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922章 ,九和秦神联手 四合一

第922章 ,九和秦神联手 四合一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明明做的是正确的事,却不被人理解。

    那些做错事的却很轻易得到原谅。

    人性如此。

    是薄九直都知道的。

    因为些人会轻易的替别人来原谅谁。

    原因很简单,深受其害的并不是他们。

    或许这才是让人最心寒的,所保护的人才是切事情的源头。

    薄九站起身来,其他的话没有再多说,朝着之前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经理把那些****收起来之后,第件事就是给江左打电话。

    江左的车还没有开回家,在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眸低骤然沉,对着司机道:“掉头,回夜色。”

    “是,少爷。”司机并不明白发生了事,但是看少爷的脸色比刚才还要差,心里莫名也跟着不安了起来。

    江左远程指挥着李经理:“秦少还在店里吗?”

    “在。”李经理立刻道:“江总放心,九少已经去通知秦少了。

    江左皱眉:“九少?”

    “是啊,说起来这次还要感谢那位九少,真没看出来,他懂得东西这么多,如果不是他发现了撞他的人有异,我们到现在还察觉不到有人在店里正在做这种生意,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五分钟的时间,他就从卫生间里把那些粉给找了出来,江少,你说这人啊,确实不能看以前什么样,变化的太快,太快。”李经理也是为了让江左更明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主要是为了讲为什么那位九少会知道,是因为毒品原本就是九少发现的,并不是他透漏出去的。

    “对了,就连报警也是九少提的,说是主动报警,对咱们店好。”

    江左听着李经理的话,手指顿了下,他没有想到有天替他店里解决麻烦的人,会是傅家那位少爷……

    夜还在继续。

    秦漠低眸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去要个干果盘而已,某人去的时间会不会太长了点?

    想到这儿,秦漠双眸先是沉了下,接着站了起来,眼底已经没有刚才的暖意。

    “队长,你去哪?!”林风明显已经喝的有点高了。

    秦漠扫了他那已经泛红的脸眼,再看看坐在他旁边,还在给林风倒酒的云虎,些东西了然于心,嗓音不平不淡:“卫生间。”

    “怎么个个都去卫生间。”林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又低头干了杯。

    秦漠基本不干涉队员之间的感情,无论是男女,还是男男…

    他在想的是,那个家伙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以某人的身手即便是出现了事情,也不会拖这么长时间。

    整整十五分钟,难道是像上次样……又在逃?

    秦漠垂在身侧的左手紧,下巴的弧度都绷的有些冷,以至于连带着他的背影都多股说不出的戾气。

    夜店里总是会什么人都有,尤其是通向走廊的方向。

    还有个男孩,像是喝醉了,不然也不敢往秦漠眼前晃。

    那人大概也是个性取向不正常的,看到秦漠走过来的时候,眼睛都挪不开,就像要往秦漠身边凑。

    毕竟往往男人总比女人开放。

    约睡的意思非常的明显,只不过那少年才刚压嫩了嗓音叫了声:“帅哥。”

    秦漠就薄唇微启的给了他个字:“滚。”

    他尊重每个人的性取向。

    并不代表着他尊重这个圈子的放荡。

    对于这种不知廉耻的人,他本能的厌恶。

    也怪秦漠长的男女不忌,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男孩听了非但没有退,还向前走了步,挑逗的意味更重了:“不试试看看你怎么知道你会不喜欢?”

    秦漠将视线扫了过来。

    那男孩还以为自己有了机会,眼看着手就要摸上秦漠的胸膛。

    下秒,就被人脚踹到在了地上。

    秦漠这脚,没有留任何的力气。

    男孩捂着自己的膝盖,疼的来回打了个滚。

    秦漠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只是在抬眸之后,看到了出现在拐角处的少年,才顿住了步子。

    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走廊中央相遇。

    薄九看着这幕,几乎确定,大神是天生的直,那为什那时候她还在执着与要把他掰直?

    不过,以前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肯定也是这么追大神的吧。

    能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还真的算是个奇迹了…

    秦漠单手抄着裤袋,就那么在男孩的目光下走向了薄九。

    那男孩咬着自己的唇道:“原来不是个直男,是已经有伴了,装什么假正经,喂,你问问朋友,愿不愿意三个人起,我是没有意见的。”

    听了那话薄九只觉得搞笑,这人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没有意见,别人就会答应他这么荒唐的提议,果然无论在那里,都会有些人,三观碎的可以。

    对于这种人的纠缠,薄九和秦漠的态度样,要么不理,要么开揍。

    很显然,今天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所以薄九连看都没看那男孩眼,对着秦漠道:“漠哥,夜色出问题了。”

    秦漠看出了少年眸中的认真,立刻就察觉到了这是个大问题:“边走边聊。”

    “好,不过方向不是这个方向,我们得去李经理的办公室。”薄九说完,率先迈开了长腿。

    秦漠就在她左手边你的位置,两个人起消失在了拐角处。

    还在地上的那男孩只觉得自己被人打了脸,还是很狠的那种。

    时间点点过去。

    两个人会师之后,薄九把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秦漠,说完之后,薄九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我以前这么追漠哥的时候,漠哥是不是也很想揍我。”

    没想到,秦漠真的在那认真的想了下:“你要庆幸你没有像他这样这么近过我的身。”

    也就是说:“在忍受范围之内?”

