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730章 第七百九十三 六章,黑客界少主

第730章 第七百九十三 六章,黑客界少主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等下。”似乎是察觉到了不远处的响动,那人身形侧,隐在了走廊处,后背贴着墙壁,漆黑的眼睛看着那走过来的两个人。

    “看来你那里说话,并不是很方面。”

    “确实不方便,这个节目到处都是摄像头。”那人低笑了声,还想说点什么。

    却见,原本走远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竟停了下来,然后抬起眸来,朝着他这边看了眼。

    “怎么?”林沉涛挑眉看着薄九。

    薄九往后走了步。

    “喂,小黑桃,问你呢,咋了?’”林沉涛又问了句。

    薄九双眸深邃的勾了下薄唇:“没什么,刚才眼有点花。”

    “你说说你这双眼睛,是不是打游戏打的近视了,连人都变得疑神疑鬼的。”林沉涛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去。

    薄九单手抄着口袋,嘴角轻笑:“就当我疑神疑鬼吧,刚好像有人。”

    她应该没有看错,刚才那闪而过的人影。

    只是挺奇怪。

    为什么要避开?

    再踱步走到那儿。

    空空如也。

    林沉涛拍了下少年的肩:“什么有人,你肯定是看错了。”

    “嗯”

    薄九手指滑过墙壁,因为上面的黄沙,眸光深了深,更何况地板上还带着鞋印的痕迹。

    虽然很淡,但是没人这种话。

    她是不会相信的。

    而且那人还穿着战队的队服。

    很明显……这里每个人和每个人的战服都不同。

    比如她和大神都是帝盟的。

    其余两个人的也是样。

    到底是有什么秘密,要这么避开他们?

    薄九抬眸,对着脸涉世未深的林沉涛道:“走吧,去拿云南喷雾。”

    “走走走,你这个反应,我还以为怎么了,我可告诉你,刚才咱们玩的密室逃脱,为了保护你,我直都在忍受着恐怖视觉的冲击,现在精神方面变得特别的敏感,你真的不能再刺激了我,小心我晕倒给你看。”林沉涛说话向来不要脸。

    薄九挑眉:“那我还得多谢谢你的保护。”

    “好说好说。”

    吵吵闹闹的嗓音,伴随着两个人的离开,越来越低。

    “怎么了?”电话里的响声拉回了男人的注意力。

    等着少年走远之后,那人才拿着手机,从昏暗处跺步走了出来,双眼睛明明暗暗:“没什么,只不过差点被人发现。”

    “被发现?”电话那头的人停止了敲字的动作。

    “场误会而已。”那人抬眸,所有的光线都打在了他的脸上。

    柔和的勾勒出了那立体英挺的五官,每抹笑,都带着闲散的味道,以及非常具有标志性的战队战服,不是刚刚回归的饶容,还有谁?

    “你自己注意点,尤其是在面对秦漠的时候,不要大意。”

    饶容听了那边的嘱咐,嘴角扬了下:“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当然知道怎么应对。”

    “那就好,你去吧,我们也是时候卷土重来了。”

    空格键按下。

    隐隐的个z字,浮现在了那人的双眸上。

    饶容低眸:“看来你已经想好了能对付秦漠的办法,不过上次少女的祭奠,到底是谁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就凭着你对人的心理暗示和网络煽动,她竟然没有采取行动。”

    “这件事我还在查。”手指又顿了下来。

    饶容挑眉:“老实讲,开始我还以为是你做的这场死亡直播,就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这个世界,有多么需要被毁灭,真没想到,竟然不是你。”

    “无论是谁,破坏了我们祭奠,都逃不了,你觉得凭借我的能力,会查不出这个人来?”

    饶容轻笑:“我可没那个意思,你的黑客技术我还是相信的,好了,宴会要开始了,总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也该尝尝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而且有点,或许我们可以用来对付秦漠。”

    “哪点?“

    饶容后背贴在墙壁上,薄唇还带着弧,远远的看上去,无害且帅气:“新晋vp队员,帝盟的副队长,秦漠很在乎他。”

    对方边听着这些信息,边将少年的资料搜索了出来,像是笑了声:“傅九,个被家里赶出来的长子,除了游戏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这样的人,你觉得秦漠为什么要在乎他?”

