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778.第778章 五合一,找到了

778.第778章 五合一,找到了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打断薄九思绪的仍然是大神的电话。

    只是这次,并不是特种兵那边来的消息。

    而是真正的重案组有事情。

    “小黄人”三个字在屏幕上闪闪的。

    薄九看了来电显示,收回的手顿了下,还以为是谁。

    能让大神取这么可爱的昵称。

    没料到,大神情绪淡淡的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那边的人声音很沉稳:“大事。”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薄九还是听出了那边的人是谁。

    这分明就是重案组里的那位黄局。

    黄局等于“小黄人”?

    大神给人取的昵称也是没谁了。

    不过有点,大神好像点都不忌讳当着她的面来讲这个电话。

    隐约间,薄九还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声响。

    “那个女人的事,已经有了答案,确实像你说的,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有款可以约人的交友软件,能定位附近的车辆,些司机会发布消息在上面,如果女孩子们愿意,就把手机号提供那个司机,附近的司机就会打电话给那女孩子,送她回家。但是这种司机的车辆般都在软件公司那里备注过,不会出现什么事啊,可那女孩也交代了,就是因为那次,她才会染上艾滋,并且……”

    薄九再次确定,秦神打这个电话点要避开她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在黄局停顿的时候,秦漠开口问了句:“并且什么?”

    “并且我们查过,她留电话号码的那辆车和来接她的似乎并不是辆车,那个司机开的虽然也是宝马,但那天他的行车记录仪上记载的很清楚,他接的是其他女孩,把人送回家之后,他自己也回家了,所以排除了那人的作案可能,下面的人把这些告诉那女人之后,她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太对了,她说她没想到那个纸条是真的。”

    闻言,秦漠眸光凌厉闪:“什么纸条?”

    “留在酒店的张纸条,开始她并没有在意,还以为是谁和她开的玩笑,可现在想起来,这切应该都是有预谋的,因为那纸条上写了行字,你猜下个得病的会是谁?”

    黄局长说到这里,嗓音明显降低了许多。

    因为如果切都是有预谋的话,那这件事的性质就不样了。

    “你猜下个会是谁?”

    很明显,这是宗连环案。

    并且如果是这样的案件的话。

    作案者就成了个非常不稳定的传播者。

    他身上携带的艾滋,就是他最好的“杀人武器”。

    薄九本来是想发挥自己的精神,尊重下子大神的**。

    偏偏大神没有丝毫让她走的意思。

    甚至直接开口问了案件的细节:“他们是在哪里发生的关系?相关酒店的备案有没有?”

    “有也没有用,这女的说,当时开房间用的是她的身份证,因为男的说车里放着的红酒忘记拿了,要先去拿红酒,让她开好房间之后,再把房间号码发到他手机上…”

    薄九听到这里,忍不住吹了阵口哨。

    这声口哨,刚巧不巧的被“小黄人”听到了,眼睛都瞪圆了,还有他那个圆鼓鼓身材:“什么情况?”

    秦漠扫了少年眼,从容不迫的很:“我的猫。”

    黄局真的觉得这个答案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谁家的猫会吹口哨!

    偏偏他想质问的时候。

    那边真的传来了声猫叫。

    是薄九把公主捞了过来,揉了把。

    公主岂止是叫,岂止是怒发梢!

    总揉它,当它没脾气是吧!

    秦漠仍然是带病的模样,嗓音却让听了的人有些咬牙切齿:“你应该听到了,它今天不太安生。”

    这句话,不仅把自己的宠物黑了,还连带着让黄局郁闷的吞下了所有的质问。

    只蔫巴巴的道:“那你问问你的猫,它为什么要吹口哨。”

    秦漠的态度慢条斯理的很:“这个问题我们会儿会讨论,酒店走廊也没有拍到这个男人的相貌?”

    “没有,倒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特殊伪装,而是那天晚上开房的人太多,他是跟着很多人起上的电梯,出了电梯之后,就直低着头走,摄像头什么都没有拍到。”

    黄局长说到这里,重重的嘬了个牙花,可见这个案子让他有多挠头。

    而秦漠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就准备挂断电话。

    黄局长哎了声:“你那边能不能给我点心里侧写什么的,我好去抓人啊。”

    “有,会发给你。”秦漠说完这句,直接将手机收了线,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说说吧,刚才为什么吹口哨?”

    薄九浅笑:“两个人去开房,女的付账,这男人不是很帅就是很有钱。”

    “喔?”秦漠挑眉:“怎么讲?”

