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923第923章第九百九十三,发糖CP四合一

923第923章第九百九十三,发糖CP四合一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经理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都要问清洁工的事,可既然是秦少要知道,那这件事肯定不是小事。

    一个电话立刻把人事部的人叫了过来。

    “秦少,这是我们夜色负责清洁的员工资料,一共有十二个人,都是两班倒,这些人化水平并不高,年龄相对来说都不是很年轻,有大妈也有大叔,基本都是江城周边县城来的,秦少如果想要找他们的话,我现在把他们全部都叫来。”李经理说着,要喊人。

    “不用。”秦漠低头翻着那个档,修长的指从面滑过,侧脸的弧度清贵而俊美:“这些人都住在什么地方,知道吗?”

    李经理看向身后人事部的人。

    那人立刻道:“夜色有自己的宿舍,一般没有地方住的外来员工,都会住在宿舍里。”

    “所以这十个人都住在宿舍?”秦漠的嗓音很淡。

    那人犹豫了一下道:“应该是。”

    应该?

    秦漠抬起眸来,朝着那人看了一眼。

    那人被看的一个激灵:“他们来的时候登记的都是在宿舍里住,但是今年的住宿人员清空报表我还没有做出来,所以也不确定这些人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住在员工宿舍。”

    李经理一听知道这员工在工作有纰漏,双眸眯了起来:“你现在去问问他们如今住都住在那。”

    “是。”那人听他们李总的口气,也知道不太愉快。

    这时候原本坐在旁边流理台休息的银发少年跳了下来,挡在了他的面前:“问算了,很容易让人产生戒备心理,既然你是主管人事的,安排一个新的清洁工进公司应该没有问题。”

    “新的清洁员工?谁?”那人有点的懵,回头看向李总,李经理也懵。

    薄九一笑,抬了抬下巴,嘴角带着邪气:“我,帝盟颜值担当。”

    李经理刚想说,九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听耳边响起了那淡漠清冷的嗓音:“帝盟的颜值担当准备怎么做?”

    李经理猛地回头,朝着秦漠看了过去,不会吧,秦少是认真的?

    “打扮成个为了玩游戏辍学的高生,来了异地才知道职业联赛很难打,又不甘心想要找个工作做。”薄九笑的开心:“漠哥,觉得怎么样?”

    秦漠扫了她一眼,声音很淡:“一天,不能真的住下,明天早报道,晚走。”

    “好。”薄九单手朝着裤袋,薄唇还是翘着,眼角藏着一些什么东西。

    但秦漠下一句话才是重点:“李经理,准备两套你们这里清洁工穿的衣服,我会和这家伙一起入职。”

    薄九:……

    如果说刚才李经理只是震惊的话,他现在完完全全被震到了,喉咙来回动了动:“秦少,我是不是误会了你的意思?”

    让权倾江城的秦家少爷来他们家当打扫卫生间的清洁工?

    这……简直是在要人命啊!

    薄九也觉得这不太靠谱,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漠哥,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伪装成清洁工?”

    “那不是还有你。”秦漠看着眼前这张干净细腻的脸,忍住想要捏一下的冲动,好听的嗓音一如往常:“到时候有需要清洁的工作,你来做行。”

    薄九:……能这么泰然的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的人,她只服大神。

    李经理听不到那两人的说话,站在那旁边,连眼神都有点飘忽,之前他听说过秦少对少年不同,但从来都不敢往那方面想,毕竟秦家的家教应该不会允许出现这种事。

    那位九少即便是变的很以前不一样了,但最根本的是他是个男孩子。

    在这之前,李经理是真的没有想到流言竟然是真的。

    毕竟秦少从来都没有任由谁那么凑在他耳边说话。

    “我现在让人去准备。”