    “这点就要问秦漠了。”饶容眸光如夜:“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人对秦漠有着很特别的意义,或许就是因为他会打游戏。”

    电话那头的声音染上了淡淡的冷:“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真的要见上面了,看看这个人哪点值得秦漠这么费心思。”

    “前面有摄像头,挂了。”饶容看着朝着他跑来的人,从容不迫的把手机收,单手抄进了自己的裤袋里。

    分镜导演看他之后,跑着的步子终于慢了下来,跟着松了口气:“饶神,总算是找到你了,我还以为把你弄丢了,你到底去什么地方?我这楼上楼下通找。”

    “饿了,出来找东西吃,没想到酒店太大,你应该知道我是路痴。”饶容轻笑着反问:“林沉涛那家伙呢?不是说要组团刷游戏?”

    分镜导演听他的话,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咦?是啊,林神呢?又蹦跶到哪里去了……”

    饶容没有告诉她,那两个人消失的方向。

    实际上在某些时候,他并不想面对某个家伙。

    尤其是重新回归之后。

    酒店并没有提供药物,

    偏偏外面站了很多粉丝。

    需要个人来引开这些人的视线。

    “林神,想不想证明你自己有多帅?”薄九看着外面的场景,笑着问旁边人。

    林沉涛这个时候聪明了:“我说,你别想把我丢出去,我怕粉丝们见到我会高兴到晕倒。”

    “不出去,你看到那个落地窗了吗,坐在那打把游戏,我在旁边给你数数,有多少人拍你的照片,做个记录,怎么样?”薄九想要说服个人的时候,必定会投其所好。

    林沉涛有点动摇。

    薄九继续道:“主要是为了告诉胖神,他真的不是咱们电竞圈的颜值担当,你才是。”

    “你真这么觉得!?“林沉涛神色亮:“这样看来,我是真的比秦漠帅了。”

    薄九浅笑:“当然。”当然和大神没法比。

    “小黑桃,你这么有眼光,教你这个兄弟值了!”林沉涛边往窗户旁走,边道:“我应该怎么坐?得让他们拍到我侧脸,我侧脸最帅最深沉,第高冷的刺客就是这么来的。”

    薄九漫不经心的观察着四周,心二用的应着:“就在那里,往左边挪点,没错,坐下,分钟不要动,他们已经把手机拿起来,准备要拍你了,注意表情管理。”

    林沉涛这时候确实非常有范儿,白皙的皮肤,单眼皮高鼻梁,侧身站在那。

    酒店外的粉丝,看到他之后,立刻全部都围了过来。

    少年就是趁着这个空档,往后撤,顺手将接待员的帽子摘,反手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薄九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动作快的很。

    然而不仅仅是快,更重要的是她每次出手,都是在别人的注意力分散在其他地方的时候。

    那样形如流水的动作,帅气十足。

    等到走出酒店的时候,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般。

    宛如个魔术师,信步朝着东边掠去。

    林沉涛还在那叨逼叨:“小黑桃,说话啊,我这个姿势怎么样?是不是再把头压点会更帅,还是……握草,人呢!”

    林沉涛左看看右看看,点少年的踪迹都没有!

    实际上薄九并没有去哪里,招了个出租车从药店里买了喷雾,就往回赶。

    时间利用的非常充分。

    倒是林沉涛像是被谁踩了尾巴,全身都在炸毛。

    来回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有林沉涛这位神帮她转移注意。

    薄九回来的时候,也不用有多刻意。

    就戴着接待员的帽子,从门口走过,还顺便帮人停了辆车。

    那群粉丝,没有个认出来他们眼前这个人是黑桃z来。

    进入酒店大堂之后。

    薄九反手,又把帽子还给了那个低头推门的接待员,走到林沉涛面前的时候。

    那斯还在群里发消息。

    林沉涛:“你们猜小黑桃那个家伙都做了什么?”

    “揍你了?揍的好!”这是天下第帅胖的回复。

    林沉涛:“你闭嘴,他把我丢下来,让我独自面对群粉丝,我都担心这些爱我的人会冲进酒店,热情的将我扑倒。”

    “既然呆的这么艰难,你可以走啊。”

    林沉涛:“不,我要再享受下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天下第帅胖:“无耻,有本事告诉我你坐标,我陪你起感受!”

    “楼下呢,快下来。”林沉涛发完这句话,抬头就看见了正在冲他微笑的少年。

    落地窗外的粉丝们,也因为薄九的出现,发出了不同于刚才的尖叫。

    林沉涛刚要吐槽,就发现少年手里多了瓶云南白药喷雾:“这东西,哪来的?”

