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第697章 第六百九十九 六更合成一章,甜

第697章 第六百九十九 六更合成一章,甜

作者:战七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先不回家,去外公那。”

    淡漠低沉的嗓音从车后响起。

    张副官这才回过神来,调转了车头。

    帝盟的失败,总会带来些副作用。

    贺红花原本还在出差,看到那段视频后,第反应就是回家。

    谈合作的人,看的当然是哪家更有前途。

    看比赛结果,就对贺红花说了抱歉,最终选择了傅忠义。

    那时候贺红花整个心都被视屏上的少年揪着。

    没有再继续谈下去,带着自己的团队就回了江城。

    损失不可避免。

    对每个人来说,输了这两个字,不会那么轻易的过去。

    即便是薄九在闭上眼的时候,还在盯着自己的手腕。

    还是不够强。

    封家,封逸还在打电话。

    值得庆幸的是那个人的回归在定程度上转移了媒体的注意力。

    很多粉丝,意志都有些消沉。

    包括帝盟战队的队员也样。

    林云两家离着很近。

    近到林风洗完澡之后,在看到那个坐在电脑前面影子的时候,眉头挑了下。

    也没有走正门,直接把窗户开,顺着栏杆摸到阳台外,然后敲了敲那人的窗。

    云虎把手上的资料放下,踱步走过去,将落地窗拉开:“穿这么点,不怕冷?”

    “怎么不怕,冻死老子了。”林风边说着,边撑着手臂跳了起来:“快,毛巾,爷的头发还湿着。”

    云虎看着那家伙,t恤衫的衣领拉的很大,黑发上的水,滴落在那上面,越发的显得白皙非常。

    云虎双眸沉了下,扔了块毛巾过去。

    无奈某人丝毫不懂男男授受不亲的道理。

    动作粗鲁的擦完头发,直接往他床上趟,痞气的很:“今儿爷在你这睡。”

    云虎双手环胸:“给你分钟,回去。”

    “别这么小气。”林风嘴里嘀咕着:“好久不起睡了。“

    云虎挑眉:“在学校不是起?”

    “个上面个下面,不算起。”林风坐起来,样子还是帅的:“我身上又不脏,你总嫌什么,更何况爷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特意来安慰你的。”

    云虎看着那个从小到大就不把事当事,却在关键的时候,会蹦到他面前的人,心里莫名的就有些柔软。

    在大院里,少不了打架。

    他还记得有次这家伙看到他被人围着。

    也不管是他打人家还是人家打他。

    把小书包往地上扔,朝着对方就扑了过去。

    最后脸上都挂彩了,小豆包样:“不准你们欺负虎子,滚。”

    只要想到那时候那人的模样。

    云虎就会忍不住的想笑。

    “你真不走?”

    林风很坚决:“不走。”

    “可以。”云虎俊美的脸侧过来:“你应该知道我睡着之后不受控制。”

    林风想了想,低声问:“你那睡着就做春梦的毛病还没好呢?””

    闻言,云虎扫了那人眼,眸光颇深:“好不了。”

    只要是这家伙睡在他身边,就好不了。

    这事还得从两个人16岁那年说起。

    那天云虎明显喝高了,没有控制住就对某人下了手。

    某人当时的表情,云虎现在还记得,不过是轻轻的亲了下,整个人都僵硬的成了粽子,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看着细菌样。

    那样的目光,至今为止他还清晰的记得。

    害怕第二天醒来之后的疏离。

    干脆在睁开眼的时候,云虎就情绪淡淡的开了口:“我昨天有没有做什么?”

    那人瞪眼:“你不记得了?”

    “记得,做了个梦。”云虎越是风轻云淡,手指攥就越紧。

    眼看着那人松了口气:“吓死老子了,没事,你就做了个春梦,哥们就当为友情现身了,初吻都没了,握草。”’

    然而,切都是借口。

    根本没有什么梦。

    只是担心会被推开。

    自从那天之后,云虎也明白了自己的忍耐力在哪里。

    所以当某人再抱着睡衣,翻墙过来要和他起睡的时候。

    他直接把那家伙赶回了家。

    “为什么不起睡了?”

    就这么个问题,那家伙问了他整整个星期。

    不过很快,他们就住校了,间宿舍,不同床位。

    “我让我妈找了关系,你说你成绩非要考那么好,我恶补了个月才赶了上来,好不容易个宿舍了,庆祝下,去通宵?”