    李经理是个聪明的人,很懂得什么时候开口。

    秦漠点了下头,没有再多说话。

    到了现在李经理也明白了,这件事最好按照程序来走,尽量做到不打草惊蛇。

    卫生间恢复了原样,按照秦漠说的留了便衣警察随时在那周围打转。

    尤其是当有清洁工进去的时候,他们也一定要跟着一起进去。

    其实要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在卫生间放了毒品很容易。

    然而重要的并不是放毒品的这个人,而是谁给的这个人毒品。

    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更不能立刻抓人。

    利用现有的饵,去找更多的线索,才是秦漠和薄九的目的。

    再一次,这两个人想到一起去了。

    伪装很有必要。

    实际这种事,秦漠没有必要亲自去。

    但很明显,某人到现在还没有学乖……

    夜还在继续。

    没人知道在刚才卫生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不过,人们是看着警察来的,悄然无息的走反而让人生疑,干脆全部走大厅,像是在例行检查。

    即便是例行检查,人们在玩的时候,也有点拘束,等到他们都走了。全部都释放出了天性。

    夜店,不是用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

    越是灯光昏暗的地方,越是会发生一些放荡。

    之前的那个男孩很高兴的勾搭了一个大叔。

    那大叔是个有家庭的,还有一个孩子。

    不过这并影响他约对方,而且对方应该也看了他才对。

    男孩看了一眼手的房卡,身形都软在了那位大叔的身:“社会是对咱们这种群体不能公平,我能明白你的心情,肯定不愿意回家对着你妻子那张脸吧。”

    像这种出来找小三,无论是找女小三还是找男小三的。

    基本的说辞都是一致的:“我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你别看我什么都有,其实我过的一点都不幸福。”

    “那她知道你是吗?”

    “当然不知道,不能告诉她,我也只能像现在这样在外面散散心了。”

    “哎,我懂你。”男孩把手放在了那大叔的胸膛,嗓音里都带出了深意:“我今天会好好陪你的。”

    男人将他的手一抓,那样子像是立马想去房间。

    薄九和秦漠路过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

    那男孩还觉得自己挺高贵,把下巴一抬,跟着那男人走了,猴急的很。

    薄九和秦漠向来是不太喜欢对什么事发表意见的人。

    但遇到这种同婚男和男小三,还是会觉得有种被恶心到的感觉。

    这事和性取向没有关系。

    如果你喜欢男的,不要结婚好。

    既然结了婚,又能生孩子,好好的过。

    不想过,离婚。

    自己渣到一定地步,祸害了一个女人一辈子,还说自己委屈。

    真的是,还要脸吗?

    不过大概是因为如今太多的动漫和小说美化了男男之间的恋情。

    才会让一些人觉得只有男男之间才是真爱。

    连带着一些同婚男也拿这样荒唐的话当借口。

    爱,不分性别没错。

    但是背叛妻子和孩子,无论是喜欢男,还是喜欢女,他的本质是个人渣。

    那男孩更不用说了,放荡到了一定地步。

    这才是圈子里较接近现实的现状。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云虎本身是圈子里的人,却不让林风接触到这些的原因。

    他担心那家伙会以为他喜欢他,不过是因为需要解决什么。

    他喜欢某个家伙,是因为从小喜欢。

    他喜欢的是林风这个人,之后才是性别。

    于是当薄九回来之后,低声问了云虎一个问题后。

    云虎侧过眸来,只说了一句:“我不会结婚,即便是有女人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也不想祸害谁,结婚证这种东西,如果挂的不是那个家伙的名字,对我来说没有一点用处。”’

    薄九越听越觉得,她那傻白甜前辈,会败在这么深沉的爱。

    不过林风本人大概是一点都没有察觉的。

    见薄九他们回来了,又在和云虎说悄悄话。

    凑过去把少年拉到了一遍,手还拎着一个酒瓶,然后抓了下头发,非常苦恼的样子:“有这么一件事,你给我分析分析,关于虎子的。”

    薄九最喜欢做分析这种事:“你说?”

