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779.第779章 秦漠发现了,五合一

779.第779章 秦漠发现了,五合一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夜色伴着小雨,每滴都让人觉得发冷。

    坐在后排的苏玫和巫甄,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前者是个口上说着文化,却直给人做小三,享受的都是现成的女人。

    后者的出身,更意味着她不会受什么苦。

    苏玫还穿着裙子,之前都是在有暖气的室内并没有察觉出冷来。

    现在她整个人都被冻的有点烦躁。

    这小地方的驻守地和些知名的部队并不样。

    真的是个穷疯了的地方。

    想到贺红花就是在这里把那个和她对着呛的小野种生出来的。

    苏玫心中的不甘更甚,凭什么个土包子比她过的还要好。

    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苏玫坐不住。

    就连巫甄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重案组到底想做什么。

    非得这么盯着她。

    再过个月她的警证就能回来。

    这样闹,平级调肯定都有困难。

    最重要的是那个秘密。

    巫甄的双眸重重的眯了起来,扫向旁边还在发脾气的苏玫:“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你觉得可以扳倒傅家那个不知好歹的弯男,事情如今都到了这种地步,你现在可以给我个答案了吧?”

    苏玫抬眸,来回走了两步,才道:“我之前就觉得贺红花这个人有问题,那时候她还是傅氏的股东,原本就有权利享受非常好的生育环境,可偏偏她就那么消失了三个多月,选在了个这么小县城来生人,那时候我也怀孕了,只比贺红花晚了五个月,可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她再出现就抱了个男孩子回来,那时候如果不是这个小土包子出声,傅忠义的东西早就全部都留给我儿子了,还不是因为当时傅忠义那家伙被儿子这回事冲昏了头,再加上我有孕在身,不能给他吹耳边风,他那段时间还真是冷落的我够呛,好在那个小土包子不争气,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重新把他的注意力夺回来,那时候我就想叫人查,后来有了私人侦探,他说当时贺红花生孩子的时候,找的是她的个朋友给接生的,就在县级医院里,还做了些保密工作,那个朋友是谁已经找不到了,可据当时的陪产护士回忆,贺红花生的……”

    说到这里,苏玫顿了顿:“并不是个男孩,而是个女孩。”

    闻言。

    巫甄突的将眸抬了起来,瞳孔放大:“女孩?你肯定?”

    “就是因为那个护士不肯定,她说她隐约记得是,后来又说是她记错,应该是男孩吧。”苏玫攥起了手:“所以我才想让巫小姐和我起来找当时贺红花的生产资料,她不过是个农村出来的,也肯定没有那个能耐在这方面作假,即便是上户口的时候,可以掏点钱解决,但医院这边都是当下封存档案,般人根本看不到,要不是巫小姐有调查权限,这件事还真是难办,可现在,全都是那些臭当兵的坏了咱们的事!”

    巫甄听到这里,表情也变了:“如果贺红花生的真的是个女孩,她为什么要把那人当成男孩来养?”

    “巫小姐大概不明白,她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她当时就得穷死,傅忠义说到底也是个暴发户,村子里的人思想就是这个样,长子为大,有了儿子就不会想着再离婚,只要巫小姐看到当初傅忠义高兴的那个模样,就能理解贺红花为什么这么做了,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苏玫沉着眸冷笑了声:“贺红花那个村姑,平时装的挺大大咧咧的,不看场合说话的,没想到心机这么深,这道就摆了我将近十八年,旦那个小土包子成年,整个傅氏都会被他们夺过去,我原本都要成功了,谁知道那个小土包子暗地里收了那么多公司股权,现在不仅仅是我弟从董事会上被撤了下来,就连我也不能去公司,只留下了老傅个人去应付贺红花,还有那些脑袋里不知道想什么的老顽固,非说要看在当年的恩情上,不能做出大不义的事来,开公司的管什么义气,能让他的利益最大化不就好,本来我都把那些人的不识好歹磨的差不多了,偏偏那个小土包子要来冒头,我真的是没有料到对方会死灰复燃,现在只有这么个办法能扳倒那个小土包子了,如果他真是个女孩子,势必会因为身份造假而被全国大赛除名,到时候不仅仅是公司没有他的份,网上的粉丝们也会联名开始骂他,毕竟那个小土包子从出来开始,就黑料不断,这个黑料可是最大的,足以毁了他!”