    薄九把笔记本放下:“比如像我和漠哥这么帅的,很多人都喊着给我们生猴子,要是能睡到,谁会在乎开房这点小钱。”

    这和如果大神愿意被她绑架,但前提是她要留下笔绑金是个道理。

    比起绑金来,当然是能把大神带走最重要。

    “说说第二种情况。”少年撑着阳台,往上坐,那姿势很帅气,嘴角勾,眼睛下面的泪痣在那刻非常的明显:“就是这个女的看男的太有钱,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些小头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她觉得事后男人给她会比这些还要多,漠哥是学心理学的,我说的这些,漠哥应该度猜的到才对,更何况你的电话音量不低,男女朋友不可能是通过交友软件来预约,所以首先要刨除的就是这两个人会有亲密关系这层,那就只剩下帅和有钱能让女孩心甘情愿出开房钱了,不过我猜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秦漠抬眸,示意少年继续。

    薄九偏头,身花花公子的邪佞:“如果是我找女孩子开房,绝对会想不到要带什么红酒,这完全是有钱人的做派,开了个豪车,带瓶好酒,最好身上的穿戴都价值不菲,这样才能让更多人上钩,毕竟些女孩子是很在乎这些的,我猜受害者定在某些程度上有着极强的虚荣心,每个月工资不够,却会花两三千来买化妆品,两万来买轻奢品,不劳而获就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这些都是个人最基本的想法,不评价对错,但很显然作案者抓住的就是女孩们的这种心理,因为这些女孩,对有钱人的防备心极低,所以才会在相处第天,就和人发生关系。”

    薄九完全没有想过,有天她会和大神坐在起,来讨论个案件,并且还是以朋友的身份。

    这种经历和感觉都很奇特。

    很容易让人产生有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兴奋。

    然而很快,这股兴奋就被大神句话浇熄了。

    “如果是你找女孩子开房?”秦漠偏过头来,嗓音冷冽的反问:“我倒不知道你还有过这样的想法。”

    薄九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心虚:“我就打个比喻。”

    “看来你不仅是物理不好,连语文也应该重新学。”秦漠双眸并没有暖回去:“谁教的你这么打比喻。”

    遇到大神这种学霸。

    薄九觉得还是不要扯什么学科上的事,靠近他笑:“所以漠哥的心理侧写是不是应该出来了?”

    看在某人照顾了自己两天的份上,秦漠把些冷意消了消,才开口:“作案者年龄在25岁到35岁之间,长的不是很帅,但也不会太难看,有定的男性魅力,并且身上的气味会很好闻,甚至对自己的衣着很有要求,干净有钱,有定的自由安排时间,对爱慕虚荣的女人有着极高的仇视心理,未婚。”

    薄九只猜到了对方干净有钱,大神怎么能猜出这么多来。

    “身上的气味很好闻?”这种事是怎么猜出来的?未婚倒是好理解,毕竟已婚男士,会让人差生种距离感,在薄九看来,作案者也是未婚,并且25岁到35岁这个年龄段,是具有男性魅力的,而且薄九也猜到了,对方不会很难看,就比如如果长成黄局长那个大肚腩,再有钱,女孩子们也不会去乘上他的车,还主动替他掏钱,所以这个作案者长的肯定不会很次,甚至说是五官端正能让人在第时间看到,差生不了反感,可是气味?

    秦漠低眸看着少年皱眉的样子,头顶上的银色发窝都会毛茸茸的,嘴角勾了下:“看来翻墙学霸学艺不精,生物课上的些知识没有学好,陌生男女之间,开始相互吸引,除了外貌的因素,就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不然为什么有些人在做之前,都要先洗个澡?嗯?”

    薄九听了那话,又不知道怎么接了,拽过公主来,开始乱揉。

    什么生物课上会学这种东西。

    而且没有人会用这种论调来分析案情,除了大神。

    “这会是个很麻烦的连环案件。因为很显然,作案者的智商不低,切想的都很周到,估计当初的电话也成了没人接的废号。。”

    薄九往回拉话题的努力没有白费。

    秦漠坐在纯白的大床上,眉头半挑:“刚才黄局应该没有说电话打不通这件事。”

    “我猜的。”薄九不避讳秦漠的试探:“很简单,如果我是作案者,也会准备些道具,每约个人,今天的手机卡就直接作废掉,换了下个目标之后,再用新的手机号来联络,虽然现在正规营业厅的手机卡都是实名制,但还是有途径弄到不用实名制登机的卡,车牌号应该也会做些手脚,这个手脚花点钱就能学会,更何况每次作案者都是在车水如龙的双休日才出来行动,要想鱼目混珠并不难。”

    秦漠把玩着火机,嗓音很淡:“不错的犯罪者理论和构思。”

    这种夸奖,实在是容易让人冒冷汗。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心虚了。

    薄九则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退:“有了上次帮人做直播的经验,这些确实容易猜。”

    啪的声。

    秦漠将打火机收了起来,看着少年笑了:“你是在暗示作案者不是个新手。”