    “其实也全不是虎子的问题。”林风喝的确实多了,还低着头,摇晃了身子:“我家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让我别冲虎子下手,你不觉得这很怪吗?”

    薄九一听这话,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笑的双肩都抖了,这林妈妈也太可爱了,觉得是亲妈才会做出来的事。

    “小黑桃你总笑什么,你倒是给我分析分析呀。”林风又晃了一下。

    薄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前辈,你自求多福吧。”

    毕竟连你亲妈都觉得是你想把云神掰弯,而不是云神要掰弯你……

    后面这句话,薄九当然不会说出来。

    “自求多福?”他有什么好自求多福的?林风的脑袋里像是被塞了许多浆糊。

    要说林风的酒品意外的不错,除了想要把一件事弄明白,却完全没有了思考能之外。

    其他的一切都出人意料的安静。

    又过了不到一会儿,人坐在沙发那抱着酒瓶睡着了。

    也确实是到该散的点。

    薄九原本是想送瑶瑶的,可她也感觉到了今天的瑶瑶也有点自己的事,说是不用她送,有人在等她。

    殷大叔他们是叫了车回去的。

    剩下薄九秦漠和云虎他们之后,薄九看着睡的非常香甜的林风那样被云虎背在了身。

    喝的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看来林前辈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要防什么。

    云虎知道睡觉的时候被人叫醒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再加这个点,外面已经很冷了,干脆在夜色这定了雅间包房:“我陪他在这住一晚。”

    “好,那我和漠哥先走了。”薄九轻勾着唇,大概也看出来了今天林前辈之所以被灌醉,这里面少不了云神的功劳。

    在薄九和秦漠也走了之后。

    背着人的云虎才扭过头来,那样的姿势原本很容易亲到对方。

    薄唇从突然醒过来的林风的嘴角擦了过去。

    原本以为一切都糟了。

    谁知道那家伙很明显还没有睡醒,连眸光都没有定格在哪里。

    那副迷茫茫的样子,很挑战云虎的忍耐力。

    “我们这是要去哪?赛吗?我偷塔的技术还没练出来。”

    一看是酒还没醒,否则的话,都这个时候了,打什么赛。

    林风真的是喝了酒,较安静。

    即便是云虎说了一句:“去睡觉。”

    他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炸着全身的毛,一脸警惕的看着云虎。

    反而还在那点了下头:“喝多了确实该睡觉。”

    真是不容易了,难为林风还记得这个。

    云虎心里也很清楚。喝醉了的林风,没有平时对他的警惕,他们能像以前那样,打完赛一起睡。

    自从这家伙知道他的心思之后,表面看没有在避开他,实际一些亲昵的动作还是有所收敛。

    唯有在他思绪不是那么清晰的情况下,他才能像现在这样离他这么近。

    只是有一点让云虎在关雅座包房的门之后,眸光重重的震了一下。

    是因为那个人在脱衣服。

    “好热,这到底是哪,怎么连冷气都没有?”林风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撕开了自己的领口,露出了那一大片的玉般皮肤,因为喝过酒的原因,还染了淡淡的粉:“算了,我先去洗个澡,对,洗澡,好臭,太臭了。”

    喝醉了的人,不仅仅是没有防备心。

    同样的他们还会在一定程度释放天性。

    林风一边说着,已经开始低头去解自己的腰带了。

    云虎看着这一幕,双脚像是在地扎了根,手指攒着才能抑制住一种冲动。

    偏偏喝醉了的林风半点察觉到没有,解不开自己的裤子,看他好兄弟在,干脆走了过去,那身子还有点晃,说话都还是一顿一顿的:“帮我,解开它,怎么我越解它越紧。”

    林风说着,把云虎的手拽过来,非常爷们的放在了自己的裤头,那张脸总算抬了起来,白色衬衫半敞,肌肤如玉雪,搭配着他现在的要求。

    一瞬间,云虎的那双眸彻底沉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