    “当然是卖的。”为了上楼之后,不让大神发现自己出去过,薄九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

    林沉涛指指外面那群粉丝,又指指少年的脸,张口结舌:“这样,你也能出去?”

    “学霸技能,你不懂。”薄九确认外表没问题之后,眉头挑了下:“回房?”

    林沉涛把头要的深沉:“我和三胖约了,不能失约。”

    主要是留恋现在的感觉,这点他才不会说。

    薄九看了眼窗外,接着笑:“那我自己上去了,玩的愉快。”

    “别走啊,我队长没准会儿也下来,大家起玩下手游般,熟悉熟悉彼此的招术,你没和队长对打过,还记得上次的比赛吗。”这时候的林沉涛显然和平时他不样:“那天你受了伤,不过小黑桃,如果有队长在,即便是你没受伤,赢的也会是我们,结果永远都样。”

    薄九停下了脚步,嗓音很淡:“你似乎忘了,那场比赛,我们队长也没在。“

    句话,林沉涛安静了,目瞪口呆的样子有点蠢萌。

    薄九看了他眼:“你对你们队长了解多少?“

    “你这话问的,放眼整个电竞,谁不知道我家队长最爱我。”

    薄九不用听后面,就这么句,往后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刚要抬退,就听那人嗓音清凉的传来了声:“我直都在等他回来,如今终于等到了。”

    薄九回眸,看着那双晶亮的眼。

    “小黑桃,全国比赛,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薄九笑了:“我等着。”

    “握草,是我等着你,别忘了,你们帝盟还得好好复活!”

    薄九听着身后传来的响动,背着身去摇了摇手。

    挺拔修长的身形,就连林沉涛都觉得这个少年会被这么多人喜欢,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毕竟是个看脸的时代,没有错!

    些怀疑。

    薄九不准备说出来。

    她最不会接触的有两种人。

    种是像大神那种,浑身正气,妖邪不侵,即便是身边充满了黑雾,也不会沾惹到他身上。

    另外种,就像是林沉涛这样。

    连带着双眸里都能燃烧出热血来。

    这就像帝盟的那些成员。

    他们就该是这个样子。

    站在电竞场上发光。

    即便是有天,他们的年龄和技术都跟不上了,变成芸芸众生的员。

    也会有人在看到他们的那刻,忍不住的回忆起那些被火灼热过的青春。

    薄九看着手上的喷雾,比完全国大赛吧。

    等结束,她会给大神个答案。

    因为没有过这样的曾经,所以特别想要去拥有。

    即便是心里很清楚,陷入黑暗的她,早已不配拥有这样的单纯,可还是控制不住。

    她还记得小时候。

    她抱着她最钟爱的小键盘,

    看着母亲的坟墓。

    有牧师在歌唱。

    切都显得非常的祥和。

    父亲低眸时的神情。

    “人旦没有了重要的人,就会变得很不快乐,九,长大之后,定要找个你觉得他很重要的人,明白了吗?”

    她昂着头,非常不解:“可是爸爸不是说过,作为个合格的黑客,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任何人吗?那爸爸的身份,妈妈知道吗?”

    “你觉得呢?”

    大人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就来个反问句。

    她摇了摇头。

    “真正在乎你的人,你的些东西,她就算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黑客,他们只在网络上行动,现实生活中,他们有可能是个银行职员,有可能是个老师,也有可能只是个十来岁的学生,你应该知道吧,你是黑客中年龄最小的。”

    “爸爸说过,我太帅,没办法。”

    “呵呵呵呵,是啊,你太帅,那应该还记得黑客的规矩。”

    “都背过了。”

    “第条?”

    “不窃取网络上任何人的财产,要对付谁,直接说。”

    “最后条?”

    “黑客并不是味的攻击用户,而是通过攻击来研究漏洞,从而大大的提高系统的安全性。”

    “看来我们小九的记忆力确实不错。”

    “嗯哼,老爸,你不觉得应该多加条吗?”

    “喔?加什么?“

    “长的不帅的黑客,不是好黑客。”

    “哈哈哈,对于薄家来说,确实可以加上这么点。”

    “老爸,我们真的要走吗?我舍不得。”

    “舍不得你的小伙伴?”

    “那是我的宠物,我不能带着他走吗?我有钱能养他。”

    “他也有钱。”

    “好吧,那我临走前能给他写封信不?”