    苏玫说的这些,巫甄都明白。

    并且如果那个弯男真的是个女孩子。

    漠大哥对他也不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说到底那个弯男只所以会这么嚣张,能理所应当的陪在漠大哥身边,不过是因为他是个男的,漠大哥不会对他有所防备。

    可同样的,漠大哥这个人最厌恶的就是女人的欺骗,尤其是这个人,还用这样的伪装手段来接近他,那结果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巫甄简直恨不得立刻把这件事告诉秦漠。

    苏玫还在那里懊恼:“如果咱们早到天就好了,那样档案资料都会拿到。”

    “就算不拿到又有什么关系。”巫甄眸光又沉了沉:“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这些事。”

    这样她就有谈资去找漠大哥。

    更何况就这件事来看。

    巫甄觉得那个弯男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女孩子。

    不过,她倒不知道什么女孩,这么可恨。

    尤其是对方的狡猾劲。

    还有平时的做派。

    让她完全都想不到这方面。

    但,件事即便是没有。

    她也可以给对方制造些出来。

    苏玫知道巫甄不痛快了,她也不想把人得罪掉,好声好气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会有人敢和巫家作对,所以……”

    “和巫家作对?”巫甄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就凭这些人,我爷爷的关系有多硬,苏女士应该有所耳闻,等着吧,早在咱们被送来之前,我就和爷爷通过电话,他会想办法让你和我出去,最迟明天上午我们就能回江城,刚好能赶上全国比赛,到时候……”

    到时候,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漠大哥。

    那个弯男的命运也算走到头了。

    苏玫听了巫甄的话,身上的难受立刻消失的干二净:“还是巫小姐想的周到。”

    只要有巫家的关系在,那她们还怕什么。

    同时间。

    士兵将他找到的档案资料,交给了特种兵的手上。

    特种兵还记得秦漠的吩咐,资料发过去之后,就立刻密封,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档案的详细情况,包括他自己。

    “全部撤退。”

    特种兵拿着那份资料,低声下了命令。

    部队上的人做事向来迅速。

    来的时候不给人防备。

    退的时候,不留丝毫线索。

    最后只剩下了特种兵坐在悍马车里,拨通了这天他拨打次数最多的那个号码。

    “说。”

    个字,就能让他知道最起码现在少爷通电话方便。

    “东西已找到,我现在往回赶,个多小时就能到市区。”

    特种兵边发动车子,边低声说着:“我去哪里等少爷?”

    秦漠看了眼窗外:“来军区大院,我亲自取。”

    特种兵顿:“去本家?”

    自从那次行动之后,他再也没有面见过少爷。

    毕竟少爷已经很久都没有出动了。

    秦漠眸光很深:“江城出事了,把兄弟们都召集回来,做事。”

    那特种兵听,眼睛都发亮:“少爷的意思是说?我靠!我等这天,等太久了!”

    “少啰嗦,先来,有任务给你。”秦漠说完,收了线。

    可以说,就算是打电话。

    他好像都计算着时间。

    比如洗澡的少年这个点差不多该出来了。

    薄九确实出来了,手擦着头发,手在揉眼睛:“漠哥,你家的洗发水该换个温和点的。”

    秦漠看着眼前头发乱翘的少年。

    把手机往旁边放,然后把人往跟前拽,眸光眯了眯:“眼药水没带?”

    “有谁翻墙会带那种东西。”给自己找累赘么?

    秦漠此时也顾不得装病了,从床上站了起来,只给薄九两个字:“等着。”

    “好。”白色的毛巾垂下来遮住了少年多半张脸,那隐隐上扬的嘴角,说明着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在秦漠走了之后。

    薄九扫向放在床头上的手机。

    想要解个锁。

    纯粹的手痒。

    是因为刚才“小黄人”那个电话。

    很明显在这之前。

    大神联系的并不是重案组的人。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对方不是重案组的人。

    到底是谁能有魅力,让大神不断的发信息,偶尔还会接个电话。

    工具没带。

    但是凭借薄九对电子设备键盘的了解。

    想要拿到解锁密码也不是不可能。

    作为个合格的国际黑客。

    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

    比如就地取材……

    薄九将之前从下面顺上来的透明胶带取出来,那样的宽度竖着贴在手机屏幕上,然后再拉长。

    经常开锁,指腹上的细汗定会在手机屏幕上留下的痕迹。

    纵然是大神这么爱干净的人,也预防不了人体体温本能。

    对于般人来说,纵然是把东西弄出来,也辨别不出什么来。

    但薄九不是般人。

    对屏幕上的数字印痕。

    她比谁都敏感。

    银色的头顶还顶着白色毛巾。

    好看的眸半眯,个数字个数字的辨别出来之后,接着按了下去。

    “5,2,0,9,9,9”

    在手机屏幕亮起来的瞬。

    少年顿了下,耳尖都红了。

    这密码……

    没时间去想别的。

    薄九扫了眼通话记录上的来电。

    作为黑客少主。

    薄九总会有着般黑客都不会去专门训练的技能。

    心算,记忆力,还有对数字的敏感度。

    这是薄九从小就学的东西。

    扫眼,不能记全,也能记个大概。

    本来想找点什么东西出来。

    不过很显然,以大神的做事风格,手机上也不会留下线索。

    只有那么串数字。

    这到底是谁?