    那天,某人窝在网吧里,靠在他肩膀上,睡的昏天暗地。

    当时他们面前打开的就是英雄最初版。

    所以才更不想输……

    “先说好,做春梦可以,不要乱摸。”林风把头偏:“我怕痒痒。”

    云虎伸手将灯暗灭:“这种事,不好控制。”

    “我靠,你就想想,我个大老爷们睡在你旁边,念头绝对会小点。”林风扭过来。

    瞬间。

    两张俊脸,离得极近。

    云虎的眼看着他。

    林风莫名就觉得有些不自在:“这方面哥们有经验,不要总想女孩子,就没事。”

    “你有经验,你有什么经验?”云虎的声音突的冷了下来:”是梦到过谁?”

    林风摇头:“还没,这不还没找到女朋友吗。”这么凶做什么?

    云虎闭眼,鼻梁挺拔:“睡吧,今天应该不会做梦。”

    “是不是比赛输了,没兴致?”林风长叹了口气:“我也是,今天这场比赛,如果没有小黑桃在,帝盟会输的更惨,他好像很难受,到底是为什么,会被抓到派出所去,让媒体知道了,又是场风波。”

    云虎睁开了眼,深黑明亮:“有队长在,这些都能解决,别忘了,我们还有复活赛。”

    “我当然没忘。”林风笑了:“我们定能复活成功,然后继续征服全国大赛。”

    云虎嗯了声,重新闭上了眼。

    林风也侧过眸去,把睡衣抱,和小时候没什么两样。

    嘴角还向上翘着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旁边的人会在他睡着之后,将吻落在他俊美的侧脸上。

    这个世界有多少温柔。

    就有多少落井下石。

    自从薛瑶瑶进了江家之后,耳边的嬉笑声就没有听过。

    她和江家确实总是格格不入。

    做娱乐产业的江家,宴会也比其他豪门要多。

    薛瑶瑶不知道母亲是怎么适应的。

    单单只是坐在那里。

    薛瑶瑶就有点累。

    大概是比赛输了。

    才会是这个样子。

    现在只要她闭上眼。

    脑海中就会显现出少年左手带着血痕,以第二的模样。

    那些指责。

    明明不应该那个人去承受。

    如果当时她复活的再早点。

    只要再早点,结果都会截然不同。

    已经很清楚了,当她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做好了会被喜欢和谩骂的准备。

    可是,她不懂。

    明明那么努力,从来都没有输过的少年,有什么错。

    薛瑶瑶低眸夹了口东西放在嘴里,显然心思的没有在这上面。

    偏偏那里面还有之前韩素素认识的人,轻轻的笑出了声:“比赛而已,输了就输了,怎么这么狼狈?”

    “灰姑娘的梦醒了呗,唯的出路都没有了,能不狼狈吗。”

    “你们是不知道,之前为了这人和咱们呛声的那个傅家废少还被粉丝泼了可乐。”

    “都这么不招人待见了,还能当副队长?”

    “那样的人当副队,都不合理吧。”

    “你们别说了,再说小心咱们的瑶瑶会发飙喔。”

    几个人说着,就笑成了团。

    她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很清楚这样的场合,那个胖子绝对不会怎么样。

    然而,很显然,这次她们预料错了。

    众目睽睽之下。

    薛瑶瑶放下了餐盘,径直朝着平时和韩素素最好的那人走了过去,嗓音不高,却足够让每个人都听清楚:“你这样的人根本不懂那个人有多厉害,既然不懂游戏,麻烦请闭嘴。”

    那人也停下了动作,像是被薛瑶瑶这番举动气到了,张了张嘴:“这算什么,还真发飙了。”

    “我认为像您这样的大小姐,应该从小学会个道理,不要在背后乱嚼别人舌根,帝盟的输赢和你没关系,我九如何,也和你没关系。”薛瑶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已经不再去考虑那些她不应该出声,旦出声了就会让母亲为难的事情了。

    因为那个人,在赛场上她维护不了,亲眼看着那个少年脸色苍白的承担下了所有。

    那么在赛场之外,她不想再听到有谁还在抹黑少年。

    江左直都在旁边站着,手上还举着酒杯,在听到薛瑶瑶的话之后,他顿下了脚步,眸光有些放空。

    薛母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将薛瑶瑶带到了旁。

    “我想搬出去住。”薛瑶瑶眼睛看着薛母:“妈,这里不适合我,我知道这次把我接过来,也是江叔叔想着要家和睦,被些记者知道我住在外面,肯定会写些不好听的话,这次我出去不会告诉任何人。”