    “没有。”秦漠也在想当时自己的心态:“但不想理。”

    薄九挑了下眉头:“那也没有好到哪去。”

    “确实,我开始并不喜欢你。”秦漠侧眸看了她眼:“直到你换了个方式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在游戏里拒绝添加我为好友,以退为进的方法不错。”

    薄九张了张嘴,刚想说大神你误会了,那时候她就单纯的是在拒绝而已。

    可还没等到她的嗓音出来。

    秦漠又开了口,眸光深邃:“还是说是我误会了,你本来就是想要拒绝我?那还真是奇怪了,个人前天还嚷着非我不要,后天就像是连认都不认识我,你说这正常吗?”

    是不正常!

    所以些话,薄九只能咽进肚子里,承认大神的话:“我当时确实就是在以退为进。”

    看着少年那略带郁闷的表情,秦漠笑了:“就这么喜欢我?喜欢我喜欢到不惜用这种手段?”

    “是。”还能怎么办,说不是吗?然后让大神觉得不正常,发现她最大的秘密?

    薄九真的是都有些怀疑大神是故意这么说的。

    “既然这么喜欢我。”秦漠停下了脚步,眼睛看着少年:“为什么不答应在起?”

    薄九顿,这串的问题,每个都带着小陷阱。

    能做到这步的,也只有大神了。

    事到如今,薄九必须找个理由:“我现在还是男孩子的身份,得顾忌。”

    秦漠看着眼前的少年,眸光深了下去:“那就等你恢复真身。”

    这话薄九不知道该怎么接。

    她也希望在大神知道她是谁之后,还能用现在的想法来对待她……

    那边,李经理看到秦漠的身影,忍不住的叫了声“秦少。”

    警察也都到了,知道有毒品之后,就打算立刻开展行动。

    好在秦漠来的及时。

    电话是打个黄局的,毕竟秦漠的身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没有黄局这个电话,也调动不了警察。

    黄局向来清楚秦漠,如果不是有了什么案子,这个人从来都不会主动联系自己。

    除非是他遇到案子了?!

    所以在挂了秦漠的电话之后,黄局也立马赶了过来。

    那时候秦漠他们已经去了监控室,有少年这个证人在,成功的锁定了那个撞到他的吸毒女孩。

    “这件案子,我必须要报告给上面知道,申请下更高级别的权限。”

    黄局沉着嗓音道。

    毒品竟然以这种方式在进行传播,可见这次并不只是单纯的个体经营。

    而是大规模有组织有规划的贩毒,甚至在气味上都做过处理,这证明他们的对手,并不好对付。

    说到底,这些毒品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又是以什么方式和买家取得的联系,又是谁避开了夜色的扫描检查,将那些东西藏进卫生间里的。

    而且这样的贩毒手段,真的很少见。

    事出异常,必有妖。

    黄局真的是有几年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了,自从秦漠收拾了当年那批人之后,毒品这个东西就再也没有敢在江城出现过。

    为什么如今他却嗅到了种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秦漠还在看监控,刚好看到了少年掀水槽盖的那幕,侧过眸来,看了她眼。

    个富家少爷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地方会容易被藏毒品?

    大概是注意到了秦漠的目光,薄九将头侧了过来,看到了大神眼中闪而过的怀疑,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在镜头下的动作非常的不妥,甚至可以说的上去是漏洞百出。

    但即便是这样,薄九仍然能四两拨千金,薄唇勾,眼睛也弯很了月牙:“刚才那女生撞到我的时候,直都在说卫生间,就觉得这件事都很奇怪,幸好我们去卫生间里看了看。”

    李经理:……那哪里是看了看,根本就是轻车熟路的在拆,甚至比警察还清楚这些事。

    不过这种话,没有必要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

    薄九抬眸看着秦漠的侧脸,不知道这么说大神会不会相信,即便不相信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接触的越多,到最后越瞒不住,这点薄九早就有心理准备。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李经理问。

    秦漠把手臂从撑着的操作台上收了回来,嗓音很淡:“把你们找出来的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当做不知道这件事。”

    李经理听的有点懵,秦少这是要做什么?

    “留下几个便衣民警,24小时不间断的徘徊在那个卫生间内部,天之内把所有从这拿货的人,全部都控制起来。”秦漠说到这里手指敲了下,然后问了个和薄九同样的问题:“负责卫生间的清洁工有几个?”

    听到这句话之后,李经理下意识的朝着少年看了过去。

    此时的薄九已经听明白了大神的整个计划,继续放着鱼饵,非但不会打草惊蛇,还会让那些人以为这里是安全的,个个过来自投罗网。

    至于他们为什么都会问到卫生间的清洁工。

    原因很简单,除了夜色本身的工作人员之外,要进夜店都必须经过检查。

    所以,这点就基本上能确定是内部人把东西带进来的。

    从数量上来看,带着那么多的毒品打卡上班对谁都是种心里负担,不会有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不怕被谁发现的。

    唯被发现了,那可就真的是犯罪了。

    所以他们也不会去做。

    最有可能方便携带数量这么多的毒品来卫生间的,只有类人,那就是卫生间的清洁工。

    通常情况下,大型娱乐场所的清洁工,都会推着个车来做早上的第波情节,车上会有个中号的垃圾桶。

    那简直就像是天然的运送毒品的工具,没有人会注意到那里是什么。

    而且只有清洁工在这样擦拭卫生间的时候不会被人注意到。

    并且他还能更好的在他轮班的时候,来确认他放下去的货有没有异样。

    也就是说,运输毒品的人肯定就在这几个清洁工里。

    薄九不清楚那个女孩是怎么知道毒品在卫生间里,大概是跟着贩毒者时偶尔看见的。

    但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个贩毒者很有可能会在上班时进行毒品运输和窝藏,等了下班之后天就黑了,再把自己变成客人,什么都不带的进来,从卫生间里取了东西,把毒品卖给那些买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