    薄九的想法刚涌出来,左耳就动了下,临近的脚步声。

    薄九手指滑,让手机屏幕回到主页面的同时,另外只手按着头上的纯白毛巾,就那样吊儿郎当的坐在了床铺上。

    秦漠走了进来,眸光先是看了少年眼。

    接着伸手,捏着了薄九的下巴,淡声道:“抬头。”

    这时候薄九还是很乖的,毕竟刚做了坏事。

    小脸昂的很仔细,顺便还朝着大神笑了下,自认为很帅的那种。

    偏偏,大神很不识货,好看的眉头挑着:“你这是做了什么?要这么讨好我?”

    薄九:……

    “看来是真的做了什么。”秦漠看着少年的反应,又朝着床头柜扫了眼:“手机的位置,我出去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看来翻墙学霸还喜欢翻别人东西,既然这样的话,密码你应该也知道了,5209。”

    薄九听到那个密码,下意识的咳了声,有种被呛到的感觉。

    秦漠继续捏着少年的下巴,向上抬了下,漫不经心的很,俊脸压近,呼吸都打在了薄九的脸上:“老实讲,你是不是就是想要听我表白,才会想把房间里带密码的东西都破解遍?”

    薄九:……大神这倒打把的功力。

    “我明明还回去了。”薄九低估了句,她是真看不出来手机的位置哪里动了。

    “嗯……”秦漠侧身,白皙的手指在那比了下:“差了厘米多。”

    薄九:……就这么点距离!

    “你们这种翻墙学霸看不出来。”秦漠说完还不忘打击某人下:“毕竟是距离差,定程度上也和物理有关。”

    薄九彻底蔫了。

    秦漠还在打量少年,就像是拉家常:“怎么破掉密码的?”

    薄九基本上生无可恋了,眼药水滴在眼球上,阵蛰疼,抬起手来,指了指仍在垃圾箱里的作案工具。

    “别眨眼。”秦漠边固定住少年的脸,边还不忘朝着那边扫眼:“胶带?聪明的办法,手机屏幕上有深浅印痕,用来提取密码刚好,这是从张婶那里骗来的?张婶要是知道你是这种人设,明天的皮蛋瘦肉都没你的。”

    薄九只眼已经闭上了,还剩下另外只,脸颊有点鼓,元气美少年的模样:“我帅气的人设在就行,其余都是浮云,没骗张婶,我偷拿的。”

    秦漠听了好笑:“偷来的东西,很有成就感?”

    “没有。”薄九摸了下自己的口袋,接着伸手,放了张皱巴巴的十块钱到秦漠的手里:“原价买。”

    秦漠挑眉:“才十块,买块糖都不够。”

    薄九觉得吧,她不应该和大神讨论普通民众的金钱价值观。

    十块钱能买好几根棒棒糖好不好。

    最后滴眼药水滴入眼眶。

    眼前彻底陷入了黑暗。

    剩下的唯有男人好听的嗓音:“别睁眼,闭着自己呆会儿,我去洗澡。”

    薄九是侧躺的,公主这个时候本来是想偷袭下这小子,毕竟被揉之仇不报,怎么配的上威武霸气的它的名字。

    谁知道刚走进

    就被少年捞,抱在了怀里。

    喵的。

    这小子这么凶残,主人到底是怎么忍受他的!

    公主身上软绵绵的,带着毛又软。

    再加上眼睛里有药水。

    鼻尖吸入的又全部都是熟悉好闻的气息。

    嗯……大神的味道。

    大神似乎点都不在乎自己偷窥他的**。

    她的犬系宠物对她还是这么好。

    少年银色的碎发从耳边打下,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眸。

    就连抱着公主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减少了力道,慢慢的垂下,变成了平缓的呼吸。

    秦漠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幅画面。

    深邃的眸光沉了沉,接着走过去,刚要伸手抚上那张陷进枕头里的脸。

    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

    秦漠起身,看了眼来电显示,直接走出了房间,才按了接通建。

    “少爷,我到了。”

    说着,特种兵把悍马车灯弄成了双闪。

    秦漠抬眸:“别弄成声响来,我出去。”

    特种兵闻言,不解的很,在本家少爷也这么谨慎?

    更何况少爷不是不喜欢下雨吗,怎么还出来?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的时候。

    身睡衣的秦漠已经走了出来,纯白色的棉质居家服搭配上秦漠手上的那边黑伞,还有残留在他手背上的输液贴。

    特种兵被他们老大这个打扮给震住了,少爷这是在做什么?

    扮演生病贵公子吗?

    秦漠也不啰嗦,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档案。”

    特种兵把东西递:“密封的,谁都没有看过。”

    秦漠拿过来,并没有说话,修长的手指挑,那里面是份详细的产妇资料,姓名年龄都有,明显就是年轻时的贺红花。

    秦漠淡漠的视线朝着下面扫去。

    突的。

    那双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子,竟剧烈震!

    重的让坐在前面的特种兵都忍不住的回过头看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