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777.第777章 第八百三十八 四更合一,安

777.第777章 第八百三十八 四更合一,安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部队的执行力向来迅速。 ()

    特种兵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按住了巫甄的手。

    巫甄从来都没有被这么对待过。

    以往都是她抓别人。

    有谁能抓她?

    她可是巫家唯的继承人。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就敢让我上军事法庭!”巫甄眯着眼,声音冷了下来:“我来这里也是查案的,什么时候部队上的人有权利带走警方的人了,如果你不清楚你的职责,就打电话问问你们团长,惹到不该惹的人,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特种兵扫了她眼,语气很淡:“不劳巫小姐操心,我执行任务能有什么后果,倒是巫小姐,被警队开除之后,警证不上交,又来妨碍部队任务,甚至还找了堆人让我接电话,巫家个做商的,什么时候也能指挥部队上的事,还是巫小姐觉得,你们家有权有势,即便是滥用私权也没有关系?”

    巫甄听了这些话,猛地抬眸:“你是重案组的人?是黄局让你来的?”

    她没有从秦漠那边想。

    因为巫甄觉得,这件事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除非是重案组那边的人,直都想把她排挤出去,才找了这么个借口。

    她知道那个黄胖子看她不顺眼。

    就因为她祖父说过如果那黄胖子让她退出重案组,他定会找机会替她讨回来,所以黄胖子才会这么记恨她。

    巫甄眯起了眼,又是重重的声冷呵:“我不过是来查点东西,和重案组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有什么资格管我。”

    特种兵看着她,心想这人到底是怎么考上警校的,真的是侮辱了警察这个职业。

    “管你这种人,还用不到重案组,巫小姐是养尊处优的太久,是不是忘了,作为个普通公民,有什么事能做有什么事不能做,你已经被踢出了警职,还在这冒充警方来查案,巫小姐,你以为这次巫家还能捞你出来?放心,不会了,带走!”

    最后那两个字,让巫甄的手都攥了起来。

    这件事,她和重案组没完!

    巫甄被带到了军车上,苏玫也跑不了。

    留下的人继续查档案。

    时之间。

    只听到了纸片翻动的响声。

    成沓成沓的档案被抱进来,再被抱走。

    知道这件事的人却极少。

    部队办事,有个特性,就是保密。

    院主任不傻,这种事他当然不会伸张。

    更何况刚才他也听得差不多了,开始找上他的人,早就不是警方的人了。

    按照这架势来看,他这是给不该行方便的人行了方便,他可不敢再说什么。

    堆当兵的往他眼前站,他腿都软。

    只是这些人到底要查什么?

    他怎么想都想不透。

    夜色越发沉了下去。

    秦家本家。

    外面依旧站着持枪武警。

    从屋内看大院,还能看到那些站岗的兵哨。

    “这么多的驻守武警,还不还给人绑人的机会。”

    薄九单手插着口袋,把啃完的苹果核往垃圾桶里扔,轻声自语了句。

    张婶还以为薄九是在看什么,也偏着头往这边看了看,接着,笑了:“九少,是不是觉得大院了到了晚上太安静了?”

    “是啊。”薄九勾唇,从容不迫的很,点都没有把自己想绑人的这个念头透漏出来。

    张婶手上端着了盘刚切好的橙子,大概是刚才看到薄九啃苹果了,就忍不住的切了盘,她知道九少这孩子向能吃。

    “我也觉得太安静,幸好有九少在。”张婶说着,脸上都不由的带出了笑:“夫人很少在家,老板又常年在部队,平时少爷总是个人吃饭,家里很少会有热闹的时候,九少来了就不样了,少爷的食量明显比以前多了很多,偶尔还会笑下,虽然少爷不说,但是我这个做佣人的也明白,少爷很喜欢九少来,就连夫人都很感谢九少,能这么陪着少爷,毕竟少爷的性格离近了确实有点难相处,以后还请九少多担待点,有些话少爷不说,但是他心里都有数。”

