?有事算了。”

    “明天确实有点事,不过聚会是什么时候,我尽量把事情早点做完。”薄九对待贺红花总是宠的。

    关于这一点,到了年的贺红花很受用:“明天晚,是一个朋友组的局,都是江城各行各业的,我刚接手傅家部分决策,不去不合适,你懂的东西多,妈妈什么都不懂,有你跟着,我还安心点。”

    “好。”薄九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地点是哪里?我七点应该能忙完,到时候和妈一起进去蹭吃蹭喝。”

    有这样的孩子在身边,谁不喜欢,贺红花那张圆乎乎的的脸笑的格外喜庆:“你肯定也喜欢那地方,以前不是总想让妈带你参见这种流聚会吗?现在总算有机会了。”

    薄九嗯了一声,并没有对以前的事否认,越多的不同,暴露出来的信息越多。

    一些事情倒不如不说清楚会更好。

    如果是参见聚会的话……看来,她得多拿一套西装路。

    因为是和大神一起行动,一些地方,必须注意。

    避免被抓住的把柄越来越多…

    所以第二天,一早起来,再见到黄局和李经理,拿到那套入职清洁服之后,薄九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有多么的轻车熟路。

    反而像个伪装新手一样,折腾了半个小时才从更衣室里出来。

    秦漠已经在沙发等了,穿着清洁服的他,非但没有减少身的清贵,反而因为是蓝白相间的制服,而显得他格外的醒目。

    薄九挑了下眉头,勾唇笑了,口哨声跟着吹了出来:“帅。”

    秦漠抬眸朝着少年看了过去,那人脑袋还顶着一头乱绒绒的银发,像是公主刚洗完澡,甩着全身的毛,是为了要引起他的注意。

    “过来。”

    秦漠的嗓音很淡,等到薄九依言走过去,他才站起来,手指放在少年的头,修长的指拨正了少年的银发,侧脸的线条像他的声线,带着矜贵淡漠:“这么大了,连头都不会梳?”

    李经理和黄局还在那旁边,后者已经习惯了,毕竟每次都在警局被这样虐。

    前者真的有点不知道是该看这两个人,还是该看别的地方。

    秦少这弯的也太明目张胆了。

    薄九抬起了眸,倒是觉得没什么,不整理个头发。

    秦漠也觉得没什么,想要养在身边的人,做这些不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两个人离的近。

    薄九清楚的能看到,大神在低眸时,那如同黑羽般的眼睫,一下一下的扫过,总是想让人伸手去摸。

    秦漠之所以会低眸,是在给某人整理衣领。

    薄九和秦漠不同,从穿衣能看出来。

    少年的风格永远都是随性劲酷。

    而反观秦漠,身笔挺的没有任何风尘。

    这样的禁欲感,时不时的会有个念头窜进薄九的脑海里。

    不知道她走的时候会不会一个忍不住真的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患无穷的事来。

    薄九动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紧?”秦漠问。

    薄九:“嗯。”

    秦漠伸手,细微调整。

    李经理在旁边咳了一声:“秦少,九少,现在才七点钟,要不要先吃个早餐,再过去?”

    “不用,一会儿和我们的新同事一起吃。”薄九笑了,带着几分坏:“饭桌好套消息。”

    李经理:……他真没想到,秦少喜欢的是这一款。

    “而且李经理你不要跟我们去,找个人事部的普通员工行,不要透漏我们的身份,越是什么都不知道,表现的才越自然。”薄九坐在椅子,半弯下腰,将鞋带系好,再抬眸时,已是个清清爽爽的清洁工。

    无论是秦漠和薄九都做了一些外观的改变,基本都是为了要降低自己的颜值。

    秦漠那张脸实在太帅,不怎么好弄。

    两个人只好从发型入手。

    说不出是绿色还是蓝色的喷雾,渲染了前面的碎发,总算有了一丝非主流的意思。

    这样才像是二病时期的离家少年。

    但胜在一张脸好看,这么弄也没有丑到哪里去。

    最重要的是能够改变气质,尤其是秦漠的气质,这样一来,也不会让人产生抗拒。

    江氏对员工不错,所以住的宿舍并不会特别的差。

    但这里毕竟是寸土寸金的江城,也不要指望能有多好。

    房间不朝阳,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又是个还没有拆迁的旧楼,栏杆有人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味道也不好闻。

    从一楼走到二楼,一路的霉菌味。

    薄九倒是对周围环境不那么在意。

    原本她以为像大神那样的高贵少爷,肯定会受不了。

    回过头去却发现,大神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很完美的和周遭的环境融合成为了一体,只不过是话少了点。

    对朝着他抛媚眼的那位带着他们来的员工,淡然如冰。

    薄九这才想起来大神说过他是在部队长大的,即便是他忘了小时候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但部队的应该是真的。

    也是说大神很有可能接受过专业的特种训练?

