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24第924章第九百九十四,四合一

924第924章第九百九十四,四合一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瞬间,云虎的那双眸彻底沉了下去……

    他想是这么一个家伙在他身边。()

    每一次无意的勾引,才会让他总是深陷在其。

    大概是初的时候。

    他们两个一起看片子。

    那片子是林风拿过来的。

    像是做贼一样。

    那时候的络并没有这么发达。

    想看一些东西都要去租片子的那租。

    那人神神秘秘拿着片子来,说要给他看个好东西的时候。

    他还在喝可乐,并且他从不认为林风会带什么好东西给他。

    果不其然是那种片子。

    那种班里的一些人已经开始偷偷在看的片子。

    他也没有抗拒。

    在云虎的心目,到了一定的年龄,该知道一些事情,并且学会处理办法,一味的隐瞒要好。

    只是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无非多了一丝好。

    可当真正看到的时候,好一点点的淡去,便觉得索然无味。

    都是白花花的一大片有什么好看的。

    更何况那面的女主角还没有眼前这个家伙的来的漂亮。

    那时候他的想法和简单。

    与其看这种东西,倒不如和某人一起打把游戏来的开心。

    那时候还没有英雄这个游戏,玩的是劲舞,家里不允许有电脑,只能去吧。

    所以当时他和林风的乐趣,是去吧敲一个通宵。

    在他想要把这话告诉那个家伙的时候。

    一回头,看到了至今为止还会不断的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一幕。

    那人微启着薄唇,本来白的皮肤像是被什么东西浸染透了,连眼角处都带着一丝红,享受的神情和动作,带着无法言说的诱人。

    那一瞬间,他该有的不该有的反应全部都有了。

    身体叫嚣的想要刺穿什么东西。

    又或者按住那家伙的肩膀,让他发出更多更不一样的声音来。

    甚至想要看他哭。

    可当他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下一秒是害怕。

    那是来自心底的害怕。

    心是冰的,身体却火热的让自己难以控制。

    当一些女孩觉得他对林风太好的时候,他本人是没有感觉的。

    又或者说这个人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不对他好又对谁好?

    可那一瞬,他知道,不是这个原因。

    他对他好,觉得只有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做什么事都开心是因为,他想要他。

    “握草,虎子,哥还真不知道,你硬起来还不小。”

    偏偏那人爱开荤段子,嘴全然没有遮拦。

    “怪了,我们明明都是吃同样东西,你的怎么这么猛,你说吧,你都背着我吃什么了。”

    那人靠了过来,痞气十足的看了他一眼:“吆,还更精神了,要不要哥帮你弄出来?”

    “好啊。”他记得当时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眸看着那个人的眼睛,情绪像是很淡,实际他的掌心全部都是汗,因为他说到是他内心深处的答案。

    但一个直男又怎么可能真的帮他,那人的眼一下子睁的滚圆:“我说说而已,好你个头啊,自己撸,我去拿卫生纸。”

    那一天,云虎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看着那个人的后背。

    混混沌沌的根本不明白想要什么。

    只觉得那个地方硬的难受。

    在梦里,一晚的翻龙倒凤,全部都是他抱着那个人,压在那个人身的画面。

    那样的画面,让他第二天把睡衣直接扔进了洗衣机里,连他妈问他怎么了,他也没有说话。

    因为他终于明白了,他和其他人想要的不一样。

    直到现在……

    只要他在往前一步,撕碎这个人身的衬衫,可以把这些年在梦里才能做到的事做个痛快。

    云虎的手刚伸过去,那动作甚至有些发狠。

    “你看看是不是越解越紧。”林风摇晃了一下,自己还在那不停的嘀咕:“我想起来了,这腰带也是你给我买的,怎么现在连你给我买的东西,都和我作对,还对着我的照片打手机,你经过我同意了么你?哥忍了你,你还越来越过分了,靠!”

    云虎一顿,眸光里的深意散了不少,尤其是听到林风后面那句话之后,他很庆幸对方这个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否则的话,他的会忍不住直接把人给办了。

    那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

    因为云虎很清楚,无论林风多么纵容他,可当他真的做一些出格事情出来之后。

    那他们两个真的完了。

    不仅仅是他那残留在心底的一点点的妄想,连带着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也将会没有。

    林风真的是喝太多了,平时压着的话,差不多全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你对着我的照片打飞机最起码也得告诉我一声,不,不对,告诉我也不行,还有,我知道那些女孩子冲我表白都是因为想要通过我,借机认识你,我没那么傻,过一次当之后还会第二次,不过你这个家伙真的是很过分,既然你是,你是…弯的。为什么还要和我抢人,反正和你我是个胚胎,连我妈疼你都疼我多,算了算了,谁让你我小,不过你这也太不懂事了,我说我腰带解不开,你,嗝,你怎么连帮都不帮我。”

    “你真的要我帮?”云虎压低了嗓音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那一句里像是在警告:“如果我里帮你,你清楚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林风现在喝醉了,什么思考都基本为零。

    云虎看着他那双眼,知道今天的事,某人很有可能明天一早起来,什么都不记得。

    云虎想了下,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录像的功能,重新问了一次:“你真的要我帮?”