    薄九闻言,把张婶手上的橙子接过来,轻轻笑:“张婶你放心,我也是那种什么都不说,心里有数的人,漠哥对我怎么样,我很清楚。”

    同样的。

    那个人对她有多重要。

    她也很清楚。

    很多事。

    她不想再算计,也不想再提防。

    如果是换成其他人。

    她总会做到万无失。

    可那是秦漠啊。

    那是小时候陪了她三年零两个月的秦漠。

    那是想让她不顾切绑起人来就走的秦漠。

    那不是其他人。

    薄九的手摆弄着其中片橙子。

    如果注定了此生只能活在黑暗里。

    她希望。

    那盏名为秦漠的灯不要灭。

    即便有天为敌。

    他也是她最重要,最舍不得拉进黑暗和她作陪的人。

    张婶看着笑意温柔的少年,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毕竟昨天少爷回来的时候看上去并不痛快:“今天还要麻烦九少照顾少爷了,老实讲早上看到九少出现的时候,我吓了跳,说起来九少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记得所有的门我都上了锁啊。”

    薄九闻言,摸了下鼻梁,为了维持住张婶心目中她善解人意的形象。

    翻墙这种事,就不要告诉她老人家了。

    薄九换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后门的锁没上,应该是你忘了。。”

    “后门?”张婶这边还在回忆。

    那边薄九已经端着橙子上了楼。

    “哎,等下,九少,这哪里有后门?”

    薄九当然不会回头。

    回头怎么解释?

    更何况她刚才还在打着要绑大神的主意。

    如果让张婶知道她的这些念头。

    绝对不会再敢麻烦她照顾她家少爷了。

    薄九没有空出手来,直接抬脚,长腿屈膝将房门抵开。

    秦漠显示是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抬起眸来,慢条斯理:“怎么?翻墙学霸撑不住要露馅了?”

    薄九心想我这翻墙学霸算什么,你还自己黑自己呢。

    很潇洒的把橙子放,把两个笔记本拿了过来:“暂时不会露馅,只要外面没有摄像头,我就还是安全的。”

    秦漠看着少年,勾了下嘴角。

    薄九觉得那表情不太对,顿住了:“所以是有摄像头?”

    大神回答她的方式,是把遥控器拿在了手里,接下了开机键,薄唇上还带着弧。

    联网电视机打开,薄九不可能不认得屏幕上的那道身影。

    明显就是她自己。

    只是这摄像头做的真隐蔽。

    她都刻意避开外面的监测。

    没想到还有个。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比起学校的墙头来,我房间的高度,对你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大神说话,从来都不忘稍上她的黑料。

    薄九已经习惯了,坐在那和大神起欣赏了下自己翻墙的帅姿。

    本来也是想确定下最后个摄像头的位置。

    看的就有点认真。

    秦漠也在看,比起薄九来,他的关注点是少年再踹完树干,伸出右手抓墙的瞬间,腰间露出来的那截白皙:“还挺漂亮。”

    薄九以为大神说的是自己的身手,也没往其他地方想,有这么段视屏,毕竟是个黑历史,就想删除。

    大神却先她步按了保存,动作很是漫不经心。

    薄九实在不明白,大神留着她翻墙的视屏做什么。

    总觉得这是在集她的黑料。

    比如下次再有叫她学霸的时候。

    大神就让她看看这段视频。

    事实证明,薄九同学想的还是太单纯。

    秦漠之所以会留下这段视频,除了要留黑料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其中某个画面,让他很有感觉……

    双眸在沉下去的那瞬,秦漠的喉咙微乎其微的动了动。

    到底是费了很大的耐性。

    才把升起的念头压了下去。

    包括看到那样帅气的动作。

    他却只想把少年压在地上,将那碍眼的战服拉上去,再撩开T恤的后衣领,啃咬那白皙的腰和后背,

    想要看他轻颤,挣扎,无法支撑自己,只能被他握着腰杆哭喊求饶的样子。

    秦漠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伪装病号,喝了口水,再将视频暗灭,俊美的侧脸看不出任何他方才的心理活动。

    明天就是全国大赛的第场比赛。

    薄九干脆把两个笔记本都拿了过来,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完善下自己的微调:“漠哥,玩场?”