    薛母顿了下,她是练摊的,也吃过苦,只是:“瑶瑶,我第次听你对我说不,很重要吧?那个你刚刚你开口维护的人。”

    “嗯。”薛瑶瑶很想告诉薛母,那个人就是让我能够重返校园的人,可是她答应过少年,什么都不能说。

    薛母笑了:“是喜欢的人?“

    薛瑶瑶脸上红,这误会大了。

    刚想要解释。

    薛母就掏出来了沓钱,塞进了薛瑶瑶的手里:“搬出去住可以,拿着这些钱。”

    “妈,我……”薛瑶瑶不要两个字还没说完。

    薛母就打断她的话:“不是江家的,是之前练摊的钱,你这孩子也长大了,不要以为我这个当妈的不知道,天天起来跑步减肥的事,现在我在江家生活的不错,你江叔叔对我也很好,我这里你不用操心,该买什么就给自己买点什么,你比赛的视频我看了,我家闺女穿战服的样子真漂亮。”

    “妈。”薛瑶瑶忍不住的伸手,抱住了那个暖洋洋的人。

    薛母拍着她的背:“趁着年轻,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妈什么都不懂,以前也觉得打游戏能打出什么来,直到昨天你们输了,我才明白那并不只是游戏,就算以后不得全国冠军也没关系,你喜欢就行。”

    薛瑶瑶闷声嗯着,她怕自己会哭,把钱收好之后,非但没有哭,那双眼睛却无比的清晰明亮。

    就连离开的背影,都挺拔的不像往常。

    所有人都在成长。

    经过了失败的成长。

    才会变得更加的坚不可摧。

    江家别墅外。

    薛瑶瑶没有想到出门,会遇到江左,她现在名义上的哥哥。

    脚步顿了下,是想要绕开。

    却没想到,被人拽住了手腕。

    狠狠的将她拉了回来。

    “你就这么想搬出去?”江左的声音压的低,细听之下竟有些发沉。

    薛瑶瑶侧眸:“你不是也不想看到我,搬出去好。”

    “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还是因为傅九?”江左眼睛盯着她,忽的笑了,松开了手,单手抄近了裤袋里,说话时还有些酒气:“你对那个人了解多少,胆子都变大了,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会喜欢上你,别做梦了,听哥哥的话,早点洗洗睡,明白吗?”

    薛瑶瑶也笑了:“所有人都在告诉我,别在做梦了,你长的这么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以前我也这么觉得,后来不样了,我遇到了那个人,为什么我就不能做梦?就因为我穷就因为我胖?或许我不会像你认识的那些女孩子样,喜欢你的时候,花那么多钱给大家,让所有人起冲你表白,我做不到那种地步,因为我不是在做梦,我很确信有天我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再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我还是会用以前的方式,陪伴和熟悉,告白是个人的事,我不会让谁去替我传达,如果他不接受,那就算了,我的人生不能洗洗就睡。”

    江左抄进口袋里的手震。

    眼睛看着那道他以为,绝不会先他步离开的背影。

    十指根根的攥紧,紧到连带着双眸里都带出了冰寒。

    些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超出了他的掌控。

    这就是她所说的喜欢吗?

    她不是喜欢自己吗?

    砰!

    江左伸手,拳头重重的凿在了旁的墙壁上。

    司机赶过来的时候,看的就是这幕,犹犹豫豫的叫了声:“少爷。”

    江左把西装上的领带扯,用来擦了擦自己带血的手背,低眸间声音低沉:“把小姐送出去,看看她最后住在哪。”

    “是。”

    司机不敢迟疑,把车子打着,沿着路下坡,看到薛瑶瑶之后,立刻停下车来道:“小姐我送你出去,大晚上的不安全。”

    薛瑶瑶并没有拒绝,这里也不好打车,有司机送她,也不会太冷。

    刚上了车。

    手机就响了。

    是封尚发来的语音,还有点结巴:“瑶,瑶瑶妹,妹子,你在哪里?我,我和大,大叔在起,我,我们第次面,面基的网吧这,这里,你,你忙吗?不,不忙也过来,大,大叔说有针对你,你和我的训练。”

    薛瑶瑶眸光亮,吐口而出:“我现在就过去。”

    “来,来吧。”封尚按着手机:“练,练好了以,以后就,就不用像,像今天这样了。”

    “嗯。”

    薛瑶瑶明白封尚的心情。

    尤其是车子经过那个偌大的广场时。

    有种情绪会变得更加的明显。

    那个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职业选手。

    然而,就是在这里,玫瑰花瓣落下少年手拿战服,浅笑的将他们每个人的未来,交到了他们的手中。

    这次。

    该换成他们去努力了。

    网吧里的生意依旧很热闹。

    薛瑶瑶推门走进去的时候。

    殷大叔叼着烟,依旧是颓废的帅气:“吆,来了,那就开始吧。”