    “和漠哥说话就是不容易累。”薄九把自己往床上扔,两只胳膊放在脑后,知道大神不怀疑她了,也能专心再来讲这个案子:“不过……”

    “不过不排除,是有人在教他这么做。”

    薄九的话头还没有起。

    秦漠那边就开了口,病是病了,还是像个贵公子样,浑身的禁欲气息。

    薄九轻笑,她确实是想说这个:“个交友软件,发布消息是公开的,但是女孩子们留的电话却没有公开,当然要查到那些内容,对我们黑客来说很容易,但对个普通人来说,可不容易。”

    这次,秦漠没有再说话。

    而是拿过手机来,拨通了号码。

    薄九再次看到了“小黄人”三个字,特别想知道那位黄局知道他在大神这里的昵称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心理活动。

    现在黄局长是顾不上这些,看见来电是秦漠的,只剩下了激动:“是不是答案出来了?”

    “连环杀人案。”秦漠的嗓音很淡,没有丝的起伏:“幕后主使是Z。”

    不仅仅是电话那头的黄局。

    就连薄九也顿了下。

    幕后主使是Z?

    薄九挑眉,觉得这论调……

    “少女的祭奠和这次的案件合并成个案件来处理。”秦漠眸光很沉:“作案者的心理画像我会发到你邮箱,按照这个条件去找人,我不管你通过什么途径,告诉民众,不要随便约。”

    黄局道:“这个倒是好说,就是这件事是不是你想太多了,少女的祭奠是通过论坛发起的,这次则是约的软件,应该不是个性质的吧。”

    “全部都是由网络进行,并且受害者统都是女性,作案者的所有作案信息都会泄露出这个人的心理活动,全部都和睡有关,只不过睡的模式不同,本质样,最关键的是,没有哪个人作案会留下纸条,来告诉大家他是凶人,让警方更快能找到他,这是Z向重案组下的第二道挑战书。”

    秦漠每句话,似乎都说到了最关键的点上。

    这让黄局,张了张嘴。

    又是挠头,这分明是给你下达挑战书,我们重案组是受了你的牵连好不辣!

    “这次锁定目标之后,先不要动,我会派人过去和作案者接触,将Z揪出来。”秦漠交代完事情,再次挂了电话。

    完全不给“小黄人”反应的机会。

    薄九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毛遂自荐下:“漠哥,你觉得我去和他接触怎么样?我手速不错。”

    事关冒充她的人,她当然要积极点。

    秦漠把手机收,慵懒懒的两个字:“不行。”

    “好吧。”

    那她只能跟踪重案组的人来做这件事了。

    她尊重她宠物的所有决定。

    但是这和她的做法也不会产生冲突。

    秦漠偏头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少年眼,语气里带了警告的意味:“老实点,这次再被我抓到,你清楚后果是什么。”

    “漠哥,人和人互相之间的信任呢?”薄九长叹了口气:“我已经很久没有黑人网络了,你知道这对于个黑客来说意味着什么,手残党的世界。”

    虽然明知道少年在这方面不可能和他说实话。

    看到对方那郁闷的样子,秦漠的嘴角还是翘了起来。

    薄九勾了下唇,跳下床说是要去洗澡,却不忘带上自己的手机。

    关上浴室的门之后。

    首先做的就是打开那能够隔绝声音的花洒。

    水声中,少年低眸,修长手指按着屏幕,那双极黑的眸,前所未有的亮,字母变成了串串的文字。

    “跟踪重案组成员,猎捕行动开始,Z。”

    抬手,按下发件。

    薄九这才将身上的战服扯。

    再接下来就是哗啦啦的水声。

    窗外的夜色很深。

    但对于电竞选手们来说。

    晚上打游戏才有感觉。

    叮的声邮件声响起的时候。

    渡边朝着他身后那个躺在地板上看漫画的人扫了眼:“副队,你的手机响了?”

    “嗯。”星野低眸,看到那行字之后,手指动,选择了删除,就连痕迹也消除的干二净。

    这刻。

    他才意识到。

    Z,是真的回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

    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雨。

    偏远地区的县城医院里,翻动档案的声响还在持续,以至于都压过了外面的雨声

    幸好这都是当兵的,身体素质好,坐在档案室里也不怕冷。

    如果换成是普通人,这时候已经累的不行了。

    特种兵也在那里面,既然是少爷下的命令,肯定不能有点疏漏,有他在,他才觉得这件事办的靠谱。

    但是不可否认要查的档案太多,并且只能靠人工,没有捷径可走。

    就在他以为还得再查上晚上才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的时候。

    那边突然有个年龄不大的小战士站了起来,个标准的军礼,声音洪亮:“报告,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