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754章 第

第754章 第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渡边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妙,尤其是当他回头时,看到追他的手里还有媒体的时候,跑的更加的快了。

    偏偏这外面下着雨,脚下还时不时的会打滑。

    如果有粉丝因为追他,到时候再发生危险,那就更糟糕了。

    所以渡边才火急火燎的让星野快点过来,他真的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但真的停下来,面对的麻烦会更加的多。

    首先来说他不仅仅没有经纪人还没有保镖,到时候他真的会被粉丝的热情给撕碎。

    星野侧过眸去,隔着栏杆扫过那边的画面,手上的电话并没有放下,嗓音里带着种稳定人心的力量:“从现在开始你往大路这边跑,越快越好。”

    “副队,你没有搞错吧,你让我往那边去,那边的粉丝可是最多的。”渡边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身体却已经行动了起来,个拐外成功的甩掉了后面部分的粉,帽子也没有了的他,现在只盼望着身后的人能别追了。

    星野抬起手来,看了眼时间,接着嗓音又响了起来:“再跑快点。”

    渡边现在肯定是他们副队说什么他听什么的,他还指着副队捞自己出去呢。

    “我数到7,你直接冲到路这边,有车接应。。”星野边说着,边按下了车窗,接着侧过眸去对着身侧的司机道:“麻烦师傅会停下,开个双闪。”

    “好!”师傅到底是在江城,经历过不少大世面,在江城开演唱会的明星多了去了,但即便是如此他的乘客也都是来看演唱会的普通人。

    第次遇到明星坐他车的。

    那人应该是明星吧,不然不会被这么多人追。

    “3,2,1。”

    随着星野的嗓音落下,他伸手推开他左侧的车门。

    见状,那边的渡边立刻蹿了进来,然后重重把身后的车门关,不断的喘着气:“差,差点,我,我就不行了。”

    “师傅,开车。”星野并没有马上和他说话,而是先让师傅把车开了起来。

    没有追上人的粉丝们站在马路边,还在大喊着渡边的名字。

    这幕并不是很难看见。

    尤其是把商务车停在主楼那边的帝盟战队成员们。

    林风挑了下眉头:“东瀛战队这次,还真是惊险。”

    没有经纪人,也没有任何的官方通知,就敢出现再观众席里,倒是蛮有个性。

    不过……

    “车里的那人是在接应他?看来东瀛战队的人不只是来了个。”

    林风这句话说的确实有根据。

    只是除了秦漠之外,谁都不清楚那辆车里接应渡边的人是谁。

    当车与车隔着条路,擦肩而过的时候。

    开着的车窗,才让人们很清晰的看到了那里面坐着的人,眉眼清隽,气质温润,在电竞圈里,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

    大概是注意到了这边的目光,

    尤其是这个时候,停在这里的商务车,般都会是战队的里的。

    那人将头侧了过来,音容相貌全部都露在了大家的面前,虽然只是瞬而过。

    “星野!”谁都知道曾经最喜欢的电竞大神就是星野,现在见了本人,虽然只是个短短的画面,心情也激动的不得了。

    “星野居然也来了!”

    真的是不敢相信,眼睛根本不舍得往计程车消失的方向收回来。

    薛瑶瑶了解圈少,她不明白的心情,试探性的问道:“这儿星野很强?”

    “岂止是强,简直就是变态好么,我男神打起游戏来的时候特别帅。”说起曾经的偶像来,也是很滔滔不绝的:“这次真奇怪,我记得他从来都不观看比赛的,更何况有点时间他都会用来睡觉,怎么连他也来看这场复活赛了,即便是因为上次在日服的事,东瀛战队那边想来看看大黑桃,也不需要他出面吧,奇怪,太奇怪了。”

    听着这些话,从始至终秦漠的双眸就只是那样合着,整个人看上去就给人种冰寒的气息。

    明显的水滴已经没了,只是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湿气,尤其是他的发,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容易干。

    林风看了自家队长眼,又看看了那边的出口,还是没有人。

    他刚刚发的语音消息也没有得到回复。

    等了差不多三十分钟的时间。

    秦漠才嗓音淡淡的开了口:“走吧。”

    又是两个字,可那里面的温度却戛然不样了。

    这时候的秦漠看上去,真的是没有点的热乎气。

    林风对少有些担心,又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仍然是没有回复。

    小黑桃到底是在做什么。

    薄九确实有点忙。

    而这个忙,完全是意外。

    本来是为了躲避粉丝走进的个拐弯处,没想到会在这里撞到林沉涛家的那个队长。

    薄九下意识的将身形收,后背贴墙,俊脸微侧,看着他和个女孩说了两句话之后,朝着另外个方向走去的背影。

    薄九选择了跟踪。

    做节目的时候,这个人做出来的事让她不得不在意。

    口袋里的手机也因为发现对方,早就被薄九调成了静音模式。

    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傅九跟踪了对方路,并没有什么其余的发现。

    不过有点,这个人不仅仅是警惕性高,躲避人的功底也很强。

    而且这些东西都是他在下意识中做出来。

    薄九上辈子和警方玩了那么多次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大的赢面就是她具有反侦察能力,也就是说饶容也具有这种能力。

    上次在林城的时候,薄九已经留意到了,这样跟了条路下来,薄九几乎可以确定,对方确实在无意识中都在反侦察。

    薄九眯了下眼,这点不该是个刚刚回归电竞赛场的选手所具备的。

    除非这个人和大神样,不简单……

    薄九看着那人伸手招了辆计程车,想要再跟也困难,因为后面没有及时跟上车来。

    不过,已经够了。

    再跟下去难免会被人察觉到,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薄九开始回想对方之前遇到的女孩子,说的也只是问路的话。

    既然是这样,又为什么对人这么防备?