    那切,都和开始面基的时候样。

    每个人都没有变。

    反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以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方向。

    夜色又沉了几分。

    城南别墅。

    灯火通明。

    安老爷子无疑是高兴的,毕竟只有这么个外孙。

    让人做了桌子的菜。

    秦漠吃饭的时候倒是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吃完饭之后。

    祖孙两个对弈。

    棋子落下间。

    秦漠才开了口:“外公,接下来我会动巫家。”

    安老爷子手指顿住了:“动巫家?!”

    “是。”秦漠眸子抬起来,对待老人向来恭敬:“这次来就是为了提前告诉外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他们就会来外公这里,为了外公听到什么不实的传言,我可以先告诉外公,没有人挑拨。巫甄的行为,足够让我把她送上法庭,我的态度不会变,也希望外公到时候不要阻拦我。”

    安老爷子看着他这个外孙,长叹了口气:“巫甄那孩子只是太喜欢你了。”

    “我从没给过她任何回应。”即便面对自家的外公,秦漠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这世上没有哪种喜欢是通过伤害我最重要的人来达到目的,我现在做的,不过是正当还击。”

    安老爷子知道劝不动了,索性也就没有再说话。

    六岁之后,外孙就不跟他了。

    些事,他很清楚,要交给小辈的人自己处理。

    即便是他个人很喜欢巫甄那孩子。

    但这种终生大事,也不能勉强。

    巫家那边。

    他再想办法吧。

    安老爷子看着继续陪他下棋的外孙。

    “你这孩子,除了小的时候在米国被人气的有点表情之外,长大之后怎么点表情都没了。”

    秦漠抬眸:“小时候?”

    “你五六岁的时候,你忘了?”安老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抚着胡子大笑了起来:“你那时候经常被隔壁间的那女娃压在身下,连动弹都动弹不了,还说以后等你当了警察,第个抓的就是她。”

    秦漠想了半天,隐约有些模糊。

    安老爷子摇头:“看来是真的忘了,人走的时候,你还难过了好阵。”

    难过?他?

    秦漠不予置否。

    安老爷子笑呵呵的道:“只是不知道我那忘年之交的老友搬去了哪,不过薄家就是这么奇怪,总是不会在个地方住很长时间。”

    “薄?”秦漠动作因为这个姓氏,顿了下。

    安老爷子挑眉:“怎么?是不是记起什么来了?”

    “没有。”秦漠只是想起了z的本姓,姓的就是薄。

    祖孙两个的话题不围绕着巫家去说,矛盾就会少很多。

    从别墅出来之后,秦漠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上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微信上的那个头像也沉寂的很。

    或许他应该给少年点的时间。

    因为旦对方开口。

    如果是拒绝的答案。

    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秦漠想着今天少年说过的话。

    “漠哥,我是直的,以后也是。”

    他何尝不是直的。

    只不过,疯了才会喜欢上这么个人。

    第二天。

    阳光洒在身上的时候,还有些暖。

    薄九哪里都没有去,来是因为亲戚还没有走,二来是这七天之内都不会再有比赛,她可以适当的休息下,做些掩盖工作。

    她很清楚,巫甄并没有查出什么来。

    如果真的是有具体的信息也不会不是重案组来做这件事。

    找个理由就是想把她关进去的这种做法。

    如果再来第二次也是麻烦。

    所以她提前给合作伙伴去了个电话:“当我以后的辩护律师,我额外附赠你条有关你前妻的消息。”

    “说。”

    白律师向来不是个啰嗦的人,这也是薄九欣赏这个合作伙伴的原因之:“资料显示,你前期有个五岁大的孩子。”

    “谢谢你这么早告诉我这件事,那个五岁大的孩子现在就在我的律师事务所里,让我离他妈咪远点。”男人将领带扯,眯眼看着眼前的奶娃。

    薄九笑了:“那真是恭喜你了,改天聊。”

    此时不挂电话,等待何时。

    忙完这些,空下来之后,脑袋里就又浮现出来了那张俊美禁欲的脸。

    摇了摇头,对着镜子看了过去。

    唇瓣上的伤口还没好,虽然很细,但是舔,就能察觉到。

    下意识的用手背擦了下。

    少年整个人也向后仰了去。

    想了想,这种事还是要自己再消化消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