    “当,嗝,当然!”林风说着,又去拽云虎的手,身子在那摇晃着:“不然怎么睡觉。”

    云虎看着手机镜头里的那个人,挪开了一点:“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我说的,快解开。

    好不容易把腰带解了,林风看了看,像是还不太满意,一把将衬衫拽下来,扔到了旁边。

    这期间他不断的做出各种事来,尤其是当他要求要和云虎在一起住,见云虎往后退了,还一把将他抱住,折腾着也要给云虎脱衣服。

    “我说你最近怎么都不和我亲了,说好的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呢,矫情什么,还不快点脱衣服睡觉。”

    林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最傻白甜。

    云虎没把人办了,也是能忍。

    不忍不行,越是喜欢,越是无法面对之后的后果。

    不过,这样的行径全部都被记录一直待到在手机里。

    照顾一个喝醉了的人并不容易。

    但对云虎最大的不容易,是拒绝掉那人无意识的勾引。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风好不容易睡下。

    云虎看了他两眼,手指在那张白净的脸侧轻轻的摩了两下。

    看到他往自己这边蹭了蹭,再也人忍不了,低头吻了那人的唇,努力的吸取着里面的香甜,直到察觉到了什么东西控制不住了,下一个动作,是进了冲进浴室,打开了全冷水模式。

    雅间包厢里似乎终于安静了下。

    除了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外,也听不到其他什么。

    室外刮起了风,那风并不吻合。

    因为夜店附近的一家酒店。

    一个大叔打扮的人,在和男孩睡过之后,拿出能让他最开心,甚至是能让他神魂颠倒的粉末来。

    然后涂了一点,凑到鼻间,只那么小小的动了一下,觉得自己像是即将要驾鹤西去的神仙,那样的感觉太美妙,美妙到他半张嘴,并没有意识到他这样子的表情在镜子,显得有多么的死气。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那大叔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手里拿着一个针管,抓起了男孩的手臂。

    男孩被折腾的累了,却也知道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什么?”

    “助兴的东西。”那大叔一边说着,一百将手摸向了他:“会让你更开心。”

    男孩向来放荡惯了,一听助兴的东西,根本没有反抗,反而因为男人的抚摸,又开始扭动起了自己的腰身。

    那大叔的呼吸都乱了,说了一句:“早晚有一天会被你榨干。”

    两个人卷了新的一场****里。

    男孩却根本不知道道,他已经被注射了毒品。

    只知道对方太棒了,他的身体今天也敏感的很。

    而那位大叔的想法却很简单,既然我沾了这个要我命的东西,那也要让别人也沾。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为什么不找个人一起陪他。

    这种事情有一有二。

    这也是之所以毒品会泛滥的重要途径之一。

    无论是毒品还是艾滋,都是因为私生活迷乱所造成的。

    有些人是天生放荡,没有任何的三观价值。

    觉得当小三根本没什么,一切都是原配的错,她们是真爱。

    实际不过是为了钱,勾搭人。

    还有一些**的弯男们,那样的社交圈更让人无法接受。

    是这些人,给了毒品在一定程度的传播途径。

    女孩很清楚这一点,同样的她也意识到,只要把大陆的市场能打开。

    那样回报给她的利润将是不可估量的。

    女孩看着电脑显示出来的数字。

    坐在沙发的那个瘦高挑却的站了起来,声音扬:“吆,这不是我们的饶容,饶神吗?”

    确实是饶容没错。

    他身还穿着那一身战服。

    女孩站了起来,不动神色的很,既然要把这人推出去替他们这些天的行为买单了,脸当然不能表现出来:“饶容你来了。”

    饶容嗯了一声,他向来都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孩住的地方,明明是个长相甜美的。

    但是房间里,却能透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今天这一场赛,打的真是漂亮。”女孩笑道:“面那一位还说,是你们的实力不相下,赢起来利润才越大。”

    饶容猜不透女孩是真心的还是不真心的。

    倒是那女孩起了个话头:“饶容,你父亲的案子我和那位已经提过,会帮你办下来,不过我这里也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说着,女孩倾身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

    饶容抬起眸来,手指攥了攥,只说了一个“好”字,便离开了公寓。

    瘦高挑看着他的背影:“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办大事的,觉得咱们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太搞笑了,活该他被组织抛弃。”

    “行了,知道人长的你帅,你怨气大。”女孩笑了起来,眸低深处是一片的黑:“不用这样,对一个即将要不存在的人来说,你嫉妒他做什么。”

    “说的也是。”瘦高挑也笑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女孩的手机响了,是他们另外一个人打来的。

    那人手臂都是纹身,避开了别人的视线:“夜色这里来过警察,不过你放心,没有人发现我们,卫生间那边都听证正常的,我全部都看过。”

    那女孩还是不放心:“没有人问过清洁工的事。”

    “没有,那些警察也只是过来溜了一圈,以前也经常这样,不过是个例行检查。”

    女孩听了之后,才算是真正安心:“看明天找你来药的人是不是生面孔,如果是生面孔,你一定要警惕一点,或许是警察伪装的,到时候你不用再多说什么,立刻跑。”

    “明白。”那人吃了一口东西,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紧:“那些警察还没有那么聪明,我今天还在他们眼前溜达了一圈,他们也没有什么察觉,都是饶容那个家伙,怎么办?需不需要我亲手去了断了他。”

    “不需要,还是让他死的有价值一点的好。”那女孩的眉头向挑了一下:“不赞成我们的观念,又不听话的,确实留着没用,继续弄毒品吧,到时候也好控制他们华夏人……”

    钱很重要,但女孩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钱。

    可以说是,她是带着其他目的来的,而这个目的也让江城即将陷入一场从来都没有过的风暴雨。

    这场暴风雨所带给人们的,是血一般的阴暗印象。

    那些由人心埋下的魔鬼种子,开始发芽了……

    给读者的话:四合一,美人们,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