    “过本?”秦漠挑眉。

    薄九嘴角勾:“PK.”

    大神向来是个很想让人挑战的对手。

    无论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中。

    秦漠扫了兴致勃勃的少年眼:“不打。”

    “为什么?”按照大神以前加她的样子,不像是没有好胜心的人。

    秦漠看着薄九,语气很淡:“因为我不会和自己喜欢的人PK。”

    薄九没料到会是这么个答案。

    楞了下。

    再把笔记本拿开。

    接着把公主抱了起来,揉成了球。

    毕竟大神这话,实在是不太好接。

    公主是真的想咬这小子口,它喵的,它又不是毛绒玩具,这么揉它,它也是有脾气的!

    秦漠看着某人的举动,嘴角弯了下,接着把书放在了边:“过来,量体温。”

    “不是刚量过?”薄九总算是放过了怀里的公主。

    给个公猫竖小辫什么的,这简直是对它血统的侮辱,公主很生气,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几步,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还不错,才不朝着薄九挠爪子了。

    秦漠扫了眼自己的蠢猫,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某人的脸上:“不量也可以,去拿块毛巾,我身上的温度好像上来了。”

    薄九听这话,马上伸出去手探了探秦漠的额头,不烫。

    不过就算不烫。

    也得细心照顾着。

    她的宠物从小就体弱多病。

    扯开衣领,把体温计放进去。

    离近了看,薄九才发现那张脸的脸色确实没有恢复,唇色还是有点发白。

    不得不说,秦神为了能让自己看上去还虚弱,动了不少心思。

    这其中条,就是表情学。

    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某人,干净的几乎能看见那层层的细小毛绒。

    姿势也是他很满意的姿势。

    不由的嘴角就会上扬。

    薄九看到那冰雪初融的笑时,又想起了张婶的话。

    突然有种要坦白切的冲动。

    但薄九比谁都明白。

    横在他们中间的从来都不是男女的问题。

    而是,他们个在明,个在暗。

    他有他要遵循的。

    她有她要守护的。

    只是看着这样的大神。

    薄九总是会想起那时候,她想要买他的心情。

    明明知道得不到,还是很想要。

    不过,薄九也明白。

    像大神这样的,她不能随便染指。

    当然,她都舍不得染指的人。

    谁动了,她也会和谁没完。

    实际上,刚刚下楼,薄九不仅仅是啃了个苹果。

    更多的是在和白律师沟通。

    做律师的,不管多年轻,对些陈年旧事,总会有自己的门道听说到。

    包括大神的手伤。

    白律师果然靠谱,不出分钟就回了她句:“秦家的事,要加钱。”

    “可以。”只要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国际连环杀人案。”白律师的信息很简短,却每个字都很有用:“现在所有资料已封,想要查到详情,需要攻掉重案组的系统,秦漠的所有东西,都不普通,更何况是那段经历,我劝你不要随便查他,他那边的水有多深,不好说。”

    薄九笑了:“我的水也深,钱回家打给你,还会给你优惠其他条件,倒是白律师,只句水深就把我打发了?嗯?”

    白律师的音调依旧没有什么改变:“特种兵,特殊行动部队,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不过从律师的角度来看,那件案子办的并不完美,因为秦漠误会了个人,只是谁都不清楚,那时候为什么他要跳进水里去救个罪犯,这属于国际案件的统筹,你想查他受伤的原因,具体的很难查,只能靠分析,不过有点,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介入过重案组,直都在打电竞经营秦氏……”

    也就是说当年的那个案件是大神的心结,只要清楚案件的具体过程,就能知道大神的手到底为什么会受伤。

    薄九的眸半垂,看上去还是那个少年。

    可心里却只有个想法。

    攻下重案组的资料库,找出当年的细枝末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