    “你的字,他有可能看不懂,太难看。”

    “……我画张画,我们向来心有林夕。”

    “那叫心有灵犀,你的国语确实该好好学学了,记得爸爸告诉过你什么吗?你不只是薄家的继承人,所有的黑客都应该遵守规矩,如果有人不遵守这个规矩,由你来清理。如果有人想迫害黑客,你要在第时间站出来,九,你可以有重要的人,但不能有朋友,永远要记住,你是整个黑客界的少主。”

    从记忆中抽离。

    薄九已经走到了房门前。

    外面还站着分镜导演。

    “大黑桃你总算回来了。”

    这种即便是站在走廊里,也能感觉到屋内冰冷气息的感觉,实在让人不好受。

    “时间不早了,你们去睡吧。”薄九轻笑:“放心,半夜我起来方便的时候,会把其中个摄像头露出来,让你们拍到大神的盛世美颜。”

    分镜导演立刻道:“是拍你们两个人的。”

    “没问题。”

    薄九说完,推门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那人抽了多少烟。

    只是那张脸俊美中透出的淡漠。

    姿势拿出来都可以去拿害怕。

    又想起刚才大神蛊惑自己的样子。

    那应该是这个人第次对谁放下姿态。

    她很清楚,被那样拒绝之后,任由谁的心情应该都不会很好。

    秦漠抬了下眼帘,伸手将烟蒂掐灭:“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刚离开的那么快,除了没有办法接受之外,还觉得恶心,是吗?”

    “没有。”

    这点,薄九否认的很快。

    觉得这么说。

    大神会不相信。

    毕竟她刚才反应太大。

    直接把手上的云南白药喷雾举,当证据:“我是去给漠哥买这个的。”

    秦漠顿,他想了很多种回复,唯独没有想到这条。

    薄九没废话,直接把人的手腕拽过来,低头往那泛红的手背上喷了两下,说实话,那动作真的是点都不温柔。

    她想起了之前大神给自己吹眼睛涂唇膏的时候,都温柔的不得了。

    果然,这种事,还是宠物做的好。

    动作轻了点,原本都喷完了。

    薄九又想起了什么,帅气的俯身,又朝着那微凉的手背吹了吹。

    真的是……没有点章法。

    照顾人也不会照顾。

    秦漠看着少年的动作,总觉得这样的感觉非常的熟悉。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被谁……

    因为这样的思维,股巨疼袭击了他的大脑,连带着太阳穴都跟着疼的难忍。

    那样的疼痛。

    让秦漠当下就按住了自己的头。

    薄九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她甚至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秦漠,那向来淡色的唇,此时苍白的可怕,更别说他的动作。

    “漠哥!“

    薄九慌了,就像小时候她做了顿饭,他本来不想吃。

    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边说着她,边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光了,过了不到会儿,就变成他现在这个样子。

    那是第次,薄九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而此时,那种害怕又回来了。

    秦漠拽住她的手腕,眸光很深:“乱什么,我没事。”

    确实和刚才那样不能比。

    但是额前残留的薄汗,无不证明了,刚才那下有多疼。

    脸色还是苍白的,没有点的血色。

    薄九心道,这和她来亲戚时差不多个样子。

    肯定很难受。

    但是她又不能和大神分享来亲戚的心得。

    薄九起身,拿了瓶矿泉水过来,然后给秦漠拧开。

    等到秦漠喝了口之后。

    薄九才问:“漠哥,刚才怎么回事?你经常这样?”

    “第次。”秦漠像是在想什么,眸光掠过少年的侧脸,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些画面,从脑海中迅速掠过,他抓的不够清楚,却知道那画面里是自己,小时候的自己。

    作为个心理犯罪师,秦漠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正常。

    以前他并没有把外公说的些放在心上。

    比如他四岁到六岁的事情。

    这些不记得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现在,这样闯进他的脑海里的时候。

    让秦漠意识到个问题。

    他应该在些记忆上有着缺失。

    侧眸看看,还在打量着他的少年。

    以及被少年“照顾”之后的手背,好像更红了。

    “我再去弄点冰块。”

    薄九挑了下眉,聪明如她,同样也意识到了,头疼这样并不正常。

    不过有些事不说,似乎已经成了他们彼此之间的默契。

    “不用。”

    秦漠说这些。

    薄九是不听的。

    这次拿了冰过来,踢开凳子的动作,真的是点都不可爱……秦漠有时候会想,他到底喜欢这家伙什么。

    可就是这样,单单看了这张脸,就想要摸这家伙的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