    雨越下越大,也没有余地在让她想这些东西。

    没有计程车来,薄九干脆身形侧,勾出自己的口罩来,将战服反穿之后,顺着那边已经并不多了的人流,进入了地铁站。

    淋完雨之后,是真的会冷。

    尤其是这个时候的雨,很容易给人种冰冷的感觉。

    薄九买了卡之后,刚刚暖和过来,左手抄进裤袋的时候就看到了三个未接来电。

    是林风。

    过安检时,薄九迅速的发过去了条信息。

    收到回复的时候,是过了十分钟之后。

    林风之间把电话打了过来。

    “喂。”在地铁里想找个座位并不容易,不过薄九也并没有打算坐,毕竟全身还在滴着水。

    林风那边长叹了口气:“小黑桃,你总算是接电话了,你刚刚去做什么了?直都不接我电话,我们在主楼那等了你半个多小时。”

    听到他们等过自己,薄九的脚顿:“我以为你们散了场之后就走了。”

    “本来是,队长说让我们等。”说到这里,林风顿了顿,并没有把秦漠之前说的话,全部都告诉小黑桃。

    薄九在听到这个答案之后,身形震,攥着吊环的手,跟着紧。

    有些话,不用再聊下去。

    也知道对方要表达什么。

    薄九想起了那个人离开的背影,跟着又攥了攥手。

    像是在忍着什么东西,最终没有打开那个页面,去发某条微信消息。

    她不发消息,并不代表着别人不发。

    秦漠还没有回本家。

    黄局那边就来了电话,语气特别的严肃:“你赶紧来趟我这里,没错,有东西必须你先看看,这边没人能解决。”

    这个电话对秦漠来说并不是不好,他刚好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重案组的气氛很明显和之前不样了。

    从左到右,每个人的神色都比较凝重。

    黄局更是亲自带着他走进了个隔离审讯室。

    “看到里面的人了吗?”

    黄局手指点在玻璃上。

    秦漠的侧脸很白,有些透明的俊美,像是在示意他继续说。

    黄局也察觉到了秦漠今天有点不对劲儿,但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个人莫名其妙的沾染上了…艾滋。”黄局看了秦漠眼:“现在的她还有种想要报复人的心理,只是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反而有点难以控制,你我都清楚,艾滋不会是莫名其妙被染上,可她的交友圈我也查过,都挺干净的。”

    秦漠看着坐在那里面,打扮的很潮的女孩,眸光扫她手腕上的古驰链以及那整套的施华洛世奇首饰,再到她的鞋:“这个人的家境怎么样?”

    “还可以,很普通。”黄局看着他的视线道:“你也察觉到这方面了是吗,没错,这女孩很喜欢买轻奢品,但是我也查过,她并没有从事不好的职业,这些东西她买起来虽然吃力,但也都是正常上班买的,只不过是买了件,整个月都要吃馒头喝凉水,女孩子们现在这样很正常。”

    秦漠闻言,眸子抬了下:“交友关系简单,从事的行业干净,没有献血史,她周遭的人并没有感染者……交友软件,黄局查过吗?”

    句话,仿佛春雷般,惊醒了黄局。

    黄局扭过头去,让手底下这些人赶紧行动。

    实际上重案组平时灵光的很。

    只是这点不开窍确实也想不到。

    上是没有问题的。

    微信上也没有问题。

    那就只剩下了其他的交友软件。

    实际上,秦漠很怀疑在某些程度上这个受害者并没有说实话,

    从他进来开始,那个人已经不止次往这边看了。

    并且行为也很烦躁。

    除了不安,就是烦躁,以及改不掉的爱慕虚荣。

    秦漠几乎能想象得到,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值得救。

    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选择救这种人。

    但是些人的生和死,不应该是谁来决定。

    黄局原本还在喊着手下的人做这做那,回过头去的时候,见见秦漠的脸苍白的像是白纸样,连唇色都变了,立刻吓了跳:“这是怎么了!大爷的!来人,快来人!”

    秦漠靠在墙壁上,单手撑着自己的额,声音发出来都带着股热气:“去把张副官叫起来。”

    黄局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被谁这么使唤过,当然这个谁里不包括秦漠。

    张副官进来看到自家少爷的模样,神情都变了,这才想起来从刚才开始,少爷淋过雨之后就没有换衣服。

    这样的话,铁打的身子都扛不住,更何况少爷手腕上原本就有旧伤。

    张副官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伸手,让秦漠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实际上秦漠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有多狼狈。

    整个人真正失去力气,也是在上了车之后。

    即便是如此,那双眼也深邃的很,看着黄局,字顿:“撬开她的嘴,让她说点真话,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黄局知道她指的是被关在里面的那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让他注意自己的身体。

    之后,秦漠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

    除了渴和全身发热之后,好像连带着呼吸都是滚烫的,每呼出寸,就多寸的热度。

    他的手贴在自己的额上,仿佛这样能舒服点。

    脑海里有很多画面再转。

    大部分都是小时候的。

    那样的场景很乱,没有点的时间轴。

    甚至连具体的映象都看不到。

    只是,模糊的记得,总是有个人喜欢把他扑倒。

    那样的冲劲儿,让身为男孩子的他,每次想动手把人扔出去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抬不动那家伙。

    那样的感觉太强烈。

    强烈到他想要留住的时候,反而什么都记不住。

    秦家内院。

    安影后没在,张副官看着躺在床上的秦漠,只剩下了阵的自责。

    医生就站在旁边,顺着秦漠手背上的血管,将针头扎了进去。

    那阵的凉,让秦漠拧了下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