    想到这儿,薄九嘴角轻扬,那她第一次和大神交手那一年,被发现也不算太怪。

    倒是那个员工,见着新来的帅哥不搭理自己,脸也有点冷了,不过是个外地来打工的,她见的心高气傲的多了,最后还不是得像现实屈服。

    算了,她也不想勉强谁。

    “是这一间。”那员工站在门外,手还拿着一把钥匙:“里面刚好还剩下两张床,你们俩分一下,看谁睡哪。”

    在那员工说话的时候。

    站在公共区域洗漱的几个男人全部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毕竟这里很少看到长的这么好看的小年轻。

    其实这栋楼的一些构造像是帝都地下室。

    在地下室里,人们洗漱也是公用的,人多的时候还要排队。

    “管事,这俩儿个,是哪里来的哇?”

    其一个年男人把嘴里的漱口水往池子里一吐,侧过眸来,酣然一笑,带着外地乡下人特有的热情,他大概也是这附近的,口音还没有变过来。

    很多人都说因为这个城市发展太快,人们会因为压力而变得漠然。

    这些问题在想打了工,赚了辛苦钱回去的年人身,并不存在。

    那人很热情。

    员工情绪很淡:“两个从外地来的短期工,也负责清洁,今天你们先带带他们,看看他们合不合适做。”

    “行娄!”

    “对了。”员工像是想到了什么,指指薄九的头发:“如果真留下,头发颜色弄的正常一点,我们夜色和外面那些夜店不一样,对员工要求很高。”

    薄九还不知道夜店也管员工发型,江左治理产业还挺有意思的。

    “好。”

    应了一声之后。

    那员工又看了秦漠一眼,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懒得搭理,直接下楼了。

    这样最日常的行为,让整个筒子楼里的人,都没有对秦漠和薄九有什么怀疑。

    但这两个毕竟是新来的,也不会有太多人来说话。

    住在一间房的倒是有。

    刚那年人端着洗脸盆走近薄九,看了两眼之后,惋惜道:“你们才多大啊,出来干活?咋不好好学习捏。”

    “放心吧,老大哥,我成年了。”薄九一笑:“是现在有点饿,离家太久,想吃口热乎的。”

    那年人立刻道:“走,进去,先放东西,我再给你们介绍介绍咱们一个屋的人,然后一起去吃饭,今天食堂做了大馒头,你保准喜欢吃!”

    “她什么都喜欢吃。”

    这时候秦漠开口了,那样磁性的音质,让年人看了过来。

    “你们认识?”

    薄九笑道:“一起出来打工的,家里头没有活做。”

    这语言模仿天赋也是没谁了,只听对方说了几句话,把音调学了过去。

    原本一开始编的瘾少年的设定,这个时候也作废了。

    干脆真实混着假,才更会容易让人相信。

    那年人一听薄九的口音,亲切感又多了几分:“是啊,家里没活做,来,是这俩床,和一些学校一样,下铺,你们旁边睡着的也是咱们老乡,其一个听力不太好,说话的时候嗓子大点行,另外一个爱喝个酒,还有一个现在不怎么住在这里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了财,一回来准给哥几个带酒带烟咯……”

    这老大哥对薄九他们是真的热情。

    而薄九为了避免人产生怀疑,对每个人的情况都多少聊了一句。

    实际,她的重点在最后一个。

    秦漠抬起眸来,扫过那个被子半叠的床铺。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默契般的心照不宣。

    “今天周末,大家都是全天班,他一会儿肯定回来了,你们也是有口福……”

    那年人并不知道,这不是什么有口福没有口福的事。

    秦漠和薄九之所以选在今天潜伏过来,是因为知道,这一天是所有人的全天班。

    两个人由老大哥带着去了食堂。

    食堂吵闹的很,得亏那老大哥用的手机是国产的,声音很大,一个抬眸看到了秦漠和薄九这次来的目标……赵大宝。

    赵大宝长的挺魁梧,如果薄九和秦漠没来,他应该是做清洁里最年轻的,正在那大口吃馒头,看到认识的人带着两个陌生脸孔过来,眉头皱了一下。

    这样的反应,被秦漠完全看在了心里。

    “对方有防备,第一反应是在怀疑我们。”

    所以说惹谁都不要惹心理专家,微妙的表情能读懂心理。

    赵大宝其实是怕,不过他觉得算警察再查,也不会查到他这个打扫厕所的身。

    但是供货方那边说,要警惕一些:“这俩儿……”

    老大哥热情的道:“咱们老乡,家里不是活儿少吗,出来赚点钱。”

    “这么小来江城赚钱?”赵三宝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两个人。

    薄九和秦漠任由着他打量,前者还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没主动和赵三宝说话,反而问着那年人:“老大哥,馒头从哪里拿?我和我表哥都快饿死了吆。”

    赵三宝也有赵三宝的想法,如果在这边有人能完全听他的话,那其他卫生间也可以同时放货了,这俩人看去没有什么问题。

    倒不如等时间长了,拉拢过来。

    想到这,赵三宝掏出饭卡来道:“馒头有的是,你们还没饭卡,拿着,赵哥请你们的。”

    “这……”薄九看着那饭卡,并没有去接。

    “你赵哥给你,你拿着。”老大哥总是热情的。

    薄九知道这是个时机,把饭卡一接,笑道:“谢赵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